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九十一章 君臣之间
    李泰被李二陛下勒令住到房俊家里,却不代表被禁足。

    经过起初几天惊弓之鸟一般的恐惧之后,被刺杀之事渐渐淡忘,待不住的李泰开始时常出去交朋会友。房俊才不会管他出去会不会安全,甚至恶意满满的想着,最好那位刺客直接在外面把李泰干掉,在外面出事,跟我有什么关系?

    省的在自己家里令自己提心吊胆……

    不过刺客显然一击不中之后,便偃旗息鼓,一脸几天,李泰都是早晨精神抖擞的出门,晚上喝得醉醺醺的回来,全须全尾,屁事儿没有。

    看来那几位杀手并不是太敬业,亦或者幕后的主使已然放弃了李泰,这令房俊既是失望,又暗暗松了口气。起码这位殿下在自家的时候,不用担心被刺杀从而让自己担上干系。

    只不过,房俊未料到李泰这厮长了一张碎嘴……

    这家伙不仅将房俊的“孔明灯计划”好一顿嘲笑,惹得房俊一时间成为整个长安城的笑柄。

    孔明灯带人飞起来?

    这房二莫不是傻了……

    可也有人认为房俊的想法还算靠谱,起码道理说得通。

    于是乎,很能折腾的魏王殿下居然坐庄设局,将房俊的“孔明灯计划”开了盘口,全城富豪官商皆可押注,多少不限!

    魏王殿下开局,谁能不给个面子?甭说想着赢钱的那些,便是不怎么在乎钱财的,往往也都凑上去压一注,能够有这个交好魏王殿下的机会,怎么能放过呢?

    谁不知道这位殿下可是太子的热门人选,这时候在魏王殿下面前露个脸,可比人家当上太子以后去捧臭脚效果好得多……

    人皆逐利,无可厚非。

    很快,这件事在长安城里形成了一股风潮,街头巷尾庙堂市井,尽皆热议,都对孔明灯能否将人带上天存在好奇,等着房俊数日之后在骊山上的试验。

    房俊听闻此事之后,颇为郁闷。

    他与李泰打赌,本意是杀杀这位魏王殿下的威风,顺带着赢他俩钱花花。可谁知道李泰不仅将此事传扬得街知巷闻,甚至还设了局,坐庄开盘。

    而且这家伙很鬼,赔率设置得倾向于房俊的试验能够成功,如此一来,他只是从中抽水,几乎立于不败之地。如果房俊的试验成功,李泰大不了从赚取的抽水中赔付给房俊赌资,若是试验失败,则拿房俊的钱去赔付给别人……

    无论胜败,李泰都注定大赚一笔,堂堂亲王殿下设局,谁能不卖几分脸面?可以预计,参赌的金额必将极为巨大,光是抽水,李泰都能肥肥的宰一刀!

    这家伙太奸诈了!

    原本以为能坑李泰一把,结果反倒被李泰给利用了,房俊顿时心情大坏。

    只是他有些好奇,李泰就不怕在这风口浪尖的时候,因此惹得李二陛下生气,使得将要到手的储君之位长了翅膀又飞走了?

    太极宫。

    房俊想要用孔明灯将人带上天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整个关中妇孺皆知,李二陛下自然早有耳闻。

    这一日处理完政务,将房玄龄和长孙无忌、程咬金、李绩等人留下,拿出上品的龙井贡茶,与诸位大臣品茗聊天。

    君臣之间也得时常交流,喝喝茶,聊聊长安城里的趣事,维系着彼此之间的默契。为君之道,有张有弛,有奖有罚,不能一味的对大臣施以威压,这会令大臣们心理负担太大,容易造成怨气,致使君臣反目。当然,亦不能太过放纵,有些时候,该敲打的时候还是得敲打。

    李二陛下对于为君之道琢磨得很透彻,再者说,满朝文武基本都是跟随他打天下的旧部,相互之间信赖有加,关系相处很是融洽。

    “某听说,房二郎又耐不住寂寞了,在家里呆了几天,这就要弄个大号的孔明灯,要上天……”

