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八十五章 魏王做客
    让李泰这个肥佬去我家住?

    这不是给我塞个祖宗么……

    房俊大惊失色,连忙道:“陛下,万万不可!现在殿下的安危乃是重中之重,微臣家里房舍简陋,且护卫人手短缺,万一有贼人进犯,岂非陷殿下于水火之中?请陛下三思!”

    心里气得差点骂娘!

    眼下,李泰就特么是个雷,被人盯着呢!无论今日刺杀之事是谁干的,谁敢保证一次不成,就不会再来第二次?你把这个雷放在我家里,这万一有个什么闪失,那不是要我的命么?

    李二陛下却不以为然:“朕自然会派人守卫青雀的安全,不劳你费心。朕安排青雀去你那里,只是你们年龄相近,又都颇有才名,相互之间多多交流,亦能舒缓青雀的心境。”

    房俊把脑袋摇得像拨浪鼓一般,反正李二陛下说什么,他也不干!

    总觉得这个皇帝没按什么好心,还是小心提放为妙……

    李二陛下也有些无语,自己身为帝王,说出的话那就是金科玉律,这天底下能有几个人接连拒绝多次?吃了豹子胆了你!

    冷着脸,强硬说道:“朕意已决,此事就这么办,尔无需多言!”

    房俊张了张嘴,无话可说。

    皇帝这么说了,你还能咋地?

    尼玛,万恶的旧社会……

    看着房俊一脸的不情愿,李泰也不爽了!

    “父皇,儿臣住在王府便好,府里宿卫森严,大不了儿臣这段时间不出门罢了……”

    李二陛下笑道:“听父皇的安排吧。你虽然整日里呼朋引伴,但是真正有才华的朋友,有几个?能真心实意待你,而不是投机功利的,又有几个?房俊此人虽然浑了些,但还是很有学识的,诚信结交一番,你们定会是相互扶持的好朋友。”

    话说到这里,还有什么不明白的?

    李泰恍然,有些惊愕的回头看着一脸懵逼的房俊。

    次子动辄被父皇责罚喝骂,简直已沦为长安笑柄,却是不知,原来父皇对其竟然如此看重!

    李泰很自恋,自认是大唐最有才华的才子,有钱有地位,现在李二陛下明显是将他与房俊放在同一层次,怎能不让他惊讶?

    李泰惊讶,房俊更惊讶!

    什么玩意?

    好朋友?

    别扯了!你这明摆着就是给太子殿下使脸色,甚至是在向太子传达一个信息,你的储君之位,要完蛋!

    在年轻一辈中,太子最看重的就是房俊,非但心怀感激,更几乎是言听计从,这一点李二陛下心知肚明。

    不出意外,等到太子将来登基继位之后,房俊必然会是其最信赖的肱骨之臣,前程不可限量。

    可是现在,他却将这个太子最看重的臣子,硬塞给李泰,这其中的含义,已然毫无隐藏。

    朕对太子很不满!

    虽然从某种程度上来说,这是李二陛下对于房俊的一种认可,认为将来不论是哪个儿子继位,房俊都将是朝中不可忽视的栋梁之才,是以在对太子极度失望之后,转而希望能让李泰善待房俊,同是也希望房俊以后能忠心以待李泰。

    但是房俊仍然很不满!

    没有什么别的原因,实在是太危险了!

    这以后怕是睡觉都得睁一只眼,万一一个不留神,似的李泰被人给宰了,自己保不齐就得被拉去陪葬……

    将近午时,房俊才黑着脸返回骊山农庄。

    与李二陛下的交流很不愉快,那皇帝老儿也是个脾气倔的,认准的事儿,等闲不会改变主意。尽管房俊据理力争,最终也不得不屈服于淫威之下……

    没得办法,总得在人家手底下混,刚正面一次可以,若是天天这么干,真以为李二陛下是庙里的佛爷啊?

    回到农庄里,自是要好一番收拾。

    再怎么说人家李青雀那也是堂堂魏王殿下,就算不给他面子,也得给他皇帝老子面子,来都来了,还摆出一副不欢迎的姿态,那才是傻子。

    这么一收拾,自然惹得庄子里好一番鸡飞狗跳。

    正赶巧,回娘家省亲的武媚娘也回来了……

    “你说这陛下是怎么想的,魏王殿下刚刚遭遇刺杀,还把人往咱们这边送,这万一有个好歹,咱还活不活了?”

