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一十七章 谋逆(一)
    第五百一十七章 谋逆一

    将至年关,却迎来了入冬以来难得的好天气。

    只是冬日萧索,原先那些飞舞鸣叫的虫蝶,全然消失了。没有了鸟鸣虫叫,没有了人生喧闹,四处山野一片荒寂。凋零的树木,只剩下瘦硬的树枝戳向空,彰显着倔强。地面草木干枯,荒草落落,被积雪覆盖,一切的生机与华丽,都已黯然退场。前些时日下的雪还未融化,整座骊山粉装玉砌、披银裹素,庄子里雪白的房屋与地面之间,还立着孩子们堆的雪人,树还挂着毛茸茸的雪条儿及蓬松松的雪球儿。红梅傲雪,青松挺拔,屹立在白茫茫的世界之间。

    阳光照着积雪,积雪映着阳光,天地之间,浑然一体。

    站在山巅,白雪覆盖山脊,看云雾在自己脚下流动,颇有一种将欲乘风归去的飘然。

    刚刚到了辰时,通往骊山的各条道路渐渐的人流穿梭,热闹起来。

    一匹匹健马、一辆辆马车,渐渐汇聚成流,向着山顶前行。

    “哎呦,这不是湖州周老弟吗?您也有兴致,去凑凑热闹?”

    一辆马车里坐着一个脸圆肚肥的老者,正撩开车帘想想看看还有多远的路程,冷不丁一队骑士打马车旁跑过去,老者看清了马背的人,便出声喊道。

    马骑士闻言,稍稍减缓了马速,回头一瞧,便笑道:“呵呵,原来是藍田縣的王掌柜,幸会幸会!这房二郎大张旗鼓的搞事情卖票,小弟倒真是好的紧,这不昨日处理了年前最后一批货,趁着这空挡来瞧瞧,明日便返回湖州老家过年。”

    此次房俊所售票价早已超过一半老百姓的承受范围,购票者大多是来自各地的富豪商贾。一来这些人经济能力强,二来也在于房俊在商贾之的超凡影响力,但凡在这关做买卖的,哪个能不在房家湾码头转一下货物?这第三,自然也是抱着运气好能得见天颜的心思。

    商人互通有无,即便是跨行跨界,也有不少相互认识。

    马骑士周老弟瞅了瞅坐在马车里的王掌柜,笑道:“这骊山虽然道路平坦,但总是山路,您这一路行来可要遭罪了,还不如小弟这般骑着马,顺路欣赏一番骊山的雪景,速度还快不少。”

    王掌柜苦笑道:“你当我不想?可岁月不饶人啊,年纪大了,加咱这体型,又怎能骑得了快马?正巧遇到老弟,不如来老夫这车,喝喝茶聊聊天,顺便聊一聊一下您这湖笔。”

    周老弟闻言,当即大喜:“固所愿也,不敢请耳!”

    当即利落的跳下马背,钻进王掌柜的马车之,而他的随从则继续骑着马,跟在马车后头,缓缓向山顶前进。

    自打先秦一来,宣笔便是人墨客的喜爱,可是最近两年,随着湖州的湖笔借由房家四通八达的商路进入关,渐渐受到长安人的追捧,销路一涨再涨。

    周老弟不曾想心血来潮的一趟骊山之行,居然也能为家族开拓一个渠道,真真是意外之喜了,要知道这位王掌柜可是关有名的豪商,家跟皇族也能扯得几分关系,商铺遍及关各县。

    沿途行来,周老弟亦曾见到不少寻常百姓,拉家带口的,喜气洋洋好似赶庙会一般得山来,便问道:“王掌柜,据小弟所知,这次房二郎的票价可是不低,想来便是防止山的百姓太多造成混乱,怎地仍有这许多人?”

