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四百九十五章 李泰之所见
    热气球说起来挺高端,但实际上原理很简单,热空气密度比冷空气低,所以将气囊内的空气加热便可以飞上天,李泰对这个没什么兴趣,他也懂得这个道理,但是他不认为会产生足以将一个人带上天那么大的力量。

    他对炼铁炉感兴趣……

    这个时代最好的工匠都被官府征召,官营手工业一直占据着古代手工业的主导地位,代表着生产技艺的最高水平。这些工匠集中在官府设立的作坊内,使用官府供给的原料,在工官的监督下,制作加工官府指定的产品。

    军器监、将作监,莫不如此。

    他们职业世袭,世代为官府劳作。

    但是李泰万万没想到,房家的炼铁炉居然如此先进……

    随着炉温渐渐升高,铁水在炉内融化翻滚燃烧,释放出大量的烟尘火焰冲天而起,将站在炉旁不远处呆若木鸡的李泰映得脸颊酡红,看着那在鼓风机的鼓吹下出呜呜响声的炼铁炉,差点把眼珠子都瞪出来!

    寻常的炼铁炉都是冒出漆黑漆黑的烟雾,若是无风的天气,方圆十几丈之内能呛死人,哪里如同眼前这般,便是冲出烟囱的烟尘都夹带着火焰,火星漫天飞舞!

    博闻广记的李泰明白,这是只有在炉温打到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才有可能出现的情景。

    而铁的质量,跟炉温的高低由着莫大的关系,不需说,这一炉铁炼出来,质量必定绝佳!放在别人家的铁厂,一辈子都不见得能炼得出这么一炉好铁!

    李泰左右看看,出去一些专业的铁匠盯着炼铁炉之外,基本没人对这么一炉即将出炉的优质铁料感兴趣,似乎在他们看来,这只不过是再寻常不过的一炉铁,早就看腻了,还比不得房俊的那个级孔明灯来得有趣……

    怎么会这样?

    难不成,房家炼铁炉已然可以每一炉铁都达到这个程度,否则工匠们怎能如此司空见惯平淡对待?

    这也太不可思议了!

    李泰愈好奇起来,围着炼铁炉转个不停,看看那式样新颖的鼓风机,看看埋在地下的炒铁炉,看看炼铁炉底部的槽沟……像个好奇宝宝一般,看看这个看看那个,还不时的揪住一个工匠问东问西。

    工匠知道他是一位亲王殿下,被他拽着衣服,吓得脸色煞白差点死掉,但是对于李泰的问题,却闭紧嘴巴,一个字都不说。被问得急了,只好哭丧着脸说:“王爷,您行行好,这个关系到咱们炼铁炉的最高机密,打死小的都不敢说!您要是非想知道,不如去问二郎吧,咱们这些东西,全都是二郎一个人鼓捣出来的,很多咱也不知道到底是个什么道理……”

    李泰无奈,也知道自己有些冒失。

    如同房家炼铁炉这般稀奇的方式,那必然是要严格保密的,否则旁人都学会了,房俊这个财迷如何赚钱?

    不过他也是个执拗的,不是不说吗?那行,本王也不问了,本王就只是看着,行不行?

    于是,李泰便叉手站到一边,盯着炼铁炉的每一个步骤。

    工匠们也不敢说什么。

    好歹是为亲王,搁在往常那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谁敢上去将他赶走?再说既然这位是二郎带来的,想必二郎也不怕他随意看看,既然二郎不撵人,那就由着他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咱们二郎设计出来的炼铁炉,是哪个人随便看看就能学会的?

    甭开玩笑了……

    工匠们就当魏王殿下不存在,穿上了好几层厚厚的葛麻衣服作防护,手持长柄铁钳,把高炉下部出铁口的活门捅开,橘红色的铁水欢快的冲破闸口,奔腾流出。这些完全融化的铁水混合着炉渣,铁重而渣轻,炉渣大都浮在面上,大块点的在沟槽上就被一块生铁做的挡板挡下来,工匠们拿着长铁棍子,把炉渣扒到一边。

    看着这一幕,李泰对房俊佩服到了极点。

    李泰没炼过铁,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知道炼铁的最大难题,就是炉温。炉温不够,便不能将铁矿完全融化,那么炼出来的铁料质量一般都不怎么样。

    但是提升炉温却是个级难题,古往今来,也没有那个大匠能想出一个完美的方法改进这一点。

    而眼前这座炼铁炉,随随便便一炉铁,便达到完全融化的程度,这得是多高的温度?看着眼前橘红色放射着耀眼光芒的铁水,李泰这心里仿佛被猫抓一般心痒难挠!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此时用于浇铸的沟槽已然打开,地上早就摆好了模子,除掉大块炉渣的铁水,从沟槽流进模中,铸成一个个生铁锭子。不一会儿,就在李泰的眼皮子底下,铸了两百个生铁锭子。

    李泰已然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他完全傻掉了!

