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八十章 青稞酒
    房俊坐在榻上,伸展了四肢,他实在是不惯唐朝这种跪坐的礼仪,只是这么一会儿,双腿已然淤血麻木。只是这形象有些不雅,甚至于有些失礼,好在李孝恭虽然身为宗室,却一直在军中厮混,脾气之中融合了不少军中大气豪迈不拘泥于繁文缛节的风格习惯,并不以为意。

    李孝恭拿手指点了点房俊,肃然说道:“某虽与你初次见面,但一直心怀感激,当初若不是你那一番国之脊梁的不和亲不纳贡不割地不赔款,某的爱女,便将被嫁到吐蕃,承担两国和亲之重任。某虽然心怀国家,愿意随时为大唐为陛下去冲锋陷阵,哪怕死在疆场之上马革裹尸!可是作为一个父亲,眼睁睁的看着自己如花似玉如珍似宝的女儿要远去吐蕃高原,今生今世与那些肮脏野蛮不知礼教的胡人生活,饱受摧残,永不得再承欢于父母膝下,那种滋味,比之利剑穿身刀斧相加更要令人难捱!所以,某不得不提醒你一句,金钱固然重要,但是有些禁地,千万不要去触碰,一旦引起严重的后果,便是陛下想要保你,都保不住!”

    呵呵,说来说去,这位还真是文成公主的老爹啊?

    李孝恭的这番话语,房俊深表认同。

    诚然,对于整个民族来说,文成公主的功绩不可抹杀,正是她的存在,至少保持了大唐与吐蕃几十年的和平。但是对于家中父母来说,有谁希望掌上明珠嫁到遥远的西藏,今生今世再也不能相见?

    只是不知,他这位未能成为文成公主的小郡主,长得是啥模样?

    对于李孝恭的这番掏心掏肺的提醒指教,房俊身怀感激,却自有主意……

    “王爷,难道您也如同那禄东赞一样,只是以为小侄此番绸缪,只是为了钱财?”房俊笑得很得意。

    给别人挖了个坑,不但那人看不见,便是旁观者都不解其中奥妙。

    这种感觉,很得意,很爽……

    “难道不是?”李孝恭愕然。

    房俊回头,瞅了瞅门口。

    “放心,门外自有本王的护卫把守,不会有人靠近偷听。”看到房俊这等神神秘秘的样子,李孝恭也有几分好奇。

    明明就是一笔生意,怎地还有其他玄机不成?

    房俊站起身,坐到李孝恭的身边,为他斟满酒,低声说道:“王爷,试想一下,若是这种酒能够受到大唐百姓的欢迎,必将为吐蕃带来大量的利润,那么会出现何种情况?”

    何种情况?

    李孝恭没好气的说道:“必然使得吐蕃国力日强,从而导致野心勃勃,必将东征西讨,吾大唐西疆,永无宁日矣!”

    “呃……”房俊有些傻眼,还以为这位王爷多聪明呢,原来是一个政治上的小白……

    “王爷,孔子说,要透过事物的现象去看本质,您只看到了有可能导致吐蕃国力日盛,可是您怎地就没看到此举将会引吐蕃贵族之间的矛盾?怎地没有看到,吐蕃将会有缺粮之虞?”

    李孝恭拧起两条眉毛,使劲儿的翻腾肚子里存货不多的墨水,孔子说过这话么?

    没印象啊……

    不过别管是谁说的,貌似很有几分精辟的哲理。

    而且房俊所说,的确让李孝恭颇为动容。

    一旦青稞酒带来大量利润,必然会让穷惯了的吐蕃土鳖们蜂拥而至一哄而上,为了这块诱人的大蛋糕争抢不休,即便是禄东赞,也不可能藏着掖着吃独食,肯定要拿出来分配利润。

    这就导致青稞酒的酿造必将在吐蕃掀起一股热潮。

    而青稞酒的原料是什么?

    青稞!

    作为本就产量不多的吐蕃人民的主要粮食,大规模酿造青稞酒的后果就是急剧导致粮食的缺少,甚至引饥荒!

