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八十四章 背后
    李二陛下令房玄龄前往东宫颁旨,赐死太常寺乐童称心。太子虽则未敢争辩,却伤心大怮,悲呼称心是被自己害死,自责不已,因称心无亲无故孑然一身,太子便于东宫之中设置牌位,亲自悼念。

    此举令太子的几位老师相当不满,认为太子实在没有必要为了一个乐童,从而触怒皇帝。太子执意如此,不听劝告,屡次于几位帝师生口角。

    昨日午间,太子詹事于志宁怒斥太子纲常颠倒、昏庸荒悖,宠爱以至于不分正邪,无君无父。气得太子大声骂道:“恨不得手提三尺青锋,斩杀与你!”令人将于志宁逐出东宫。

    酉时时分,于志宁与友人在酒楼饮酒而归,半途之中,遭遇不明身份的黑衣人截杀,当场杀伤几名家仆,于志宁因躲在马车底部而逃过一劫。

    至于魏王李泰,则是昨夜宿于城南的芙蓉园,清晨早起入宫觐见,就在刚刚与距离神机营不远的地方,同是遭遇不明身份的人截杀。在杀伤大量侍卫之后,见余下的侍卫尽皆死命护主,不能杀伤魏王李泰的性命,这才仓惶逃遁。

    闻听奏报,李二陛下暴跳如雷!

    惶急问道:“青雀现下如何?”

    “幸得众侍卫忠心护主,拼力死战,魏王殿下无恙,只是遭受惊吓。”李君羡回道。

    李二陛下这才长出一口气,然后狠狠瞪了房俊一眼,怒道:“现在还替不替那个畜生说话?”

    不问可知,这两次事件的最大嫌疑者,便是太子李承乾……

    先是违反东宫戒律,于宫内祭奠乐童伶子,被于志宁呵斥之后恼羞成怒杀人泄愤。接着大抵是意识到自己的所作所为必然惹得皇帝愤怒,本就风雨飘摇的储君之位堪忧,是以干脆一不做二不休,派人将最直接的储位争夺者魏王李泰刺杀,这样皇帝即便想要废储,怕是也找不到合适的人选接任……

    整件事情,看似合情合理。

    无论是谁,都会第一时间就将怀疑的目光盯向太子李承乾

    他的作案动机最大……

    房俊苦笑,自己这边刚刚为李承乾说尽好话,那边厢,人家就给自己啪啪打脸。

    “此事虽然看似简单直接,实则暗藏许多蹊跷,陛下当细细思之,谨慎处理,以免被心怀鬼胎之辈利用,总之,一切都要靠证据说话。”

    房俊不信李承乾会如此愚蠢,但也只能如此为李承乾争取转圜余地。

    “证据?朕自然不会冤枉任何一个人,更别说是朕的好儿子!”

    最后这几个字,李二陛下简直就是咬着牙说出来的,腮帮子的肉都一跳一跳的,显然伤心气愤不可遏制。

    即将继承自己家业的儿子,去刺杀自己最喜爱的儿子,为了皇权的争夺,难道还要在朕的身上再上演一幕当年的玄武门兄弟阋墙?

    正是因为有玄武门事件的存在,李二陛下格外无法容忍这种事情!

    房俊则默然。

    证据?

    若这件事情果真不是李承乾做得,那么东宫之中很快便会搜出证据。栽赃嫁祸,怎么能不做得专业一些?

    看起来,无论这件事是不是李承乾做得,李承乾这个太子之位,怕是都难保了……

    因为,他说不清。

    李二陛下心焦不已,吩咐李君羡赶紧准备出行的辇驾,想要前往魏王府探视李泰,却听李君羡说,李泰正在赶来太极宫的途中,这才稳稳心神,一脸寒霜的坐下来。

    房俊觉得这是人家的家事,无论事情的真相如何,都跟他没半毛钱关系,实在没有必要搅和进来,徒增凶险。

    便拱手施礼道:“微臣想起家中尚有许多琐事亟待处理,这便告退了。”

    李二陛下却不打算放过他,冷笑道:“怎地,想要置身事外?你倒是懂得明哲保身,可是你刚刚还信誓旦旦的力保太子,这一转眼就生这种事,就没有什么对朕交代?”

