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零四章 长孙府的家奴
    房俊是明白人,知道人家这是有私话要说,便要起身告退。

    李道宗伸手拦住他,对那老鸨说道:“二郎不是外人,有何事但说无妨,勿需避讳。”

    只是一个态度,便让房俊不得不感叹李道宗为人处世的圆滑之处。简简单单一句“不是外人”,便轻易得到房俊的好感,因为人家是李道宗啊,能得到李道宗的认可,寻常人怎能不为之欣喜?

    而一个老鸨,能有什么机密的事情禀告李道宗?

    惠而不费,一个小手段,便能见识到李道宗的老练。

    那老鸨犹豫了一下,轻声将原委道来……

    却是醉仙楼里有一名当红的清倌人,名唤翠奴。人生得娇俏秀丽不说,兼且天生媚骨,我见犹怜,琴棋书画更是样样精通,那一笔王友军的曹娥碑写出来,纤劲清丽,有魏晋风韵,古雅纯质,不失右军笔意,端的是一名才女。

    如此才华横溢又姿色绝伦,自然最求者犹如过江之鲫,其中便有一位长孙府的管事。

    这管事出手阔绰,兼且确实有几分才学,为人也颇为雅致,甚得翠奴姑娘好感,时常手谈几局,吟诗作赋,相处极为得趣。这位长孙府的管事大抵是被翠奴的姿色才学所迷住,不止一次表示想要为翠奴姑娘赎身。

    翠奴姑娘却只是笑而不语。

    但凡翠奴这样的清倌人,别看身入贱籍,却偏生最是心高气傲,最看不起那等贱籍之人。哪怕将来为奴为婢甚至嫁给一个农夫平民洗尽铅华,也绝不愿意嫁给一个家仆。

    哪怕是长孙家的家仆也不行……

    只是翠奴从事的这个行当便是迎来送往笑脸待客,对于那长孙家的管事即为拒绝,亦未应允,只是那么应付着。

    今日一大早,那长孙家的管事再次来寻翠奴姑娘,声称已然得了一笔钱财,愿意为翠奴赎身,从此远走高飞。

    李道宗皱眉问道:“这翠奴的赎身钱,要价几何?”

    老鸨答道:“翠奴尚未至梳拢的年岁,京中的公子哥儿趋之若鹜,哪个不是一掷千金?是以并未打算让其赎身,自然就没有赎身钱。不过,也不是没有权贵之家看上这等出色的清倌人的先例,但赎身钱都是一笔巨资,没有个三五百贯,可不敢张嘴。”

    说到这里,房俊也感到好奇了:“区区一个长孙家的家仆,能拿出这么多钱为一个清倌人赎身?那说明这人可不仅仅只有这些钱,这清倌人弄回家去,甭管是娶为正妻疑惑纳为妾室,总不能让人家下地务农吧?这养起来,又得是一笔庞大的开销,这长孙家还真有意思,一个家仆也敢觊觎如此当红的清倌人?”

    “此人怕是来路有些不正,不过那也是人家长孙家的家事,吾等外人,何须理会?你只需按照正常情况处理便是,若能赎身,便令其交上钱财,将人领走;若不合规矩,也勿需理会什么长孙家不长孙家,难道本王还怕了他长孙无忌不成?”

    李道宗也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即便此人贪墨了长孙家的钱财,与他何干?犯不着替长孙老狐狸清理门户,他倒是乐得看热闹呢!

    老鸨闻言,却有些犹豫,并未退开,欲言又止的样子。

    李道宗有些不悦:“还有何事?”

    老鸨看了房俊一眼,一咬牙,低声说道:“那长孙家的管事,言语之间却颇多古怪。他先是说奉了自家少主的命令,办了一件天大干系的大事,又说这辈子都得远走高飞,再也不敢回长安了……”

    房俊心里一动。

    长孙家的少主,那不就是长孙冲?

    那个小白脸,能安排自家的家仆去做什么天大干系的事情?

    对于长孙家来说,既然牵扯到天大干系,那就是捅着天了……

    捅着天?!

    房俊陡然一震,不可思议的看向李道宗。

    李道宗也一脸惊诧的往来,二人不约而同的目光交汇!