    长孙无忌喝着茶水,啧啧嘴,似笑非笑的说了一句,言辞之间,自然免不了讥讽和嘲笑。

    房玄龄每当这个时候,都是一副风轻云淡,只要不涉及到儿子的切身利益,如同这种言语上的调侃,根本就不在意。反正自家儿子脸皮厚,被说说又不能掉块肉,爱说你就说几句呗……

    李二陛下瞅了长孙无忌一眼,心里知道,大抵是因为前几日长孙冲和房俊之间闹的那一出,这位国舅爷对房俊很不待见。

    便笑道:“诸位有所不知,其实房俊搞出这么一件事情,是为了完成对晋阳公主的承诺。”

    这话说出来,就等于是给房俊这次的“孔明灯事件”定下了调子。众所周知,晋阳公主那是李二陛下最最宠爱的公主,一向视若掌上明珠,即便是年纪最小的嫡女新城公主,亦比不得。

    房俊是为了哄晋阳公主,所以才弄出这么一件在大家看来甚为可笑的事情,单单只是在李二陛下这里,就已经注定了路线完全正确。谁要是嘲笑,就是嘲笑晋阳公主,就是得罪李二陛下!

    即便是长孙无忌,闻言亦不得不沉默下来。

    这小混蛋,倒是会拍马屁……

    长孙无忌心里忿忿,却又无可奈何。若是房俊谗言媚上奉承皇帝,他还可以动御史言官弹劾之,可是人家拍晋阳公主的马屁……即便是强硬如魏徵,怕是也只会哈哈一笑,听之任之吧?

    程咬金心知这话头若是继续兜兜转转的,说不得就要弄出点不愉快来,没见到房玄龄都已经开始皱眉毛了?

    便打岔道:“说起来,与坊间的议论不同,某倒是很看好房二。那小子是个有才华的,不仅文章诗词写得好,对于这些奇淫技巧的东西,更是有一种与生俱来的天赋,所以,某还在魏王殿下那里下了重注,就赌房俊会成功!”

    程咬金貌相粗豪,实则却是心细如,这话题岔开,却岔得很有水平,不经意之间,便将目标由房俊变成了魏王李泰。谈笑之间便将李泰推了出来,还谁都没注意……

    李绩拈须不语,闻言,抬头看了看大大咧咧的程咬金,心里微微有些诧异。

    一直以来,程咬金都置身于储位争斗之外,从来不表态。

    可是今日,却为何要打击魏王李泰?

    难不成这老妖精已然站到了太子一边?

    不太寻常啊……

    李绩是武官,可是心思细腻不下于长孙无忌和房玄龄,此刻感受到微妙的暗流,心下对于未知的事情有些不安,愈沉默起来,一言不,静静的观察、思索。

    难道是咱忽略了什么?

    听到程咬金提起赌局之事,李二陛下面色一丝未变,仍旧微笑不语,似乎一切都在他的意料之中。

    长孙无忌看了看李二陛下脸色,随意说道:“青雀也是胡闹,堂堂亲王,怎地能去学那些市井之辈一般,放赌设局?此举实在有损皇家颜面,陛下,应当申饬一番。”

    李二陛下摆了摆手,无所谓道:“由着他去吧!毕竟是年少肤浅,做事未能顾全大局,不过太过少年老成,也未必就是好事。少年天性,越是压抑得久了,反弹便越是强烈,不许干这个,不许干那个,到头来,他指不定给你搞出一个大事件!”

    众人尽皆无语。

    您若是早知这个道理,何必对太子百般挑剔,严加督管?若非您要求太过严格,太子或许也不至于重压之下情绪失控,做出一些匪夷所思的事情来。

    明显的双重标准么……

    不过这话,也只能放在肚子里,打死也不能在李二陛下面前说。

    在座的几位,都是明哲保身派,坐看储位争斗风生云起,从来不会表达一丝半点的态度。

    大家都聪明的保持沉默,唯一的表态,那就是全力支持陛下的决定,皇位是您的,您说给谁就给谁,跟我们完全没关系,我们是您的臣子,只忠于您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