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九十四章 农庄日常
    李泰气愤难当,自认为受到了房俊的侮辱,想要追上去理论一番,但是追过一进院子,那人却没了踪影。逮住一个家仆问了问,才知道房俊那厮去了后山的铁匠铺,还带去了晋阳公主,大抵是去检验“级孔明灯”的进度。

    李泰郁闷,这家伙腿脚怎地这般快?

    当下便集合了一队禁卫,也赶去后山。

    刚刚出了庄子,沿着光滑平整的水泥路走出去不远,便见到房俊正站在路边的一块大石头上,极目远眺。晋阳公主则被他背在背上,用一件厚厚的熊皮大氅将两人紧紧裹住,风雪不透。

    晋阳公主的小脑袋在房俊的肩膀上弹出来,粉嫩嫩的小脸蛋儿被北风吹得红彤彤的,正兴奋的大呼小叫。

    李泰好奇,凑过去一看,原来前方平缓的上坡上,几条庄子里养的细狗正撒了欢儿的追逐一直山兔子。细狗是很好的猎犬,度快、凶猛善咬,但转弯能力差,不太适用于山地水乡,此时在雪地里疯狂扑咬,激起一蓬蓬雪沫,看似战况激烈,却一时拿那只在山石灌木中跳跃穿梭的山兔子毫无办法。

    不过晋阳公主不在乎捉不捉得到,她就是看个热闹,眼见几条身高腿长的细狗撵着山兔子狂吠追逐,伏在房俊背上搂着他的脖子哈哈大笑,很是开心。

    不过那山兔子再是矫健,也抵不过细狗这种天生的猎犬,片刻之后,终于被其中一条细犬一个猛扑用爪子摁在地上。这种训练出来的猎犬轻易不会咬死猎物,将猎物折腾得精疲力竭之后制服,叼着兔子的脖子欢快的跑回来,在房俊面前得意洋洋的邀功请赏。

    房俊命人捉住山兔子,又从褡裢里摸出几块肉干丢给几条细狗,对晋阳公主说道:“今天又口福了,等晚上,微臣给殿下做一道拿手的名菜,兔肉一锅香!”

    想想前世在山西同学家里学会的这道菜,那口味,啧啧啧,想想都流口水!

    晋阳公主回头见到李泰跟了上来,便问房俊:“让青雀哥哥也吃,好不好?要不然青雀哥哥馋坏了,怪可怜的……”

    小丫头自然看得出房俊姐夫和青雀哥哥之间好像不是太愉快,她的本意是怕房俊不给青雀哥哥吃兔肉,那青雀哥哥多尴尬呀?所以她才将李泰说得这么可怜,想必房俊姐夫就不好意思不给青雀哥哥吃了……

    可惜她聪慧自然是极聪慧的,却仍未能明白大人对于一些事情的看法。

    她这么一说,李泰比吃不到兔肉更尴尬!

    房俊这个坏蛋岂能不落井下石?故意笑吟吟的看着李泰,说道:“既然公主殿下说情,那微臣自然是欣然从命。魏王殿下,可得好好感谢公主哦,否则你是吃不到兔子肉的……”

    李泰鼻子都差点气歪了!

    嚷嚷道:“你得意个什么劲儿?本王身为天潢贵胄,莫说是兔子肉,便是老虎肉、豹子肉,那也是想吃就吃,谁稀罕你这只破兔子?”

    晋阳公主用手指刮了刮脸颊,皱着小鼻子说道:“青雀哥哥撒谎,不害羞!你根本就没有吃过老虎肉,兕子没吃过,便是父皇也没吃过!”

    李泰大汗,妹妹啊,哥那是比喻好吧?

    便是身后跟着的一众禁卫,都被晋阳公主这句天真烂漫的话语逗得苦苦忍着笑。

    房俊看着李泰的一脸囧相,心情大好,双手揽住晋阳公主的两条小腿,说道:“殿下坐稳了,宝马要开始加咯!”