    “不会吧?”

    二人异口同声说出这句话,便明白对方与自己的想法一致。

    最近生的大事,唯有魏王李泰被刺一案……

    可是长孙冲会派人前去刺杀李泰么?

    就算李泰死掉了,对他有什么好处?

    没动机啊!

    房俊揉了揉脸,耍无赖道:“啊……时辰不早,小侄有些困顿,这便告辞了,回家搂小妾睡觉……”

    他虽然与长孙冲不合,乐得看长孙冲倒霉,但是此事涉及到天家,明智一点还是远离为妙。凡事一旦牵扯到天家皇族,那便变了意味,搞不好就得把自己折腾进去,此乃智者所不为也……

    他想抽身而退,李道宗却不让他如愿。

    “臭小子,见到麻烦就跑,你也太不仗义了吧?”

    “王爷诶!您是参天的大树,小侄就是一颗随风倒的小草,跟您有的比么?再是狂风骤雨,您自然屹立不倒,可是一阵小小的妖风,小侄这脑袋就得搬家,所以,您看这……”

    看眼房俊耍赖,李道宗瞪眼道:“此事已然已经被本王知晓,自然不能坐视,否则异日但凡有只言片语传到陛下耳中,陛下会怎么想?说不得,陛下会以为本王乐得看他的笑话……”

    这只是一种可能,但李道宗不能拿全家性命去赌这个可能是否会生。

    房俊无语,原来您是怕我出卖您……

    这事儿就算是他签字画押下保证,也难以消除李道宗的怀疑,所以李道宗才不让他走。

    谁都得对自己、对自己的家族负责,倒也不算李道宗缺德……

    李道宗看房俊吓得鹌鹑一般,不由失笑道:“不过你也不必如此害怕,正如你所说,有本王挡在前头,谁敢把你如何?躲是躲不掉的,不如随本王一起见见这位长孙家的管事吧。”

    房俊还能说什么?

    只得乖乖的跟在李道宗身后,打定主意不管待会儿听到什么,都烂在肚子里……

    左卫大营。

    军帐内,一盏蜡烛火苗闪烁,散着橘红色的光晕,同是也散出袅袅的青烟。

    现在市面上多得是质量上乘无烟的蜡烛,侯君集倒不是嫌贵,他只是不愿意买那房家作坊出品的东西,凭什么给房俊那棒槌送钱?

    所以,他宁愿被烟熏着……

    侯君集用一块鹿皮将横刀擦拭得雪亮,横过刀身,在烛光下瞄了一眼刀脊的反光,看了看薄如蝉翼的刀刃。这柄横刀已然伴随他多年,却依旧光洁如镜,刀刃连个缺口都没有,显然已有多年未曾饮血,横刀的主人也已多年未曾亲临战阵,冲锋杀敌。

    李元昌坐在一边,瞄了侯君集一眼,眼里全是鄙视。

    文武全才的汉王殿下,看不起市井出身的侯君集是很正常的,与风花雪月的汉王殿下相比,侯君集难免市井气息太重,粗鄙不堪,一把刀子又什么好看的?

    就你那破刀,与房家铁匠铺出品的百炼横刀相比,垃圾都不如……

    不过值此关键时刻,万万不能得罪这个狠人。

    想到这里,李元昌问道:“侯将军这边,可曾安排妥当?”

    侯将军哼了一声,傲然道:“整个左卫大营,都是某的人,只要某一声令下,赴汤蹈火在所不辞,绝对不会有一人后退半步!倒是长孙驸马那边,本帅很是担忧。那神机营才是房俊一手创建,部署之中颇多房俊的故旧下属,况且有多是各家勋贵的子弟,是否能跟随长孙驸马冲锋陷阵一往无前?”

    前些时日,长孙冲与房俊起了冲突,结果是房俊在神机营几百人的队伍之中,探囊取物一般讲长孙冲擒下,神机营的将士便那么看着,任凭自己的主将被人家好生羞辱。

    此事早已成为长安城的笑柄,对于长孙冲带兵的能力,侯君集怎能不表示怀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