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一十五章 初战告捷(下)
    这时候炉内的温度还不高,柳老实便在一众徒子徒孙紧张的注视中,跳进了吊篮,用力拉起跟铁炉装配在一起的一个特制的往复式风箱。

    一股股夹带着氧气的空气涌入炉内,黑烟渐渐减少,代之而起的是一股飞溅的火星。

    等到火星也渐渐减少,肉眼可见的一股股炙热的气流,被风箱鼓动着冲铁炉的烟囱窜出去,不断的填充到上方圆滚滚的球体内。

    王小二大吼一声:“关闸!”

    吊篮内的柳老实闻言,一手拉着风箱,另一手拽动了身边的绳索,热气球顶端的排气阀关闭,球体内的热气流无处宣泄,将原本有些瘪的球体鼓起来。

    一刻钟之后,在所有人目瞪口呆的注视下,那球体轻轻晃动着,缓缓向上浮动,连带着绷直了连着吊篮的绳索,再是晃了几下,便带着吊篮以及吊篮内的柳老实,缓缓升起……

    顿时,惊叫声此起彼伏,响成一片!

    十几个工匠围着渐渐升起,越飞越高的热气球跳着叫着,不少人都热泪盈眶,为自己亲手打造了这么一件可以将人飞上天的“神器”的骄傲自豪!

    房俊笑吟吟的看着这一切。

    他知道,房家的这些工匠在一而再再而三的接受到诸多不可思议的事物之后,将会极大的开拓他们的想象力、领悟力和接受力,不夸张的说,他们就将是大唐第一批科学家!

    由于只是一次试飞,无论球体的承重限度和铁炉被填充的煤炭都是临时计算,不敢飞得太高。因此,在热气球飞起大约十丈左右高度之后,柳老实按照原定计划,停止了拉动风箱,然后打开刚刚关闭的排气阀,热空气流走,冷空气填充,浮力下降,热气球便晃晃悠悠稳稳定定的一点点降落,平稳的落在地上。

    工匠们欢呼着围了上去。

    吊篮内的柳老实老脸兴奋的通红,他大抵是第一个飞上天的人!这份成就,怎能不使人兴奋?

    然后柳老实在众人注视下,抬起一条腿迈出吊篮,然后在脚接触地面的那一刻,突然一软,一个倒栽葱就从吊篮里栽到吊篮外。嗯,脸先着地……

    不过柳老实本就不是以颜值取胜的人,他那张老脸,比寒冬腊月的地面还硬……

    身边出一阵善意的哄笑,柳家的几个儿子却吓坏了,七手八脚的跑过去将老爹扶起来。

    房俊背着手,悠然的走过去,脸上的笑容在工匠们看来,都是那么高深莫深宛如神邸!

    这是一个神一样的男人!

    他只是随便的说说,便创造出这千古未有之神器,能让人像鸟儿一般在天空滞留、翱翔!

    房俊很满意众人的崇拜,不过要装自然就要装到底,咳了一声,幽幽说道:“大唐贞观十三年腊月十二,骊山之上房家铁匠铺,木匠柳老实乘坐人类第一艘热气球飞上天空,开创千古未有之先河……这段话,史书里可以有!”

    “嗷嗷嗷”

    一众工匠欢声沸腾!

    柳老实整个人已经哆嗦成一团,脸上早已老泪纵横。

    对于他这等匠人来说,人这一辈子,图个啥?不外乎老婆孩子热炕头,能凭着手艺,给一家人挣一顿饱饭!

    青史留名?

    那是传说中的事情,想都不敢想!

    可是现在,这唯有那些高高在上的王侯将相们才能做到的事情,咱柳老实也要实现了?

    柳老实“噗通”一声跪在房俊面前,激动得不能自已!

    就是眼前这位二郎,带给他们工匠足够的尊重,传授给他们唯有仙界才能有的炼铁之法、玻璃之法、飞天之法……他带着自己去了太极宫,带着自己飞到天上,还有带着自己青史留名……

    此恩此德,何以为报?

