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一十一章 崩塌的重生
    和尚不忿道:“可他打了我们这许多人,怎低也要羁押起来吧?万一他畏罪潜逃怎么办?”

    衙役胸脯一挺,掷地有声道:“此事是我处理,若是房二爷逃了,拿我问罪便是!”

    和尚一脸愤怒,却也无可奈何。

    这官官相护,乃是天下定例,一个和尚能有什么法子?

    房俊冲那衙役点点头:“谢了!敢问如何称呼?”

    人家如此周全,还不就是为了一段香火人情?自己也非不近人情之人,甭管三教九流还是虾兵蟹将,难保有一天用到人家的时候,结个善缘,未尝不可。

    一句“谢了”,惠而不费,算是承了这位衙役的人情。

    否则去县衙里蹲一宿,那滋味也不好受……

    那衙役喜形于色,连忙说道:“小的名叫吴大维,族中排行第九,因此坊间都称小的吴九……”

    吴大维……这名字挺耳熟。

    “如此,某便告辞了!”房俊点点头,转身上马,同席君买扬长而去,看都未看马车里的高阳公主。

    高阳公主大怒,狠狠的一跺脚,喝到:“回宫!”

    臭房俊,死房俊,黑面神!

    真当本宫稀罕你么?还给本宫甩脸子!

    你等着,回去便在父皇面前参你一本,要你好看!

    马车转个弯,沿着来路返回。

    高阳公主透过掀起从车帘,正巧见到依旧站在树下的辩机。那张以往觉得颇为俊俏的脸,此时透着无尽的失魂落魄,令高阳公主心底涌起一股浓浓的厌恶。

    都怪这个臭和尚,若非是你拦着本宫,如何能惹得房俊那厮误会?

    高阳公主也不是好相与的,小脾气作,敲了敲马车的车厢,外头便有侍卫凑过来,问道:“殿下有何吩咐?”

    高阳公主抿着嘴儿:“那个叫辩机的和尚,看着就讨厌……”

    “属下明白!”

    外头的侍卫闻言,心领神会,招呼了一名同伴,调转马头返回西明寺门前。

    辩机失魂落魄了好一会儿,才颤颤巍巍的站直了身体,看着面前这一地哀嚎翻滚口中污言秽语不绝的和尚,心里没来由的一阵厌烦。

    这就是所谓的出家人?

    人家房俊还真就没骂错,这等败类,简直败坏了佛门的清誉。长此以往,世人眼中的佛门净地,的确要变成污秽遍地的腌臜之所,使人避之唯恐不及,还谈什么一心求佛、得正大道?

    心里正心潮起伏间,忽闻耳畔马蹄声响。

    辩机愕然回头,便见到两名骑士策马而来,到了自己面前,也不说话,提起手里的马鞭,劈头盖脸就抽下来。

    辩机只是见到眼前两道鞭子的残影,脸上便火辣辣一阵剧痛,不由得惨叫着捂住了脸。两名骑士却不管不顾,只是一味的狠狠抽鞭子,片刻之间,辩机便被抽的哀嚎不绝,遍地翻滚。

    两名骑士骑在马上,很是抽了辩机一顿,这才冷言说道:“吾家殿下转告与你,既是世外之人,便应当修心养性,大街上拦住女者纠缠不休,败坏女者名节,岂是高僧所为?这一顿鞭子算是小小的教训,若是再有下次,尔自当小心大好头颅!”

    言罢,一夹马腹,转身离去。

    嚣张到极点!

    尚留在现场的衙役们目瞪口呆,便是那满地的和尚也都停止了惨叫。

    大家总算明白了,原来今日的一切,居然都是这个辩机招惹公主殿下惹出来的!

    “呸!”吴九厌恶的啐了一口:“还当你们是什么大德高僧的,原来不过是一群人面兽心的腌臜之徒!还特么有脸在这儿叫屈?跟你们说吧,这官司,打到天子面前,你们也赢不了!听我一句劝,乖乖的回去好好的念几本佛经,问问佛祖,怎生当一个和尚!”

    一地重伤的武僧面面相觑,尽皆无言。

    他们只是见到辩机被房俊打了,是以才同仇敌忾,却始终也未问及此事究竟由何而起。他们都并非什么清心寡欲的高僧不假,暗地里干了不少龌蹉事也是真,可是好歹都是出家人,基本的底线和颜面还是要的,如此被人赤果果的打脸,情何以堪?

