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八十一章 李二很小气
    此事只是房俊一时兴起,由禄东赞说到青稞酒,再由青稞酒联想到后世老美控制中东那些小国的政策,才有了此番构想。但是若想将其落到实处,自然免不了细细谋划一番。

    可他刚回家迷迷糊糊的度过了一个孤枕难眠的夜晚,便被李二陛下派遣一个内侍给叫了去……

    瑞雪初晴,天气阴寒。

    太极宫里的宫女内侍似乎也畏惧这刺骨的寒冷,都躲在各自的屋子里亦或是主子的寝殿里,并不出来晃悠,使得诺大的太极宫显得空空荡荡。

    神龙殿的书房内,李二陛下穿着一套宽袍大袖的常服,赤着脚踩在房俊“进贡”的一方厚厚的波斯地毯上,屋子里燃着骨炭,充盈着淡淡的馨香,暖意融融。

    书案上,放着一本摊开的奏折,旁边有稍显凌乱的文房四宝,毛笔蘸了墨汁,却只是随意的搁置在砚台上,显然李二陛下刚刚正在批示这份奏折。

    “不知陛下唤微臣前来,有何要事?”

    由承天门直到这神龙殿,距离可不近,一路行来,早已寒气入体。一进屋,温暖的空气跟自身携带的寒气冲撞,使得房俊打了个冷颤。

    李二陛下负着手,闻言哼了一声:“要事?若是真有要事,又岂是你这个嘴边没毛的小娃娃可以参谋?”

    “……”房俊被噎得没话说,下意识的摸摸唇边,只是长出了一层细细的绒毛,象征着男性阳刚的胡须,尚未成型。不过说起来,自己这副身体身强体壮力气大得很,明显育得很好,可是这胡须却并不浓密,也算一桩怪事。

    但凡力气身壮之人,莫不是体毛旺盛,自己也算是一个异数,亦或许是年岁还未到……

    不过就算咱嘴上没毛办事不牢,那您巴巴的大清早把咱喊来,又是为了哪般?

    房俊默然不语,既不自认小娃子,亦不反驳。

    不是有那么句话么,沉默就是最好的抗争……

    他不说话,李二陛下不知怎么回事,也不说话,君臣二人一个低头数蚂蚁,当然大冬天的神龙殿里不可有这东西……另一个着悠然自得,抬头望着房梁。

    两人都是倔脾气,自是谁也不堪先低头。

    别看李二陛下是皇帝,可房俊也不怕,您说我是小娃子,没资格参谋大事,那咱就一言不好了,难不成没有因言获罪,反而因不言而获罪?

    渐渐的,李二陛下心里微微着恼。

    这倒不是他的养气功夫不如房俊,而是心里有些恼火,你小子难道就没有一点对于皇权的畏惧?居然跟朕玩性格!

    正在此时,王德领着几个宫女,用紫檀木的托盘,端来早膳。

    “大家,是时候用早膳了。”王德微微躬身,恭声说道。

    “嗯。”李二陛下应了一声,也不去瞅玩深沉的房俊,径自坐到软塌上一张彩漆雕花的炕桌前。

    宫女将四样小菜一一放置在桌上,然后为李二陛下盛了一碗香喷喷的白米粥。

    房俊昨夜有些失眠,睡得晚了些,大早的刚刚爬起来,就被李二陛下派人喊来,自是未来得及用早饭。此刻他低着头保持沉默,但是弊端嗅着清香的白米味道,耳畔听着李二陛下将一块大抵是腌黄瓜亦或是腌萝卜之类的东西嚼得脆生生作响,不由得使劲儿咽了口唾沫,肚子轻轻的咕噜两声……

    这领导也太不讲究了!

    大清早的把咱叫来,来了也不说啥事儿,你这边吃饭我还得边上看着,这也太不人道了!

    心里默默腹诽,诅咒李二陛下被热粥烫得满嘴泡……

    身后的门口处,传来一阵轻盈的脚步声。

    然后,一把柔美娇脆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咦,房俊你傻呆呆的站着干什么,为何不用早膳,你是吃过早膳才过来的么?”

    房俊回头,一张秀美清丽的笑靥出现在自己面前,正是多日未见的高阳公主。

    这丫头也是大姑娘了,愈出落得清丽动人,一头乌鸦鸦的青丝在头顶梳了一个髻,露出晶莹如玉的耳朵,一袭矮领的淡黄色襦裙,衬得脖颈白皙修长。

    眉目如画,琼鼻樱口,浑身洋溢着一股青春秀美的气息,难怪历史上的这位能勾引得辩鸡那等高僧大德都甘愿破除戒律堕落红尘,沉醉在温柔乡里丢了小命……

    房俊呆了眼……

    见到房俊直愣愣的瞅着自己,高阳公主又是甜蜜,又是羞涩,也不枉自己昨夜听闻父皇今日清早要召见房俊之后,一大早的起来又是做早膳又是利落的收拾一番。

    “喂,很好看么?”

