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八十八章 元从禁军
    此时的黄瓜刚刚从西域传进来不久,中原地区甚少栽植,换做胡瓜。晋阳公主身为皇室贵胄,自是吃过这等稀罕品种,只是即便皇家的温室里,也不曾有在冬季培植黄瓜的方法。

    那老农见状,便笑了起来,一脸皱纹洋溢着宠溺的神采,轻轻伸手拦住晋阳公主,温言笑道:“女娃娃,这一根不好吃的,太嫩!”说着,伸出粗糙却干净的大手,自旁边的架上摘下一根已经将要成熟的黄瓜,放到水道里流淌着的温泉水里,濯洗一番,递到晋阳公主手里。

    晋阳公主接过,乖巧的说了声:“谢谢爷爷!”

    拿着水灵灵绿油油的黄瓜,张开小嘴就要了一口。

    “咔嚓”

    “住手!”刚刚走进来的李泰,见状大吼一声,一个箭步就窜了过来,劈手将晋阳公主的黄瓜夺了过来,一看,顶端已然被咬了一口,兔子一样的小牙印,齐刷刷的,晋阳公主瞪着两只水汪汪的大眼睛,小嘴儿闭着,腮帮子仓鼠一般鼓起,快的嚼动着。

    咔呲咔呲……

    李泰脸都黑了,丢掉手里的黄瓜,伸手就把晋阳公主给捉住了,想要掰开她的嘴巴,将吃掉的黄瓜抠出来。

    晋阳公主被他捉住,小身子不停的挣扎,脑袋使劲儿歪着,嘴里含含糊糊的说道:“不要……”

    房俊一看,顿时怒了,上前一把将晋阳公主拽过来,另一手扯着李泰的后脖领,用力一甩,就把李泰一个趔趄摔倒一边。

    “你疯啦?”房俊将晋阳公主揽在怀里,怒斥李泰,他不知李泰什么疯,怕他吓到晋阳公主。

    晋阳公主却一点也没害怕,她知道皇兄为什么这样,嘴里嚼着清脆甘甜的黄瓜,身子被房俊搂在怀里,大眼睛则看着被房俊甩到一边的皇兄,很是兴奋的样子……

    李泰快要气疯了!

    堂堂亲王,被房俊一下子甩到一边,差点摔个屁墩,简直颜面扫地了!

    “本王疯了?你才疯了!房俊,你真是胆大包天,你知不知兕子是什么身份?是公主,金枝玉叶的皇家公主,父皇最最宠爱的公主!你居然敢随随便便拿这种不干净的东西给兕子吃,你怎知这东西有没有毒,脏不脏?若是兕子吃出个好歹来,谁来承担?”

    李泰暴怒,指着房俊的鼻子一阵大骂。

    房俊这才恍然,不由摸了摸鼻子,有点尴尬……

    不过事已至此,就算错了,那也不能承认,何况是面对魏王李泰?

    房俊嘴硬道:“大不了某来承担就是!”

    “你承担个屁!”李泰不依不饶:“兕子什么身份,你是什么身份?把你脑袋砍了,也不够换兕子一根毫毛!”

    这话不中听,但是在这个年代,的的确确就是这么回事儿……

    房俊无可辩驳,只好说道:“你也不用这么紧张,你看看,这不是没事儿么?我这温室里头,最是注意卫生,没关系的。”

    李泰跳着脚,指着那位老农,嚷嚷道:“还卫生?本王刚刚就看见了,就是这老东西用手给兕子摘的胡瓜,你看看他那只手,脏得跟什么似的,一个如此低贱的奴婢,怎配得上给兕子摘东西吃?”

    温言,那位老农就有些讪讪,尴尬的往后缩了缩。

    房俊不爱听了,不悦道:“李泰你是不是忘了卖炭翁那码子事?还真是记吃不记打啊,瞧不起人这臭毛病,什么时候能学着改改?”

    李泰嗤笑:“一个小贱的奴仆而已,本王为何要看得起他?你房俊有本事,那就再做一卖炭翁出来,遗臭万年本王也认栽便是,有何了不起?”

    嘴上这么说,可这心里头却一直在打鼓,这小混蛋却是有几分才学,万一真的再弄出一卖炭翁,可如何是好?名声臭不臭的,李泰并不是太在乎,可是现在刚刚燃起的一点储位在望的希望,可别被这小子给毁了……

    想到这里,李泰暗暗后悔。

    这人就一棒槌,我跟他叫什么劲呢?

    房俊却没有作诗,而是冷笑:“下贱的奴仆?呵呵,魏王殿下,你信不信就算是高祖皇帝站在这里,都说不出这样的话?”

