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零三章 合伙人
    “二郎这一手玩得确实漂亮,本王亦不得不击节赞叹,甘拜下风啊!呵呵……”

    江夏郡王李道宗捋着颌下美髯,笑呵呵的赞叹道。

    在他看来,房俊原本是陷入了一个巨大的麻烦,据他所知,热气球试验的当天,最少不会低于上万人前往骊山观看,这给皇帝的护卫工作带来极大的麻烦。

    这么多人,难免会有心怀叵测者隐匿其中。

    只要得到机会,说不得就能搞出一点惊天动地的大事件出来……

    可房俊这么轻飘飘的一招“卖票”,立即将这种风险降低到最小,只要人群混乱不起来,那就没有几个人敢于明目张胆的去行那等大逆不道之事。

    顺带着又赚了一笔钱财……

    先前听闻房俊组织大批人手搭建什么观礼台,李道宗还曾幸灾乐祸,虽然那时便已看出房家借此控制前来观看的人群数量,却着实未想到这神来一笔,不仅控制了人数规模,更限制了人群的质量,那些市井地痞直之流被高昂的票价挡住,还赚取了大笔钱财,搭建观礼台的费用,十倍百倍的赚回来。

    此人当真是经商的天才!

    酷爱黄白之物的江夏郡王,对房俊是越看越喜欢,颇有一些志同道合引为知己的意味。

    “王爷谬赞了,在下也是迫不得已。”

    房俊谦虚一句,他今天约了李道宗来着醉仙楼,可不是为了显摆这点小手段。从随身带着的一个锦匣中取出一个金佛,放在二人面前的案几上。

    这金佛通体金紫,造型古朴,明显带着天竺风格。

    “此物乃是小侄从一位天竺客商手中得来,据说乃是来自于菩提伽耶的摩珂菩提寺。听闻王爷素来对佛陀颇有研究,便借花献佛,送给王爷赏玩。”

    李道宗暗道,这小子真上道!

    送礼也能送得这么清新脱俗,本王对佛陀有个屁的研究,本王只对金银财宝有研究……

    不过此时佛教盛行,李道宗对于佛教圣地的菩提伽耶也素有耳闻,而那座佛陀成佛得道的摩珂菩提寺,更是如雷贯耳。此金佛虽然不大可能真的是摩珂菩提寺流传出来的圣物,但是看其造型,亦知非是凡物。

    这小子,有心了!

    李道宗也不客气,将金佛拿在手中把玩,随口问道:“所谓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二郎可是有什么难事求助于本王?事先说好,若是本王力所能及,自然绝无二话,可若是出本王能力之外,那本王可就爱莫能助了!”

    房俊气得心里大骂,那你还迫不及待的将金佛抓在手里?怕是无论咱的事儿办不办的成,这金佛都不打算退回来了吧……

    对这老家伙的无耻算是有了领教,房俊说道:“您这话说的见外了不是?非得有求于您,才能孝敬您点好东西?咱可没那么现实!不过话说回来,小侄有难处,王爷您也不能看着是不是?”

    李道宗将目光从金佛上收回来,投注道房俊灿烂的笑脸上,点点头,说道:“很好!无耻得颇有本王当年的风范!本王越来越喜欢你小子了,若非陛下下手在先,说不得本王也得把你招进家门,给你一个郡马当当……”

    郡马?

    那不就是您女婿么……

    房俊大汗,苦笑道:“王爷,您可别消遣小侄了。”

    您那闺女是文成公主啊,虽然没去嫁给松赞干布,可也是妥妥一历史名人,咱消受不起。话说,咱这身边现在有了威武霸气的武则天妹妹,还有婚外恋的代表人物高阳公主,若是再来一个文成公主妹妹……

    房俊再是自信,也知道这些个牛得不行的女人凑一堆,自己绝对hold不住……

    这日子还咋过?

    李道宗却是笑笑,作势欲走:“若是当真无事,那本王可走了啊,前些日子新纳了一房小妾,最近正是食髓知味的时候……”

    房俊瀑布汗……

    这位还真是为老不尊啊!