    但是……

    “或许开始的时候,那些吐蕃蛮子未必识破这其中的利弊,但是一旦青稞酒导致粮食短缺,吐蕃的赞普和朝廷必然不能坐视,只需下一道限制令,粮食危机自然迎刃而解。”

    李孝恭认为房俊有些想当然了。

    “限制令?”房俊冷笑。“刚刚王爷有一句话说得很对,金钱很重要,可惜您还是没有深刻认识到金钱到底重要到何等程度!世间万物,无有不可论价者,只是在于价值几何而已。如果有百分之五十的利润,便会有人铤而走险,如果有百分之百的利润,就有人敢践踏人间一切法律,如果有百分之三百的利润,那就敢犯下任何罪行,甚至冒着被凌迟的危险!当那些穷嗖嗖的吐蕃土鳖们尝到了巨额利润的滋味,您认为他们还能控制住自己的慾望?哪怕是吐蕃的赞普将刀子架在他们的脖子上,他们照样会在私下里偷偷的酿造青稞酒!那么问题来了,大量的青稞被用于酿酒,人吃什么?”

    看着房俊给脸上灿烂的笑容,李孝恭激灵灵打个冷颤。

    太阴狠,太邪恶了……

    人吃什么?

    吐蕃是农奴制度,很少有平民百姓的存在,除了贵族,就是奴隶。而牛羊马匹都是贵族奴隶主的私产,他们会在生饥荒的时候,将牛羊马匹宰杀供给奴隶食用么?

    绝对不会!

    而且吐蕃那地界天寒地冻,除了冰川就是荒山,连根草都不容易生长!

    大量青稞被用于酿酒而无法有效遏制的后果,便会导致吐蕃子民无裹腹之物,若是倒霉催的再来一场天灾,那就真真是饥荒肆虐,饿殍遍地,易子而食……

    李孝恭只要想想那等凄惨的境遇,都忍不住头皮麻!

    这个看上去粗憨厚道的小子,怎地能在转眼之间相处此等绝户之计?

    深深吸了口气,李孝恭沉声道:“本王虽然贵为大唐郡王,与那吐蕃是敌非友,但是本王依然不得不说一句,此计虽妙,却有伤天和,非君子所为!”

    房俊翻个白眼……

    得了,又是这一套,你说说你们假仁假义的,有意思么?

    有能耐,你去跟突厥、跟吐蕃、跟女真、跟忽必烈讲讲,什么叫仁者爱人,什么叫有伤天和!

    当那些草原民族得到肆虐中原的机会,会管你伤不伤天和?

    他们不信这个,他们坚信的是亡国灭种,将汉民屠杀殆尽,才能永远的占领这片肥沃的土地!

    只不过,房俊的计划,并不是真的要将吐蕃人统统饿死。

    对于一个穿越者来说,那些历史上令人指的屠杀事件,的确能够轻易的引起同为族类的共鸣。只是除此之外,那种仇恨却早已随着历史的进程消散很多。

    会有人因为身边的人是蒙古族、是满族,就会揪着人家理论一番当年的屠杀你们做的不对,然后现在我们汉人要反杀回去?

    五十六个民族是一家,这不是一句口号。

    长时间的民族大融合,加上交通和信息的迅猛展,人们越来越彼此了解,如同古代的那种族群之间泾渭分明的情况,早已不复存在。

    父亲是汉族,母亲是满族,同学是蒙族,妻子是苗族……

    这样的情形司空见惯。

    民族见的对立,早已不复存在。

    在房俊的眼里,现在生存在白山黑水间女真的祖先也好,游牧在高原上的吐蕃也罢,在后世,都是同一个国籍。

    “我们不需要将吐蕃人饿死,您忘记了东大唐商号么?我们可以通过东大唐商号,向饥荒中的吐蕃输送粮食!只要吐蕃乖乖的,我们就卖给他们吃的,如果他们蠢蠢欲动不甘臣服,那就掐断他们的口粮!”

    房俊还有一层意图,并没有跟李孝恭明说。

    说了,李孝恭也不懂……

    青稞酒的兴起,必将使得大量唐钱流入吐蕃,令吐蕃的经济与大唐结为一体。到那个时候,只需要一个简简单单的货币贬值,就能将那些吐蕃贵族所赚取的巨额财富掠夺一空,令吐蕃一夜之间回到从前!

    与此同时,随着两国的交流,大唐文化也必然趁虚而入,若是能在从中可以引导,文化侵略的事实很容易造成。

    就像当初,欧洲人在南美和全世界殖民地所作的那样,读我们的书,说我们的话,写我们的字……

    百年之后,谁还分得清哪个是汉人,哪个是吐蕃人?

    这才是真正的开疆拓土,铸就万世不拔之基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