    晋阳公主赶紧死死的搂住房俊的脖子,房俊便撒开腿,沿着水泥铺就的山路一路狂奔。背上的晋阳公主兴奋的大叫“驾驾驾”,撒下一串银铃一般清脆悦耳的笑声,在骊山的寒风中回荡。

    李泰愣了回神,才嘟囔道:“这混蛋虽然可恶,但是对兕子,倒是真心喜爱……”

    心里对房俊的印象,改观不少。

    铁匠铺门前的空地上,此刻已然被各式各样的材料堆满,宽大的布匹,长长的木料,细细的棉槐,薄薄的铁片……不少工匠根据分工不同各管一摊,不畏寒冷干得热火朝天。

    房俊走到近处,驻足观看,点了点头。

    房家工匠由于深受房俊影响,相互之间时常会有交流,虽然未必能将自家压箱底的绝技传授出去,但是简单一些的技巧,却并不敝帚自珍,这就使得工匠们眼界大开,再不是以往的闭门造车,技术进步神。

    见到房俊到来,众人只是抬眼瞅了一下,打声招呼,便自顾自的依旧干活。等到晋阳公主从房俊的肩膀上探出头来,才把大家吓了一跳。

    唐朝时工匠是贱籍,饱受歧视,只是比奴隶强了那么一丁点,与皇家公主之间,那绝对三十三重天那么大的差距!

    工匠们都知道这位公主殿下是最受皇帝宠爱的,来到庄子里已然好几天,有不少工匠去见房俊的时候,也曾见过面。在自家二郎面前,做工的时候可以随意,但是在公主殿下面前不行啊!

    大家伙赶紧放下手里的活计,齐齐过来俯身施礼。

    “见过公主殿下。”

    “嗯,平身吧。”小公主伸出小手矜持的挥了挥,小脸儿上一片端庄,似模似样的……

    “谢殿下!”

    工匠们这才散去,各居其职。

    房俊暗暗好笑,到底是皇家公主,在自己面前娇憨痴缠,可是在外人面前,却气质俨然,高高在上。

    “姐夫,这就是在做你那盏孔明灯么?”

    随着房俊在材料堆里走来走去,晋阳公主大眼睛四下观察,好奇的问道。

    “怎地,殿下也觉得微臣是胡吹大气,这孔明灯根本不能带动人飞起来?”

    “才没有!”晋阳公主赶紧否认,双臂使劲儿紧了紧房俊的脖子,语气坚定道:“兕子知道姐夫一定不会骗我,姐夫说能带着兕子飞起来,那就一定能飞起来!”

    这话房俊爱听!

    能够得到小孩子的信任,也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更让人高兴。

    “殿下也就是年纪小,若是如你十七姐那么大,微臣带您玩更好玩的!一个热气球算什么?微臣做一架滑翔机,咱们就从那边九龙顶飞下去,御风而行,飞跃长安城!”

    这还真不是吹牛,滑翔机那玩意其实没什么技术含量,只要懂得一些空气动力学的原理,能够轻易获得上升的动力,飞跃长安城绝非虚言。

    “真哒?”晋阳公主大眼睛里全是小星星,满满的全是崇拜!

    这个姐夫不仅说话有趣,会讲故事,而且脑子里各种各样神奇的玩意儿简直令人叹为观止在小公主心目中,房俊简直就是天上的星宿化身,无所不能的神!

    太厉害了有木有……

    后面的炼铁炉即便是在寒冬腊月,也未曾停歇。

    烧得红红的炉膛,烟囱里冒出的黑烟,显示着这炉铁已然差不多将要炼好。

    李泰赶了过来。

    一众工匠自然免不了又是一通见礼,李泰随意的摆摆手,径自走到房俊身边,好奇的打量着四周:“这就是你房家的炼铁炉?看起来也不怎么样嘛,只是炉子高了一点,这形状似乎也有不同……”

    李泰有才,可不仅仅表现在读书一途之上。

    此人天资聪慧,领悟力极强,放在后世那就是妥妥的学霸级别,保送个清华北大的简直就跟玩儿一样,便是常青藤名校也抢着要……

    只是扫了一眼,便看出房家这些炼铁炉与寻常炼铁炉的差别来。

    房俊顿时警惕起来,警告道:“这可是涉及商业机密,你要是敢传扬出去,就算是亲王,某也得将官司打到陛下面前,饶你不得!”

    李泰却不以为意,反而扬起下巴,挑衅道:“便是闹到父皇面前,反正该说的都说出去了,你又能怎么样?”

    房俊为之气结。

    晋阳公主悄悄凑到房俊耳边,小声提醒道:“让青雀哥哥赔钱……”

    房俊哈哈大笑。

    李泰黑了脸,一脸无奈的看着吐吐舌尖将脑袋缩回去的小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