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七十三章 逸志
    五倍?

    一把剪子,再加上这么一个匣子,成本估计得一贯钱,五倍,卖给谁呀?

    即便是不采用稀少的楠木,用寻常的花梨木代替,那也得达到两三百钱,然后一把剪子卖价一贯,哪家吃饱了撑得花费一贯钱买一把剪子回家……

    “这个……怕是卖不出去吧?”

    王小二不敢说您这是馊主意,只能温婉的表达意见。

    “卖不卖得出去,回头你试试不就知道了?”房俊不以为意。

    “那成!”王小二站起身,咬着牙下了狠心:“老奴这就去找那柳老实,让他爷几个做出来三五个这匣子,然后放到城中的店铺去发卖!”

    房俊撇撇嘴,看不上王小二的小家子气。

    咱这可都是千锤百炼的商业技巧,你个老东西居然还挑三拣四的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天生受穷的命,没治……

    他却不知道,这也就是对他言听计从盲目崇拜的王小二,若是换了旁人,一准儿以为他是个疯子!

    将这老家伙赶走,刚想靠着壁炉小憩一会儿,老管家卢成又来了……

    “二郎,没吵到您吧?呵呵,您若是乏了,老朽等待会儿再来……”

    卢成笑眯眯的进来,很客气。

    房俊翻个白眼,不爽道:“真是越老越精……有什么事儿,您还是赶紧说吧。别在那儿站着,我还得抬头看着你,累!”

    说完赶紧滚蛋,别耽误本少爷睡觉!

    “唉!”卢成也不客气,答应一声,便坐在壁炉前的一张胡凳上,说道:“武大娘要返家,武娘子不允,说是要大娘子再住些时日,大娘子拗不过,答应流下来。不过大抵是觉着打搅咱家好多天了,提议去娘家应国公府上住几日。说起来,这应国公府上,二郎您还从未登过门,这次武娘子归省,您身上有伤自是不能随同,您看是不是备下一份厚礼,让武娘子带回去?”

    房俊默然。

    说实话,对于武媚娘的娘家,房俊心里其实是很抵触的。

    那两个便宜舅子,好吃懒做傻乎乎的不干人事儿,自是讨厌得要死,而那位便宜丈母娘前隋皇族出身的杨氏,貌似也不是什么本分人,否则又怎会传出跟自己的外孙贺兰敏之有染的传闻?即便这个传闻并不真实,那也说明这位杨氏的作风不太正派,旁人才会拿她作筏子,传出这等闲话来,正所谓苍蝇不叮无缝的蛋……

    至于武顺娘,前世的历史中最后跟自己的妹夫高宗李治苟且,这在房俊看来到不算什么。这一世见识了武顺娘的性格,那真是绵软得面团儿一般,胆子小的很耗子似的。

    甭说是身为皇帝的李治,即便是他房俊若是想来个霸王硬上弓,这位估计都不敢拒绝,委委屈屈的受了,事后还不敢声张……

    当然,观感在怎么不好,礼数也得尽到,否则凭白被人跳出错处,武美眉的脸上也不好看。

    咱家什么都缺,就是不缺金银财宝……

    房俊斟酌一番,说道:“是这个理儿,再说年关将至,不如连同年礼一并送去吧。别扣扣索索的小家子气,既然是送礼,那就送到别人满意得不能再满意,否则凭白花了钱,人家还不乐意,岂不是亏了?”

    卢成大汗……

    哪有这样的?

    不过他也看得出来,二郎对武娘子极是宠爱,现在庄子里尚无主母,里里外外一切事务都是武娘子操持,作风利落处事公正,上上下下无有不服。

    想必,即便是将来那位公主进了门,二郎这一房的当家人,依然还会是武娘子。

    做管家的,自然要跟当家的娘子处置好关系,说不上巴结谁,大家相处愉快总胜过互相看不对眼,闹得鸡声鹅斗……

    房俊又想了想,干脆说道:“大姐那边的年礼多送一些,把家里那一套七宝琉璃茶具带上,库房里不是还有很多南边的什么苏绣啊蜀锦什么的,都带上一些,给大姐充充脸面,省得李元嘉那个混蛋整天宠幸他那个商贾出身的小老婆!”

    卢成瀑布汗……

    那可是当今的亲王啊,从您嘴里出来就成了混蛋了?

    不过还别说,咱家这位二郎不仅在背后这么叫,便是当了面,也敢这么叫,还保准那位韩王殿下没脾气!敢炸翅儿?那就再砸一遍你那韩王府再说……

    整个房氏家族,提到这位身份最高的韩王殿下,莫不以这位姑爷为荣,平素人情往来的时候见了面,哪个不是低头哈腰矮了三分?便是家主房玄龄,也时常拉着亲王女婿谈论学问。

    唯有咱这位二郎,什么时候见到韩王都没个好脸色,若是大小姐在旁边还好一点,总要给他姐姐个面子,若是大小姐不在,那根本就连话都懒得说。

    而韩王殿下呢?也是真的怵头这个小舅子,每一次,都是能躲则多,能避则比,躲不及避不开,就绕圈儿走……

    无他,这个小舅子也实在是太剽悍了!

    壁炉里的炉火越烧越旺,暖暖的热气熏得房俊直打哈欠,见卢成屁股都不挪一下,无奈的问道:“怎地,还有事儿?赶紧的,一股脑的说完,本少爷还要睡觉。”

    “诺!”

    卢成坐直了身子,正容道:“庄子里都是家主的职田,以及二郎您的封地,其余的则是您出钱从新丰縣衙买来的,当初陛下有旨,因为接受了大量灾民,是以咱家庄子的产出近年毋须缴税,但是相应的杂役,还是必须得承担。秋天的时候,老奴按照二郎的吩咐,将咱家佃户和庄客的租子,改为摊丁入亩,将平素的赋税和徭役加在一起,计算租子的多少,这个法子很好,庄客们大多都很支持。只是庄客们仍有疑问,不知这法子只是一时的权宜之计,还是往后都照例施行?”

    房俊的这套摊丁入亩法,是介于张居正的“一条鞭法”以及清朝的“摊丁入亩”之间的一个变种。不以家庭的人数多少收税,而是按照家里土地的多寡来收税,也就是说取消了人头税,代之以土地税,跟后世的农业税差不多,能够做大限度的做到公平,避免那种家无恒产却老少几代人,还要缴纳巨额税赋的情况。

    “自然是照例施行,你去跟下边的人说,让他们放宽心,这种摊丁入亩的计税方式,不仅在咱们庄子里将长期的施行下去,寻一个机会,某还会跟陛下进谏,看看能否在关中也试行开来。”

    这套计税方法是经历过历史检验的,可以说是最先进最合理的计税方式,甚至没有之一……

    唯一的障碍,就是在于这套方法触及了地主阶级的利益。

    不再按照人头的多少,而是根据土地的多寡来计税,这对平民有好处,但是对于那些万顷良田的地主就悲剧了!所以,几乎可以想象来自于地主阶级的反弹抵触会有多强烈。

    而这个时代,土地都大多集中在那些人的手里?

    门阀世家!

    勋贵皇族!

    李二陛下搞出一个科举,差一点直接跟门阀世家撸胳膊干一架,好在身后还有勋贵皇族支持。他房俊现在直接就要跟天下两大集团对着干,甚至想要抽调人家的根骨基业……

    房俊也不得不有些犹豫了。

    在这个年代,他不得不用一些看似粗鲁无礼甚至很棒槌的手段来维护自己的利益,但是这并不代表他可以对谁都玩这一套。

    他又不傻……

    但还是那句话,人活着,总要有点理想,万一实现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