    李泰愣住:“你……什么意思?”

    他惊异的看向那位一脸忐忑的老农,心说难不成这还是一位大人物?看不出来啊……

    兕子从房俊怀里跳出来,走过去拉住老农的手,娇憨的说道:“爷爷放心,爷爷不脏!兕子不会让皇兄责罚你的。”却猛然现,原来老农刚刚为她摘胡瓜的那只手是完整的,但是另一只手,却缺了半只手掌……

    小公主并未感到害怕,而是轻轻的用娇嫩的小手抚摸,仰起头来,奶声奶气的问道:“爷爷很疼吧?”

    老农咧开嘴,“不疼!”

    老农在笑,眼角却有些湿润,粗糙的大手握了握手心里那只娇嫩的小手,心情一阵激荡,对于小公主的善良和善解人意,很是感动。

    房俊冷哼道:“这位李山根,曾是高祖皇帝的元从禁军,自高祖皇帝起兵之时,便护卫左右。霍邑之战中,正是他从千军万马中,在宋老生手底下救回高祖皇帝的性命,却也被斩掉了半只手掌。这样一位先帝的恩人、帝国的功臣,你也敢张嘴下贱,闭嘴奴仆?你这位躺在先辈用血汗打拼出来的锦绣江山里安逸享乐的亲王殿下,有何资格看不起他?”

    李泰傻眼。

    真是日了狗了,怎地这里还能有这么一位人物存在?

    大唐建国后,高祖以太原从龙之兵3万作为禁卫之兵,称元从禁军,他们终身为皇帝亲兵、待遇优厚。起先,这些元从禁军随着高祖死战数场,大部分都战死疆场,直到攻破长安雄踞关中,这才一举奠定大唐的江山。

    二十几年过去,当年的元从禁军早已凋零,要么战死疆场,要么身居高位,幸存者并无多少。

    李泰并不是一味的自大骄傲,他也懂得看人。

    在这样一位即便是父皇当面都要礼让三分的功勋老者面前,他如何敢托大?

    深深吸口气,李泰整理一下衣袍头冠,一揖倒地:“李泰年幼识浅,狂悖无知,还望老伯恕罪才是。”

    “哎呀呀,这如何使得?殿下,快快请起,快快请起……”

    李山根吓了一跳,手忙脚乱的想要将李泰搀扶起来。

    房俊却说道:“山根叔不必在意,你早已用自己的鲜血跟身躯,向高祖皇帝、向李家、向整个大唐表达了自己的忠诚,便是受他一礼,亦是理所应当。”

    李泰心里这个腻歪,道理是这个道理,可是这话从房俊嘴里出来,怎地就那么不好听呢?

    可李山根怎敢让堂堂亲王对自己作揖?

    吓得快要跪倒地上,李泰这才作罢。

    然后跟晋阳公主一左一右,门面春风的跟李山根说话。这小子虽然狂傲了一些,但是头脑灵活口齿便利,若是打定主意哄人,那是相当有一套。即便是见过生死疆场、死人堆里爬出来的李山根,也被哄得眉花眼笑,大感荣幸。

    房俊看着腻歪,便高声问道:“山根叔,我从西域带回来的那些棉籽,可曾好好伺弄?”

    李山根答道:“那咋能不好好伺弄?二郎信任老朽,将这么贵重的东西交给老朽,那自然是当命根子一般看待,睡觉都得睁着一只眼!”

    房俊满意的点点头,对于这位无儿无女无依无靠的老府兵,自然是无比信任。

    想了想,又问道:“柳老实爷几个怎地未见?回头你让他去寻我,就说我有一件稀奇的东西,让他帮着参谋参谋。”

    李山根顿时激动了:“哪里敢等着?老朽这就去叫柳老实,让他去二郎书房!”

    李泰奇道:“房二都说了回头再说,何必这么急?这黑灯瞎火的,您可别摔着了!”

    “殿下有所不知。”李山根咧嘴一笑,自豪的说道:“二郎脑子里的东西,那都是千金不换的好主意!每一次二郎想出来新奇玩意,最后都证明是顶顶好用,怎敢耽搁半分?殿下却随便走走,老朽去去就来。”

    言罢,告辞李泰和晋阳公主,急匆匆走了。

    李泰想了想,也就释然。

    对于奇技淫巧这方面,房俊确实造诣不凡,瞧瞧他弄出来的那些东西,玻璃、火药、曲辕犁、活字印刷术……任何一件,都足以流传万世彪炳千秋。

    这小子,除了脾气棒槌,其实也挺有才的,比之本王,也就只差了那么一点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