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七十八章 给你挖个坑(下)
    肩膀齐,才兄弟。

    这话不好听,但是很残酷的真实……

    在这个世间,难道有比情谊更加贵重的东西吗?

    如果回答是“有”,那么的确令人很伤感,也感觉无法接受,然而现实却是,真的“有”……

    是“现实”。

    不同的位置,不同的圈子,不同的生活,不同的见闻,导致了不同的观念。

    高低贵贱的区别,致使了双方的疏离,无论是自尊心作怪还是一方为另一方着想,总之,这种差距让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远。同属猫科的狮子和猫永远不可能为伴,因为高度的不同,它们各自看到了不同的世界。

    多少情深义重堪比手足的好兄弟、好哥们儿会因为财富与地位的不同而分道扬镳?

    这种让人无奈的现实让我无奈。

    哪怕不愿意承认,也别矫情,这就是现实……

    李思文是属于没心没肺的那种浑人,他认准了的兄弟,那一辈子就是兄弟。但是一向话语不多然则心中有数的程处弼的这句话,却令李思文心里泛起一阵涟漪,有些不是滋味。

    但是他不傻。

    事实上,这些名门勋贵世家豪族出身的公子哥,自幼经受着最优质的教育,只要不是天生的脑残,就没有哪个是真的傻。即便反应慢一些,当时或许吃了亏,但是转过头来便能想明白其中的道理。

    肩膀齐,才兄弟。

    肩膀不齐了,或许情谊还在,但那叫跟班儿……

    李思文扬起头,默默的看着走廊上方的雕花隔板。

    跟紧房俊的脚步么?

    这个有点难度啊……

    回想一下这两年房俊的变化,细细咀嚼一番,一贯大大咧咧懒得动脑子的李思文蓦然现,这个往日里最是夯货的家伙,不知不觉之间已然做出了一番好大的事业。

    当然,限于眼界见识,有很多在房俊看来足可以改变这个时代的举措,在李思文眼里却只是一些敛财的手段,亦或是不起眼的小花招,并未看在眼里。

    然而,只是率领神机营扬威西域,先后两战大破突厥狼骑的战绩,便足以令他仰望了。

    大唐立国这么些年,对外战争始终不断,可是对上昔日的草原霸主突厥,能够胜得这么干脆利落的名将,却是屈指可数。

    他爹李绩算一个,卫公李靖算一个,侯君集对上的都是西域蛮胡,这个做不得数。

    而现在,房俊也算一个……

    房俊在西域纵横驰骋,自己在干嘛呢?

    还在十六卫里混日子呢……

    这个差距,现在便这么大,将来岂不是天壤之别?

    努力追赶?这话说的容易,可是难度实在太大。关键是李思文觉得没必要去费那个力气,混得再好,官省得再大,难道咱还有什么宰辅之才,还能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位极人臣?

    既然早晚都要找一个山头,那为何不将房俊当做自己的靠山?反正都是兄弟一场,那厮难道还能亏待自己?以房俊目前表现出来的态势,以及陛下明里暗里对其的维护,可以想见,将来必是朝中一方大佬。

    别看陛下从他手里夺走了神机营,转头又交给长孙冲,然则满朝文武,没有几个人对长孙冲看好。李绩便不止一次曾在家中说过,陛下越是如此对待房俊,心里那一份歉疚就越是根深蒂固,现在看来房俊是吃了亏,但是未来的好处一定更多。

    还是那句话,皇帝若是知道你吃亏了,那你就一定不会真正吃亏……

    是要跟紧房俊的步伐,不过不是为了追赶,更不是为了越,而是有这个一颗必将成长为参天大树的挡箭牌为自己遮风挡雨,夫复何求?

    想通了这些,李思文刚刚心里涌起一丁点豪情壮志瞬间烟消云散。

    甚至有些沾沾自喜,老子多聪明啊,一下子就想到一个一劳永逸的好办法……

    雅室里的三人相处融洽。

    只是禄东赞有些疑惑:“二郎此言何意?”