    柳老实擦了一把眼泪,将几个儿子全都拽到身边,统统摁着跪下,沉声喝到:“你们都给老子记着,我柳氏一门,世世代代甘为二郎驱策,为奴为仆,永世不得心生异志!有违此誓,天诛地灭,断子绝孙!”

    柳氏兄弟早就对房俊服的不能再服,再者说,这个誓言出来,那就等于成为二郎的私属、家臣,好处可是多了去了!怎么可能有异议?

    当下,几兄弟便紧跟着老爹,一边磕头一边大呼道:“我柳氏一门,世世代代甘为二郎驱策,为奴为仆,永世不得心生异志!有违此誓,天诛地灭,断子绝孙!”

    他们家爷几个这么一搞,旁边的人眼珠子都红了!

    自己咋就没想到这一层呢?

    他们这些蝼蚁一般的人物,便如同阳光下渺小的灰尘一般,在这个煌煌盛世里根本没有立足之地!本来就是落籍在房家的匠户贱民,能有一个安身立命的地方,有一口饱饭吃,本就是房家的仁义!难道在将来他们还能摆脱房家而自立么?

    房家兴旺昌盛,他们这些匠户自然水涨船高,生活无忧。

    房家若是遭受打击沉沦不起,难道他们还能忘恩负义,自谋生路?

    这一辈子,下一辈子,祖祖辈辈,都已经跟房家牵扯在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既然如此,何不干脆的成为二郎的家臣仆役,将这层关系维系得更深一些?

    当即,王小二带头,所有匠人都齐刷刷的跪地,大呼道:“吾等世代代甘为二郎驱策,为奴为仆,永世不得心生异志!有违此誓,天诛地灭,断子绝孙!”

    一时间,铁匠铺前的空地上密密麻麻的跪满了匠人。

    房俊有些错愕……

    他自然知道这是隋唐时期世家豪门的一种形式,但凡被家主收为家臣仆役,便代表着生生世世为奴为仆,永不背离。

    这不是说说的。

    形式完成之后,他们的户籍会被县衙更改,变成家主的私产,说句不好听的,就是私人财产,与货物无异。家主掌握着这些奴仆的生杀大权,便是官府都无权过问。

    而且在这个道德约束的社会里,一旦签订完成这种仪式,便代表着不可更改。若是有人背叛了家主,那么将会遭到整个社会的唾弃和鄙视,天下虽大,将再无容身之地。即便是家主的仇人,亦不会去招揽这等背主求荣的败类!

    房俊自然不会拒绝这些匠户的请求,再者说来,这亦是这帮匠户最明智的选择。在这个时代,再也不有人如同房俊这般重视匠户,将匠户的地位提升到与平民相等的待遇。

    便在此时,一旁面面相觑的侍卫们,相互看了几眼,也跟着一同跪下:“吾等愿意为二郎驱策,世世代代,永不反悔!”

    领头的一个,正是席君买!

    房俊顿时激动了!

    一旦这些匠户和这些侍卫都成为自己的家臣仆役,那自己将拥有一个堪称豪华的班底!

    这些匠户的手艺自然无需赘言,而这些侍卫,莫不是百里挑一、跟随自己远征西域的精锐!放眼整个大唐,这要是一股雄厚的势力,既有强的科技研能力,又有强悍的战斗力,便是那些亲王皇族,也得羡慕得流口水!

    很快,整个庄子都震动起来!

    闻听后山生的一切,庄子里留守的男女老幼奔走相告,喜笑颜开!

    之前大家虽然也是房家的仆役庄客,但是性质却完全不同。

    现在,他们才算是真真正正成为房俊的仆人,在奉献出自己的忠诚甚至生命的同时,也将得到家主最大程度的保护和庇佑!

    而那些未曾得到机会的人家,则满是羡慕和哀怨。

    不是谁都能得到这个机会的!

    庄子里所有人都行动起来,在演武场上,一坛一坛的美酒从酒窖里搬出来,然后排开泥封,全部倾注于一口硕大的水缸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