    高阳公主背着小手,脚步像猫儿一样,轻轻踱到房俊面前,扬起一张俏脸,轻咬着红唇,柔声问道。

    从未见过房俊在自己面前如此失态,看起来,也不是对自己的容貌毫不在意嘛……

    心里有些小窃喜。

    房俊任然有些呆,他在思索高阳公主刚刚那句话的意思……

    “好看……不是!我是说,殿下刚刚说什么?让我用早膳?”

    “是呀!”高阳公主美滋滋的,脸儿红红的笑吟吟说道:“昨晚父皇就决定要召见你,所以今晨奴家起了大早,特意做了几样小菜和清粥,给父皇和你享用……”

    心里微微有些得意,看起来,长乐姐姐的话果然有道理!

    这个脸黑黑的家伙从来对我都没有好脸色,大抵是因为她喜欢那些温柔贤淑的淑女类型女孩子,而自己呢,一向都是风风火火任性刁蛮,还专门爱跟他作对,这样子怎么能让他喜欢上我呢?

    只是起了个早,做了一顿早餐而已,果然就让这个家伙对我印象大变!

    然而,房俊想的却是另外一回事……

    “也就是说,陛下现在享用的早膳,其实是殿下您特意为我做的……”

    “怎么说话呢?”高阳公主撅起小嘴儿,背对着李二陛下对房俊挤眉弄眼使眼色,小声道:“你想死呀!我是给父皇做的,而你只是顺带着借光而已,懂不懂的傻蛋?”

    房俊哪里还管这个!

    此君顿时怒从心头起,一步便绕开面前的高阳公主,蹭蹭蹭走到李二陛下面前,问道:“既是公主殿下为微臣所准备之早膳,陛下何以肚子享用,却让微臣在一边干瞪眼挨饿?”

    “诶?”高阳公主眨了眨大眼睛,疑惑的看了看房俊,又看了看父皇,怎地父皇没告诉他,这顿饭是我准备的么?

    李二陛下稀里呼噜的喝了口粥,然后夹了一块青翠的腌黄瓜放进嘴里,咯吱咯吱的大嚼,然后才慢吞吞的说道:“朕看你那边好似在思考人生,故以就没有打断你的思路,想要等着你思考完了,再邀请你一同跟朕用膳!咦,难道你很饿么?”

    房俊差点气炸了!

    这皇帝老儿,着实阴险……

    你不喊我一同吃饭,我是傻了还是怎么,敢吵吵着非得跟皇帝抢饭吃,我是还嫌鞭子抽得不狠、板子打得不疼,想死还是怎么着?

    不过现在不管了!这个皇帝明显是报复自己一向总是惹他恼火,所以现在找回来了。

    这特么也叫千古一帝?

    你大爷的……

    房俊二话不说,矮身就坐了下来,不过好在他还是懂得一点礼数,没有直接坐到李二陛下的对面,而是打横坐在一边,然后瞪眼瞅着王德:“给本侯爷盛饭!”

    王德了解前因后果,自然看得出陛下是有心要为难一下这小子,也知道房俊看似对自己生气,实则只是表达一下对陛下的小小不满,并不是刻意的针对谁,是以也不生气,笑呵呵的拿过一边早已备好的碗筷,亲自给房俊盛了一碗粥:“侯爷,请用膳!”

    看到王德装模作样的样子,房俊自己也气笑了,结果碗,下意识的说了一声:“谢了!”

    然后拿起筷子,瞅了面无表情但眼神之间颇有得色的李二陛下一眼,活动了一下脖子,然后……开动!

    这一开动,可算是将在场的几人都给惊呆了!

    无论尊卑上下,大家都是生活在皇宫里,一言一行自然要谨守礼数,坐卧都要有一个标准,更遑论中华礼仪上重中之重的用餐典仪。几时见过有人当着陛下的面这样吃饭?

    但见此君犹如风卷残云一般,几口就是一碗粥,一筷子夹起好几块下饭的小菜,连吃带喝稀里呼噜,一眨眼功夫,一小锅清香的白米粥就见了底,桌上的几盘小菜更如同被扫荡过一般,盘底见天,只剩下几根残骸……

    高阳公主见此,非但没有觉得房俊粗鲁失礼,反而有些沾沾自喜。定是自己做的饭菜合了他的口味,这才吃得如此之多,心里自然充满了一股满足的柔情……

    李二陛下并不是没见过能吃之人,程咬金、尉迟敬德等,皆是肚量大如天之辈,可是能放怀在自己面前如此胡吃海塞者,近十年来,已是再也没有。

    这人,难道真就从来没当自己是掌握生杀大权的皇帝?

    不知怎地,这位天下至尊的心里非但没有一丝一毫不被尊重的恼怒,反而有一些伤感,有一些欣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