    朋友有通财之谊,却不知怎么个“通”法?

    房俊故作神秘的一笑,压低声音说道:“莫手里,有一份青稞酒的秘制配方,不知大相可感兴趣?”

    青稞,是藏区独有的粮食,世世代代皆为藏民的主食。

    按道理来说,青稞只是一种普通的粮食,只不过因为它生长在神秘的高原,被赋予了一些神秘的色彩,兼之其生长环境纯净自然极少污染,在后世那个全民保健的年代,因之受到追捧……

    房俊穿越之前就是一个小官僚,小官僚最应该干的是啥?

    不是保持业绩,不是注重自我修养,而是搞好跟上级的关系……

    上级说你行,不行你也行!

    这不是笑话,而是官场之上千古历来的传统,不跟领导搞好关系,关键的时候谁会替你说话,谁会拉你一把,怎么去进步?

    作为农业学的高材生,自然有着一些独特的窍门起拉近和领导的关系。送礼这东西也是有学问的,不可否认很多官员只认真金白银,但是即便是这些人,也知道成天总是鼓捣票子很俗,没人不向往高雅,没人不崇尚健康。

    所以穿越之前不久,房俊从大学导师那里,讨来一份青稞酒的配方,也对青稞酒稍微做过一些了解。回来之后,在网上买了一些青稞米,秘制了几坛子青稞酒,给市里领导送去,那位领导“龙颜大悦”,便是领导夫人都一个劲儿的夸赞房俊。

    可惜啊,眼看着最近就有一次提拔进到常委的机会,那位领导也表态将会在市委会议上推荐他的名字。一般情况下,所谓的人事会议都只是走了过长,除非有较劲的情况生,否则主管领导的意见实际上边等同于最后决定,一把手不会闲着没事唱反调,几乎就是十拿九稳的事情了。

    可惜啊,命里有时终须有,命里无时莫强求,自己居然该死的穿越了……

    不过幸好那份并不算复杂的配方,自己却是记得清清楚楚。

    在自己书房的一个很隐秘的匣子里,有一个用宣纸剪裁之后装订而成的笔记本,上面时自己用英文记录下来的一些前世的记忆。他害怕随着穿越时间越来越长,对于那些永久的记忆越来越淡薄,是以想起什么,便用笔记录下来。

    前世的任何一个不起眼的记忆,都有可能给这个时代带来天翻地覆的影响……

    这其中,便有这份青稞酒配方。

    禄东赞有些愕然,紧接着神情有些不豫:“青稞酒?我们吐蕃很早就有了……”

    合着你小子就这么看不起我们吐蕃?

    我们是环境恶劣一点,生活艰难一点,可是我们的历史也很悠久的,不必你们汉人差多少!你们城里人瞧不起,这个可以理解,可是你以为咱们吐蕃人连酒都不会酿吗?

    欺人太甚!

    “呵呵,大相何必着恼?这小子就是个棒槌,楞头楞脑的,连话都不会说。吐蕃人自然会酿酒,但是本王说句话,大相还别不爱听,这小子对于这些奇技淫巧的事物最是有天赋,他说他有青稞酒的配方,那么这个配方酿出的青稞酒,就一定比你们现在的好!”

    李孝恭笑呵呵的打圆场。

    禄东赞琢磨一下,觉得有道理,跟这个棒槌较真儿?

    我不是闲的难受么……

    “二郎既然有配方,自可自行酿造,不知鄙人可以帮什么忙?”

    “您能帮的忙,那可大了去了!”房俊显然很兴奋,揽着禄东赞瘦骨嶙峋的肩头,双眼亮的蛊惑道:“我说你们吐蕃人,眼界就是窄浅!成天到晚就想着东占一块地,西掠一座城,不会经营,就算天底下的地方全给你们吐蕃人占了,有个屁用?”

    禄东赞怫然不悦:“二郎,吾吐蕃的国策,岂能容你置评?”

    “哎呦呦,生什么气呀?你且听某给你道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