    王掌柜在车厢里挪动一下肥硕如山的身躯,调换一个舒服的姿势,自车壁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一个装茶叶的木罐。从用茶匙挑出一些,放到一个紫砂的小茶壶里,然后将旁边一个炭炉的小水壶拎起来,往茶壶里注入开水。

    顷刻之间,一股淡淡的茶香便在车厢内氤氲开来。

    周老弟伸着鼻子嗅了嗅,赞道:“品的龙井,老哥好雅致。”

    王掌柜等着茶叶舒展开来,替周老弟分茶,略微有些得意道:“老夫岳家那边跟房二郎庄子里的管事有些亲戚,这可是好不容易才淘换来的一点,也是老弟你,平素老夫都不舍得喝。这品的龙井茶,且不说它有多贵,单单这产量让人头疼,太少!”

    现如今的市面,龙井作为贡茶,早成为第一等的茶叶。人们竞相追捧,渐渐的已然将以往那种煮茶的方式抛弃,追逐其这等清茶的引用之法。

    周老弟笑道:“老哥若是喜欢,小弟倒是有些门道能弄来一点。待到年后从老家回来,给老哥捎几两。”

    周家是湖州豪商,与杭州仅仅一尺之遥,两地的商贾往来密切。这龙井茶虽然金贵,但是当地人总有法子从房家手里淘换出来一点。再者说,随着龙井茶水涨船高,杭州附近栽植茶树成风,什么大佛龙井、钱塘龙井、越州龙井等等雨后春笋一般冒出头来,大抵是气候地质的原因,品质还都不差,只是难以对房家的龙井茶造成威胁。

    王掌柜大喜道:“那可托老弟的福了?说实话,老哥我活了大半辈子,现如今剩下茶叶这么一个爱好!”

    言谈之间,一个刻意结交,一个着意拉拢,自然迅速亲近起来。

    王掌柜回复周老弟先前的问题:“老夫也不知是怎么回事,最近市井之间流传,说是房二郎那超级孔明灯不仅能将人带着飞起来,甚至能直九霄,与天界的仙人接触,这不越来越多的人都来了,哪怕没有票可以近看,但房二郎也不可能封锁整座山,大家远观还不行?”

    周老弟叹气道:“村夫愚昧,即便房二郎的孔明灯当真能带着人飞起来,亦不过是如同飞鸟一般,又与仙人有何关系?真是莫名其妙。”

    王掌柜笑笑,百姓无知,还不时传什么信什么?

    从撩开的车帘向外望去,不知何时,成群结队的百姓喜气洋洋的相携着山,人流如蚁,沿途一片喧闹。

    王掌柜是见过世面的,皱着眉毛看着,心里突突的跳了几下,总觉得有几分不踏实。

    莫要搞出什么事情吧?

    房俊脸色阴沉。

    他千算万算,亦没有算到尽管自己搞出了卖票这一手,仍旧没能将寻常百姓挡在骊山之下。

    现如今各条山的道路皆人满为患,百姓们拖家带口,赶往骊山等着看看“飞九霄与神仙为伍”的那一幕。

    不出意外,届时骊山顶至少将要汇聚超过两万人!

    稍稍一点意外发生,都将酿成不受控制的局面。

    可是在他面前坐着的侯君集与长孙冲却浑不在意……

    房俊想了想,不得不说道:“二位身负陛下安全之责,此刻山的民众越来越多,万一发生不测,可如何是好?”

    侯君集一脸不屑的摆摆手:“年轻人,是沉不住气!不过是一些愚夫愚妇想来凑个热闹而已,有何大不了的?老夫的左卫大营已然来了大半,另外还有程咬金的左武卫和长孙驸马的神机营,再加陛下贴身的百骑,这么多护卫,不会出乱子的!”

    长孙冲一直阴沉着脸,理都不理房俊……

    倒是魏王李泰大大咧咧道:“房二你是胆小,几个老百姓而已,即便发生什么骚乱,呵斥一番吓得服服帖帖,又何足虑?休要杞人忧天自寻烦恼,赶紧的将你那热气球准备妥当才是真格,到时候你要是飞不起来,本王可赔惨了!”

    房俊心里一阵恼怒,忿忿的瞪着李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