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零一章 白虎冲煞
    何为天道?

    春气而百草生,正得秋而万宝成,此乃天道。

    星移斗转,日月更替,此乃天道。

    生老病死兴旺死绝,此乃天道……

    总而言之,世界最本源的规律,既是天道。

    天道幽且远,鬼神茫昧然。

    天道至圣,却虚无缥缈,无可捉摸。世人便观测天上星宿,通过其运转规律来推算世间节气,人间祸福,帝国气运,此即天道!

    “陛下当可知道,星宿运转天象更替,虽然总有其玄奥难测之规律,然则所涉及的数字实在太过巨大,运算起来过于繁杂,人力有时而穷,并不能尽善尽美的运算出结果。”

    李淳风说起自己的领域,双眼灼灼亮,提高声调道:“但是微臣自得到一种新式的算学符号和计算法则之后,潜心钻研,现其运算方式非常简单,书写起来亦十分简略,最是适合大数值的计算!”

    没有任何一个帝王,会漠视天道的更替变化,给自己的帝王伟业带来的所谓警示和变化。帝王认为自己不仅主宰着人世苍生,更领袖着九天星辰,从星宿的变化,便可预知自己的吉凶福祸。

    李二陛下离座而起,想要问李淳风到底是何等精妙的算学方式,能将千古以来的天象运算难题简而化之,心中忽地一动,问道:“爱卿所说,难不成是房俊那厮的那一部数学?”

    “陛下明鉴,正是那部数学!”

    李淳风颇为激动:“房俊此子,的确是不世出的天才,惊才绝艳,百年难得一遇!据微臣所知,房俊的这套数字,是其从一个大食行商那里学来,因书写简便,便被其花费重金学来。非但如此,房俊更在其加减乘除的基本算法之外,衍生创造出开平方、开立方、三角函数等等运算规则!微臣可以预言,这一部数学,必将成为震古烁今的算学圣典,千世万世之后,后人仍将奉为圭臬,开创算学千古未有之盛世!”

    看着这位激动得有些癫狂的太史令,李二陛下有些懵……

    有这么夸张?

    那本数学他也读过,诚然,其中很多运算法则的确令人眼前一亮,可若是说能达到震古烁今的程度,令万世之后仍旧奉为圭臬,这就有点离谱了吧?

    其实,最令李二陛下不能接受的,是房俊这个棒槌冷不丁的就成了一代算学大家,千秋万世无数算学之士崇拜追捧的一代宗师……

    娘咧!

    那么一个家伙也能成为与孔颖达、颜师古等圣贤齐名的大儒?

    这颠覆性实在太强烈,李二陛下一时有些转不过弯。

    没道理啊……

    说完这个,李淳风面色一整,严肃的说道:“陛下,微臣最近夜观天象,现一些不好的情况。”

    李二陛下还未从房俊带来的震撼中脱离出来,闻言心里一突,连忙问道:“到底如何?”

    莫怪李二陛下太过迷信。

    天上的星辰运转,那是亿万年前便已注定的规律,只跟天体本身的质量有关,即便因为天体内部的突变疑惑是来自于外界的强大外力生一些改变,又跟地球上的人类气运有个锤子关系?

    可古人的知识达不到这种清晰的观测天体运行的程度,面对浩渺无垠的宇宙和茫然莫测的命运,便潜意识的将二者联系在一起,希冀与上天会对莫测的命运的给出一些提示。

    人们实在无法接受命运无常这个词汇,更愿意相信命由天定……

    “微臣观天象,紫薇暗淡,妖星璀璨,有白虎冲煞之厄!”

    李二陛下大吃一惊:“当真?”

    作为皇帝,耳濡目染之下,对于一些普通的天象还是有一些了解的。

    紫微星号称斗数之主。

    紫微斗数中的主星之一,五行属土,古往今来,都把紫微星当成“帝星“,所以命宫主星是紫微的人就是帝王之相。

    如果把天比作一个漏斗,那紫微星则是这个漏斗的顶尖。

    在李二陛下看来,那就是他的本命星!