    房俊无奈道:“先,微臣那不是力保太子,只是就事论事而已。再则,陛下所说的话都是推测,微臣说的也仅限于推测,并无实质证据去证明真相,是以,微臣认为也不需要对陛下交代什么。”

    他对李二陛下相当不满,你家的事你自己处理就好,非拉着我干什么?你不嫌丢人,我还嫌麻烦呢……

    哪知李二陛下似乎对他刚刚力挺李承乾的言辞颇为在意,非得把他留下来,听听当事人之一的魏王李泰是怎么说。

    “老老实实的待在一边,朕没让你走,你就不准走!”

    把房俊气得直翻白眼,极度无语……

    行吧,天大地大,谁叫您李二最大呢?

    只得不情愿的坐在一边的秀墩上,闭紧嘴巴,一言不,同时心里暗暗懊恼,古人都知道祸从口出的道理,自己这个穿越者怎地还会犯下如此愚蠢的错误?他李承乾是你的儿子,李泰是你的儿子,那小正太李治同样还是您的儿子,您这一锅肉怎么烂都在家的锅里,咱一个外人,跟着操那些闲心干啥?

    真特么是闲得蛋疼……

    他不说话,李二陛下更没有兴致说话,坐在那里一脸忧伤,哪怕是身为天下至尊,可这家务事,他也照样搞不定。

    李君羡则匆匆前去迎接李泰,之前李泰在曲江池畔被刺杀,说起来跟李君羡这位“百骑”大统领没什么关系,可是现在若是在进宫的路上再来这么一次,李君羡就可以直接以死谢罪了,那可是严重失职……

    书房里沉寂下来,君臣二人各自想着心事,都显得忧心忡忡。

    半晌之后,李泰才大腹便便姗姗而来。

    李泰本就是大病初愈,往昔肥阔的腰腹细了一圈儿,双下巴都快不见了,此刻又受到惊吓,一张小脸惨白惨白的,目光虚浮神情呆滞,显然是惊魂未定。

    房俊却恶意的揣测演戏的成分居多……

    一见到李二陛下,李泰“嗖”的一下就窜过去,敏捷的身形像似一条肥肥的狸猫,捧着李二陛下的大腿,大叫一声:“父皇,孩儿险些命丧黄泉,再不能承欢膝下矣……”

    言罢,嚎啕大哭。

    李二陛下眼瞅着自己最宠爱的儿子给折腾成着副模样,心疼的心尖儿都跟着直抽抽,俯下身去抚摸着李泰的头顶,温言安慰道:“青雀吾儿,没事便好,没事便好……你且放心,父皇必定将凶手找出来,给你一个公道!”

    李泰却是说不出话,哭得直抽抽。

    房俊眼角一跳,抽了李二陛下一眼,这位看起来是认准了此事乃太子所为……

    否则,何以说出“给你一个公道”这样的话语正常来说,必是将凶手凌迟处死夷灭三族之类的狠话,安慰人,自然是怎么狠怎么听着解气怎么来。

    可既然他认准了此事乃太子所为,自是不能凭空说那些话。凌迟处死?怕是李二陛下下不了那个狠手,至于夷灭三族……他总不能把自己也给灭了。

    李泰哭了好一会儿,才抽抽噎噎的停下来,就那么坐在李二陛下脚边,搂着李二陛下的大腿,神情无限委屈,无限依恋,充满着一种找到主心骨的孺慕之情。

    房俊暗自撇嘴,不得不承认李泰这一套演技确实已然登峰造极,若是自己有这么个儿子,只怕也会宠得不行……

    对于自己喜爱的孩子,每一个父母都是无怨无悔不求回报的付出。想要天上的月亮,就绝不会去给他摘星星,总想将自己最好的东西一股脑的都留着他。

    李二陛下身为帝王,这种父子天性却与常人无异。

    他是皇帝,他最好的东西,自然是这万里江山、至尊宝座,他喜爱李泰远远过别的儿子,自是最想将这锦绣江山交到李泰的手里,所以在李承乾表现不佳的时候,他屡次出现易储的念头,也就不足为奇。

    正走神,忽闻李二陛下说道:“青雀,不如最近一段时日,住到房俊的庄园里去吧。待在家里,怕是你也心情烦闷郁结,正好房俊那边筹备大婚之事,你过去散散心,也帮着他忙活忙活。”

    房俊大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