    长孙无忌是他的舅舅,虽然关系一直不是太亲近,但前些年未参与到争储这件事情之前,隔三差五的还是回去舅舅府上玩耍,长孙家位于长安城西的铁厂他也去过。记得当时长孙家最大的那一座炼铁炉,一炉出铁上千斤,便将长孙无忌乐得咧嘴,那可都是钱!

    可这地下摆着的,就有将近一万多斤了吧?

    这还没完!

    炉子里的铁水并没有完全释放出来,显然还有用处。

    李泰聚精会神,看着工匠关上用于浇铸的沟槽,打开另一个通向炒铁炉的沟槽,那奇怪的炒铁炉窝在地平线之下,看不出是个什么样子,铁水便自己流进已然烧了小半个时辰的炒铁炉。

    工匠开动了搅炼设备,炉顶的大圆盘慢慢旋转,带动熟铁棍子在铁水里转圈搅动,铁水翻滚。李泰暗自点头,这种设备设计简单,却非常实用,显然比人力的作用强上百倍。

    刚刚从炼铁炉流进来的生铁水一经搅动,便生剧烈反应,铁水顿时开了锅,气泡咕嘟咕嘟的冒,把炉渣推到炉边堆积起来。炒铁炉中的铁水逐渐变得浓稠,由清汤到酱汁,最后聚成一个个呈熔融状的铁团儿。

    工匠们用长嘴钳子夹起一块铁团儿,放到砧板上拎起大锤敲打。因是冬天,河水早已冰冻,旁边一排高达厚重的水力锻锤全都歇菜,李泰隐隐约约记得在什么书上见过这种东西,却又想不起来。

    一个老工匠钳着一块熟铁,旁边两个膀大腰圆的徒弟抡圆了膀子,小孩儿头颅大的铁锤“咣咣咣”反复捶打,一阵阵火星子飞溅开来。那铁团渐渐冷却坚硬,铁锤砸得火星四溅,却留不下任何痕迹,这块铁又韧又硬,很显然是一块上等的好钢!

    老工匠笑道:“这块不错,钢口上佳。二郎那口横刀前些时日不是被程老公爷抢走了吗?回头,老朽亲自给二郎再打造一把!估摸着,这块钢的质量比那一批要好得多,这刀铸出来,应该更加锋利一些!”

    李泰走了过去,顾不得什么亲王仪表皇家威仪,哈下腰仔仔细细的瞅了瞅那块钢,心里赞叹,瞅瞅这成色,便是不可多得的好钢!

    魏王殿下直起腰,回头冲着房俊大喊:“这块精铁本王买了,回头打人送到王府去!”

    房俊正与柳老实商讨气囊的排气阀如何设计安装,闻言,便背着晋阳公主走了过来。小丫头似乎觉得房俊宽宽的后背暖暖的很舒服,居然赖在上面不下地……

    房俊不怕李泰偷学到炼铁的技术。

    不懂炼焦,不懂什么叫渗碳,不懂预热空气,不懂如何提升炉温,不懂如何调制恼火材料,不懂制作石墨坩埚……单单只是偷学了炼铁炉的样子,徒有其型而无其神,根本无法炼出同等质量的钢铁。

    这里边的学问,跨越了上千年的时光,大了去了!

    低头看了看王小二钳着的这块钢,问李泰:“怎么,殿下很喜欢这块钢?”

    李泰道:“确实不错,很少能见到钢口这么好的,若是以之打造宝刀宝剑,必然削铁如泥锋锐无比,乃不可多得的神兵利器!怎么样,开个价,本王买了”

    “呵呵”房俊不以为意的笑笑,随口说道:“这等品质的钢,我家库房里都快堆不下了,殿下喜欢,拿去就是,说什么钱不钱的,多俗?”

    这玩意我家不稀罕,您要是觉得是宝贝,白送您了,不要钱……

    李泰一口气憋在胸口,差点没喘上来。本王看上眼的东西,不惜代价想要买回来,搁你这儿却像颗野菜一般,随手就扔了……

    房俊这个混蛋,已经达到了打脸的最高境界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