    “也没什么大事,就是想跟王爷做笔买卖。”房俊也不藏着掖着了,他还真怕这老混蛋收了礼拍拍屁股就走,啥事儿也不办。

    “呦呵?还有这等好事?说来听听。”闻言,李道宗来兴趣了。

    满长安城谁不知道房二有“财神”之名?

    这可不是市井之中无聊之人捧出来的,人家这是实打实的闯出来的名号,金字招牌!

    李道宗最爱财,闻听房俊要与他做买卖,岂有不感兴趣的道理?

    房俊看门见山道:“小侄想要建一座造船厂,不知王爷可有兴趣入股?”

    “造船厂?”李道宗微愣。

    他倒是明白房俊建造船厂为何要找到自己头上。

    当初李唐为了平定盘踞江南的萧铣,任命李道宗为江南大总管,统率天下水军。从其封爵之“江夏郡王”便可看出此人在水军之中的地位。

    江夏,北依长江,自汉朝建武元年,因建立水军需要,在白沙洲建立船坞,造船业兴起之时,便历来是中原水军的咽喉要冲。

    而今水军之中,多为江夏郡王李道宗之旧部。

    李道宗疑惑道:“你若是想建一只水军出海打下一片疆土称王称霸,本王倒是可以助你一臂之力。可你仅仅是建一座船厂,何须本王出头?”

    他李道宗身为皇室宗亲,又颇多功勋战功累累,地位不是一般的高,想要请他入股,那代价自然是少不了的。只是建一座船厂,随便去工部网罗几个专业人才便是了,何须付出诺大的代价来邀请他李道宗?

    房俊对这位王爷大大咧咧的言辞算是彻底折服,还称王称霸,这话也是能随便说的

    “小侄想要建造的船厂,与以往不同。先,船厂的规模要大,大到可以同时修建十条巨船!其次,船厂很先进,将建造这世上从未有过的一种新式船舶。”

    “说来听听?”房俊既然说是新式船舶,李道宗自然很感兴趣,这小子脑瓜子不是一般的好使,他琢磨出来的东西,堪称巧夺天工!

    房俊想了想:“怎么说呢?度,日行百里,载重,起码在两千料以上!”

    “嘶……”

    李道宗倒吸了一口凉气:“小子,不是为了糊弄本王加入,在这儿吹牛吧?”

    “料”是古代船舶的重量单位,相当于如今的排水量,唐朝的两千料,就是一百二十万斤!

    额滴个娘咧!

    那得多大的船?

    若是当真能造出如此大的船,那还真就得有他李道宗不可。

    造船,先得有木料,这可不是什么木料都行的!

    建造海船,对于木料的要求更加苛刻!

    凡造船所需木料,杉木、松木、柏木、柚木、榆木、赤木、樟木、楠木、楸木、梓木、槠木、桧木等,就没有一种是在滨海地区生长的,很多甚至要到蜀中的深山老林里砍伐,然后顺着江水一路向下,直接“放排”到江南的船厂!

    而李道宗所掌握的水军,正是遍及大江上下,对于木料的砍伐、购买、运输,极为便利。

    若是没有这些水军帮衬,单单是木料就能让你的船厂停摆!

    这么大的船,这么多的木料,这么大的投资,如果想要加入进去,那就得有无比的魄力才行。

    赔本的风险是在太大!

    不过李道宗毕竟不是一般人,只是在心里权衡一番,便表态道:“原则上,本王答应了,不过具体的份子,尚需仔细深谈为好!”

    房俊大喜,只要有了李道宗的支持,这个级船厂就算是成了一半!

    他将要建造的海船,需要的木料以及船工将是天文数字,没有水军的支持,起码多奋斗二十年!

    二人正欲深谈,门外忽然传来脚步声。

    那醉仙楼的老鸨轻轻推开房门,先是含笑看了房俊一眼,然后欲言又止的对李道宗说道:“王爷,姑娘们现了一桩挺奇怪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