    为那武僧长叹一声,挣扎着在地上爬起,冲吴九合十道:“是贫僧莽撞了,未明情由,便袒护与自己人。此事就此作罢,烦请大人告知房施主,鄙寺绝对不会追究,并且诚挚道歉。阿弥陀佛……”

    言罢,与爬起来的武僧,相互搀扶着回了寺内。

    却无一人再看辩机一眼……

    辩机呆呆立在那里,脸色阵青阵白,浑然忘记一身鞭痕累累,直至一阵夹带着雪花的冷风吹过,这才激灵灵打个寒颤,露出一抹惨然的微笑。

    他抬起头,看着灰蒙蒙的天空,心中一片空寂。

    什么佛,什么爱,什么恨,什么羞辱,什么修行……

    这一刻,全都寂然一空。

    辩机深深吸口气,就那么脚步踉跄的步入寒风苦雪之中,一身僧衣被寒风吹佛得鼓荡褴褛,瘦弱的身形显得愈孤寂,就这么一路走出长安……

    若干年后,一个孤行僧在岭南的穷山恶水之间,用自己慈悲的胸怀和高深的医术,拯救了无数的贫苦山民。人们为他树碑立传,交口传颂,而这位相貌俊朗的僧人,却只是淡然处之,一人一钵,一竹篓一竹杖,行踪无定,艰苦修行……

    高阳公主回了皇宫,并没有直接回寝宫,而是气咻咻的直奔神龙殿。到了才知道,皇帝并未在此,而是去了杨妃的寝宫。

    高阳公主又转个弯,来到杨妃的寝宫。

    杨妃前些时日偶然风寒,很是在病榻上缠绵数日,今日才算是下得地来。李二陛下虽然後宮里佳丽无数,但是对这位前朝的公主,还算情深义重,特地过来探视。

    皇帝坐在锦榻之上,悠然的拈起白玉托盘中一颗鲜红的樱桃,放进嘴里品尝,片刻吐出果核,说道:“这樱桃虽然看似与夏日里的并无二至,但总归是逆天之物,未得春夏之地气,吃起来难免酸妃病体初愈,这等食物还是少吃为妙,免得肠胃不适。”

    杨妃打横坐在下,闻言温婉一笑:“这东西都是房俊送来的,人家凭着一分孝心,臣妾又怎能寒了人家的心思?”

    甭看年近四旬,但杨妃保养得宜,兼且出身前隋皇族,气质华贵仪态贤淑,看上去非但未显老,反而多了几分岁月雕琢出来的雍容与娴静,宛如那陈年的佳酿,历久弥香。

    李二陛下看着佳人新剥蛋壳一般白嫩的脸颊,温婉的眉眼神情,心里颇为意动。便伸手拉住杨妃柔软的玉手,笑道:“那小子倒算是有眼色,变着法的哄你开心,难道是知晓某心疼你,便想来个曲线救国?”

    杨妃俏脸微红,反手捂着皇帝的大手,嗔道:“陛下怎能这般看人?别人臣妾不敢说,但是房俊却绝对没有这般心思。自打恪儿出京,他便隔三差五的送来孝敬,他看重的是这份情,绝非对臣妾有所图谋。再者说了,陛下英明神武,那小子便是有什么歪心思,又岂会打到臣妾这边来?陛下可是从来不许後宮干政的。”

    世人皆知,李二陛下对于後宮的掌控极其严厉,除了过世的长孙皇后偶尔会对朝政有所谏言之外,其余的嫔妃严令不许议论朝政,更别说参与其中了。

    李二陛下笑道:“还说没有被那小子收买?你这一会儿,可是净给那小子说好话了……”

    杨妃笑道:“陛下心中自有计较,臣妾说什么,又有什么关系?”

    李二陛下很享受这等夫妻之间的小情趣,斗斗嘴也能觉得心神愉悦,便捏了捏杨妃的纤手:“时辰不早了,某今日便留在此处,咱们早些安歇吧。”

    杨妃闻言,心中喜悦,温柔的点头道:“那臣妾侍候陛下沐浴。”

    正在此时,殿外忽然传来一声娇呼。

    “父皇,赶紧下道圣旨,将那个黑面神一刀砍了!简直气死我了……”

    李二陛下与杨妃愣住,面面相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