    武美眉蹙着一双秀美,樱桃一般的小嘴儿不停的吐槽,对于李二陛下这个离谱的安排满腹怨念。

    咱们在家好生生的过日子,忽然塞进来一个亲王,算什么事儿?

    房俊很没形象的歪在椅子上,无奈道:“我也反对了啊,可惜,反对无效!事已至此,也只能这么着了,你去好生嘱咐家仆和下人,这往后行事说话可得小心一些,切莫招惹了不必要的麻烦,皇家嘛,规矩总是特别多,这一点,只有你来安排,委屈你了。”

    看着武媚娘风尘仆仆的脸色,房俊着实有些心疼。这才刚回家还没等落脚呢,皇帝就来这么一出儿,这不是折腾人么?

    被郎君揽着细腰,听着这等贴心的话儿,武媚娘一颗芳心都快融化了……

    这等年代,即便是再温柔小意的男人,也得保持着所为的男尊女卑,如同房俊这般从骨子里就将女人放在同一地位,根本就是绝无仅有、千古奇葩!

    武媚娘又正是少女怀春的年纪,最是耐不得这等贴心的情话,顿时浑身软绵绵的,慰贴到了极致,旅途劳顿带来的疲累顿时一扫而空。

    一双水汪汪的媚眼盯着房俊,春葱一般的纤纤指尖轻轻摁到房俊的嘴唇上,娇憨着说道:“你这张嘴,真是哄死人不赔命,今后啊,也不知多少名门闺秀要毁在你这张嘴上……”

    房俊一张嘴,就将她的指尖含在嘴里,吓得武媚娘娇呼一声,赶紧缩回手指。

    房俊挑了挑眉毛,嘿嘿一笑,低声说道:“别人毁不毁的本郎君不知道,只知道咱家的武娘子,可是最耐不得咱这张嘴……”

    那神情,要多下贱,有多下贱……

    “哎呀!你闭嘴……”

    武媚娘听得心尖儿都颤了颤,赶紧伸出小手死死地捂住房俊的最,一张白净的俏脸早已红霞密布,娇羞不堪,颤声说道:“要死啦,这么羞人的话也敢说……”

    只要想想圆房的那夜,郎君这张嘴吻遍自己全身的每一处肌肤,便是连那等羞人的地方都不放过,武媚娘就羞不可抑。尤其是那股子柔软细致的爽快,更是令她食髓知味浑身战栗,细细的腰肢微微一颤,便感觉身体里有什么东西滑腻腻的涌了出来……

    房俊紧搂着她,自然感受到她身体的变化,便贼眉鼠眼的笑道:“既然娘子如此回味,说不得,本郎君今夜要好生服侍娘子一回,让娘子尝尝那飞上云端的滋味儿……”

    武媚娘即便再是刚强,也不过是个十六岁的女孩子,熄了灯钻进被窝,尚能够强忍着羞涩任凭郎君摆布成各种各样的姿势,可是这般光天化日之下言及这等隐晦之事,实在是吃不消。

    嗔怒着打了房俊的肩膀一下,一拧腰肢,自他怀里挣脱出来,红着脸蛋儿,似嗔还羞的瞪了房俊一眼,莲步摇曳,快步走出房间,去指使下人们收拾庄子。

    武媚娘在宫中的时候便干惯了伺候人的活计,对于皇家的规矩自是了如指掌。何处需要注意,何处需要避讳,全都心中有数,将一干家仆下人指使得团团转,效率出奇的高。

    未及傍晚,魏王府的车架终于姗姗而来。

    房俊不得不迎出庄外,乍一见车粼粼马萧萧,其中更有公主仪仗混在其中,不需说,定是高阳公主亦或是晋阳公主来了,顿时吃了一惊。

    尼玛,李泰你这混蛋还是组团来的?

    他算是见识了皇家的威风,这摇车大辆的,起码得有一百来人,吃饭就能把咱吃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