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六十九章 举报
    魏王李泰效仿先贤雪中煮茶赏梅,却不料受了风寒,一病不起……

    未免将风寒传染宫中,一连多日,李泰亦未曾去太极宫给李二陛下请安,这令爱子心切的李二陛下坐卧不安牵肠挂肚,终于不顾内侍和朝臣的劝谏,执意前往李泰府上探视。

    李二陛下对于李泰这个儿子,的确是宠爱到了极点,经常带着他四处游幸不说,甚至不过短短一日见不到他,就要派自己养的一只名为“将军”的白鹘去送信,一日之内如此鸿雁往返数次……

    就连李泰的长子也因为父亲的原因“特为太宗所爱”,四岁的时候便被接进宫中抚养,并赐名为“欣”。

    偏爱子女很正常,但是偏爱到李二陛下这种程度,依然极为罕见,尤其是在权力、利益大于亲情的帝王之家……

    前去探视儿子,李二陛下并未让全副帝王仪仗随行,那般劳师动众,凭白给御史言官们递上说辞,到时候必然唠唠叨叨烦不胜烦。轻车简从,却也好不自在。

    只不过到底是帝王出行,再是轻车简从,三五十人的内侍、三五百人的禁卫那是少不了的,这一行人摇车大辆招摇过市,惹得长安百姓群聚围观,啧啧称奇。

    魏王李泰的府邸,位于城西的延康坊。

    此地本是前隋尚书令、越国公杨素的宅邸,大业中,杨素之子杨玄感被诛杀后籍没入官;武德初,为万春公主宅;贞观中,赐于濮恭王李泰……

    魏王府占据整个延康坊的四分之一,占地一百五十余亩,屋宇连绵,鳞次栉比,气象恢弘,富贵堂皇。

    当初为了这个宅邸,还曾有过一番争议。

    万春公主随丈夫豆卢怀让镇守长沙之后,此宅便被官家收回,闲置日久,难免破败。李二陛下将此宅赐予魏王李泰之后,自然要重新修葺一番。

    只不过李二陛下爱子心切,觉得这宅子大则大矣,但年代有些久远,未免破败,便从宫中动用内帑,打算大肆扩建一番,结果呢,被岑文本给参了一本,直言进谏,认为李二陛下此举容易导致奢靡之风盛行,况且魏王李泰只是一个亲王而已,如此溺爱,恐非是帝王表率。

    李二陛下对岑文本的上疏夸奖了一番,认为岑文本才是匡扶济世之才,且有坚定正直的本心,殊为难得,然后厚加赏赐,却唯独不曾将扩建魏王府的工程停下来……

    李二陛下来看儿子,可不是空着手来的,还给李泰准备了一份大礼。

    依仗刚刚到魏王府的大门口,随行的内侍便在長安縣官员以及坊正等等衙役以及围观群众面前,颁布了一道圣旨。

    “门下:左武候大将军雍州牧相州都督魏王泰,地惟鲁卫,义兼臣子,乐善先於忠孝,多才综於坟藉。食时非敏,七步慙奇。维城是寄,磐石斯在。今献岁发春,风韶景丽,悦天下之无事,敦穆亲之令典。爰驻罕跸,幸其邸第……留连移晷,有慰朕怀。宜因恺乐,曲流恩惠。其雍州及長安縣见禁囚徒、大辟罪以下,并特原之。比年恩所不降者,不在原限。延康坊百姓今年所有课役,悉宜蠲免。”

    不仅大赦雍州和長安縣的囚徒,更免了延康坊百姓一年的赋税课役。如此一来,整个延康坊的百姓谁不感念魏王李泰的好处?

    李二陛下这爹当得,可以发奖状……

    进了内宅,见到李泰肉乎乎的身子歪倒在床榻之上,原本白皙的脸庞此时却是面色灰败,眼神也是恍惚涣散,李二陛下心里一痛,几步走上前去,担忧的问道:“青雀,可好了一些?”