    李淳风面色凝重:“白虎临身日,临身必有灾!天象中白虎凝聚于紫薇之侧,这种天象又叫做马扫煞,结印阵在紫嵇阵,位置在北斗浮星,化气为忌。忌者妒恨之意,也既是非之制造者。紫嵇阵之属性极阴狠、冷漠、不善与人沟通,若有所纷争,不先求沟通之道,反而暗生挟怨报复之心,令人防不胜防。是以,请陛下当心,谨防有小人作祟!”

    这是委婉的说法,其意便是当心有人造反!

    李二陛下倒吸了一口冷气!

    对于李淳风,李二陛下无比信任其能力。相比于袁天罡的相人之术,李淳风的观天之术明显更得帝王信重。

    脸色不免阴沉下来。

    夜幕已深,寝宫内一灯如豆,显得有些昏暗。

    李二陛下端坐在软塌之上,一动不动,心情有些莫名的低沉……

    李君羡在门外通报一声,闻听到一声淡淡的“嗯”声,便悄然迈步走进来。

    “太子那边,最近可有异动?”

    “回陛下,东宫一些如常。自魏王殿下遇刺之后,东宫访客便日益减少,最近,唯有侯君集、汉王殿下、以及驸马都尉杜荷前去拜会,各自未曾停留太长时间,只是稍坐片刻,便告辞离去。除此之外,不曾有他人前去拜会。哦,倒是房俊时常会送一些温室产出的时鲜果蔬,不过都是府中管事前去,房俊自己并未露面……”

    “房俊?”

    李二陛下有些意外,但是想了想,觉得又在情理之中。

    大抵是继承了房玄龄的政治智慧,对于朝中的争储之事,房俊从来都不参合,顶多劝谏一两句,却也是对事不对人,并未显示出对于哪一位皇子的看重与偏向。

    最妙的地方在于,他既不过分亲近与某一位皇子,也不刻意的疏远,总是能在其中找到一个平衡,令人无从揣度他的本意。

    年纪不大,心思却是不少。

    这也是令李二陛下很满意的地方,既然身为臣子,该管的事情要管,不该管的事情,那就离得远远的。皇位是皇帝的,皇帝想要交给谁,可以咨询大臣的意见,但是大臣绝对不能替皇帝下决定。

    这是底线……

    “陛下,既然李太史测算出天象异常,那陛下自应注意身边人事,小意提防,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是以,微臣建议,应当取消去骊山观看孔明灯之事……”

    作为皇帝的禁卫头子,李君羡自然知道李淳风的那番话。

    在他看来,皇帝贸然出城前往骊山,本就是不太稳妥的决定,现在李淳风又推测出天象示警,那就更不能以身犯险。

    昏暗的灯光中,李二陛下英伟的脸容明暗交替,神情充满着一种无法言喻的淡定与伤感。

    “朕若不去,岂不是让很多人失望?”

    “可是陛下,此行实在是太过凶险,万一……”李君羡极力劝谏,他搞不懂皇帝脑子里打着什么主意,明知山有虎却偏向虎山行,这到底是几个意思?

    李二陛下打断李君羡的话语,自信的一笑:“朕从千军万马尸山血海里杀出来,得了这江山,成为执掌天下的帝王,朕最不怕的,就是那些刀光剑影狠烈厮杀!”

    说到此处,却又幽幽一叹:“可朕最害怕的,却是那些站在朕身边,却随时都想着给朕来一下的那些自己人……可是朕若不给他们机会,他们又怎么敢下手?他们不下手,朕又怎知道这些人里,到底有几个是朕的肱股,有几个是朕的手足,有几个,是朕的骨肉……”

    李君羡听到这里,头根都差点炸起来!

    陛下这语气,难不成还有皇子牵连在内?

    或许,十几年前的玄武门之变,又会再一次上演?

    李君羡艰难的咽了口口水,冷汗涔涔而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