    李泰“腰腹洪大”,不过李二陛下以往见到爱子如此圆滚滚的模样,担心的却不是太胖的话会影响身材,而是觉得儿子这样上朝参拜的时候一定会很辛苦,心疼之下特别准许他乘着小轿子到朝所。又因为李泰爱好,李二陛下特令在魏王府置馆,任其引召学士。至于大名鼎鼎的芙蓉园,与东都洛阳中尽占了惠训坊一坊之地的大宅,都是李二陛下赐给宝贝儿子的,“宠冠诸王”这话,可不是说说的。

    现在见到儿子这般模样,李二陛下心疼得差点掉眼泪,埋怨道:“你也老大不小了,怎地行事这般没分没寸,连自己的身子都照顾不好?”

    随行的内侍以及魏王府邸的家人,见到李二陛下这般真情流露,皆是心内震撼,自古以来,哪里有帝王宠爱自己的儿子到这种地步?

    李泰心里自然更是感动,勉力在床榻上坐起身子,强笑道:“父皇责怪的是,都是孩儿莽撞了。本以为效仿一番昔日的竹林七贤,品茶赏雪附庸风雅,却不慎受寒,累的父皇担心,孩儿真真是罪该万死。”

    “休说那等死了活了的话,你等皆为朕的儿子,是朕的骨血,无论到何等境地,朕也绝对不会干出那等大义灭亲之事!朕富有天下,你们这些儿子自然要跟着享福,这有何错?”

    李二陛下嗔怪的说了几句,心下却是唏嘘。

    堂堂亲王,何至于去效仿什么竹林七贤?

    还不是因为坊间的传言,生怕朕为难,是以才避嫌么……

    真是好儿子啊!为了朕着想,这些时日以来,青雀低调行事,以往那些来往甚密的文人士子亦都渐渐疏远,还不是怕又有什么是非传出去?

    儿子孝顺,知道为父亲着想,难道父亲就不能为儿子做点事?

    李二陛下想了想,说道:“你既是在府中憋闷,那不如成立一个馆,召集天下名士吟诗作赋品经论典,不是胜过什么赏雪品茶?”

    一言既出,李泰浑身一震,不可思议的看着微笑的父亲……

    以往,李泰也曾召集天下文士大儒,不过那是奉皇命编撰括地志。及至书成,自然尽皆散去。

    于府中设馆向学、汇聚士子,那可是只有东宫太子才有的待遇!

    父皇这是什么意思?

    一刹那,李泰那颗原本被房俊说的如同死灰一般的心脏,陡然欢快的跳动起来!

    自己还有机会……

    父子正其乐融融亲切交谈,屋外,李君羡忽地走进来。

    李二陛下眉头一皱:“无论何事,待回宫再说,朕陪着青雀好好说会儿话。”

    “陛下,”李君羡一脸沉重之色,并未应从皇帝的吩咐,反而上前一步,瞄了一眼榻上的李泰,低声道:“门外有自称是魏王府家奴者,手持血书,口口声声有魏王殿下的十条罪状,想要呈送陛下御览……”

    突然的变故,令天下最具权势的父子两个目瞪口呆。

    李泰使劲儿咽了口吐沫,呆呆的说道:“孤的家奴?”

    李君羡点头:“此人自称如此。”

    李二陛下脸色阴沉:“把人给朕带进来,朕倒是要看看,是一个什么样的家奴,能干的出卖主求荣这等事!”

    “诺!”

    李君羡领命,退了出去。

    床榻之上的李泰呆愣半天,吓得浑身大汗淋漓,这病居然好了……

    意识到此事绝不寻常,李泰一个骨碌爬起来,赤着脚蹦到地上,“噗通”一声便跪在李二陛下面前,惶然叫道:“父皇,孩儿冤枉……”

    李二陛下斥道:“冤枉?尔尚未知晓人家说的罪状到底为何,你便叫起了撞天屈,不嫌为时过早么?简直就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你且回榻上去,生着病呢,还这般毛毛躁躁,胡闹!”

    知子莫若父。

    李二陛下的确宠爱李泰,但是他更清楚,自己这个青雀可不是个什么好东西,最起码跟谨慎持正的君子那是不沾边儿……

    闲来无趣干出点荒唐事儿,那简直太正常了。

    李泰却是浑身冒汗,心里破口大骂,这是哪个缺德鬼落井下石,偏偏挑选父皇来的时候,弄这一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