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二十章 谋逆(四)
    房俊看着秀美却略显苍白的俏脸,轻声道:“殿下须保重身体才是,看上去似乎又瘦了呢。”

    长乐公主心里一跳,有些恼怒的瞪了房俊一眼。

    这句话明显有些越君臣之别,即便是作为妹夫,也过于轻薄了,素来端正贤淑的长乐公主如何不恼?

    可她的这一记“怒视”,却毫无杀伤力。非但如此,这个动作在房俊看来,却更像是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谪落凡尘,为她清丽出尘的婉约秀美平添了一丝鲜活与生动,愈显得楚楚动人……

    长乐公主瞪了这个口无遮拦的家伙一眼,却现这厮反倒愣愣的盯着自己出神,不由得吓了一跳,心虚的用眼角的余光瞅瞅四周。见到没有人关注自己这边,这才稍稍松了口气,心里却是更加羞恼,俏脸犹如笼罩一层寒霜,再也不理房俊,径自离去。

    这个登徒子……

    原本,长乐公主就对房俊的观感没有好到哪里去。房俊与长孙冲之间的龌蹉,长乐公主自然是站在长孙冲一边的,哪怕现在搬出长孙府到了道观里居住,可毕竟是长孙冲的妻子,天然的站在长孙冲的立场。

    若非是因为那一篇爱莲说实在让长乐公主欢喜到骨子里,怕是房俊早早就被公主殿下视为仇敌了……

    可是那仅有的一点好感,也因为房俊的无礼而消失殆尽。

    生平最是持正守礼温婉端庄的长乐公主,怎能容得房俊如此轻薄?

    一阵香风拂过,佳人远去。

    房俊心里微微有些遗憾,却马上收拾心神,直奔山顶中央的热气球而去。

    他必须跟在李二陛下身边,倒不是为了安全,而是必须将自己置身事外,否则将会是无穷无尽的麻烦。至于李二陛下的安全问题,那是不需要怀疑的,即便历史会因为他的到来而生一些轻微的变化,他却还没有膨胀到以为可以影响到李二陛下生死的地步……

    既然历史上的李二陛下不是这个时候死的,那自然不会有出意料之外的事情生。

    他先要安排好工匠。

    王小二和柳老实站在场地之中,望着四面八方越来越多的百姓商贾人流如潮,都有些手脚麻呼吸不畅。

    娘咧!咱都快赶上猴子了,这么多人围观?

    房俊走过来,说道:“待会某将到陛下身边相陪,这边便交于尔等,按照以往试验的步骤来,便可万无一失。”

    原本这场闹剧的目的是源于晋阳公主的一个要求,可是现在展到这个境地,李二陛下自然不会允许晋阳公主出现在场中,对于他的心肝宝贝小公主,必须是陪在身边才能安心。

    那就只剩下一个秀了,完成它就好。

    柳老实咽了口唾沫,紧张道:“不成啊,二郎!您瞅瞅这人山人海的,老汉这腿都是软乎乎的,待会儿要是搞砸了,可怎生是好?”

    房俊无语的瞪了他一眼,训斥道:“你管他多少人?这玩意咱们试验了好几次,一次都没出过差错,有什么好紧张的?”

    训完了柳老实,回头一瞅,可不仅仅是柳老实,每一个工匠都紧张得浑身颤,双目呆滞!一群久居人下走到哪里都是贱籍奴婢的工匠,陡然面对这么多人的围观,甚至还有皇帝陛下在看着,不紧张才见了鬼!

    房俊也无奈了,只得挥挥手,破罐子破摔道:“爱咋咋地吧!反正就算飞不起来,咱也不退票!”

    转身利索的走掉!

    留下一帮工匠大眼瞪小眼……

    房俊心情不好,担忧得厉害,那里还有心思去管热气球飞不飞得起来?

    看着四面八方笑逐颜开过节一般的人群,这心里越乱糟糟的……

    刚刚走到主观礼台下,便见到高阳公主和长乐公主从台上下来,被一个顶盔掼甲的武将拦着,高阳公主似乎还在呵斥什么,长乐公主则玉容清冷,面无表情。

    房俊走近一些,才现那武将不是旁人,却正是长孙冲。

    只听长孙冲说道:“丽质,此地人多烦杂,你素来喜欢清静,不如先行下山吧,反正这什么孔明灯也没什么好看的。”

    长乐公主一声不吭,仿佛大献殷勤的长孙冲不存在。

    高阳公主则竖起柳眉叱道:“用你来献殷勤、假好心?你要是真对姐姐好,便不应当对她脾气,害得她不得不去终南山的道观里住!以前还真没看出来,长孙冲你也就是个伪君子!”

    高阳公主口齿伶俐,小嘴儿噼里啪啦将长孙冲劈头盖脸就是一顿数落,丝毫不给他留面子。

    本来就因为房俊的缘故对长孙冲心存不满,现在再加上长孙冲跟长乐公主之间的冷战状态,对长孙冲就更没有好看法了!

    长孙冲忍着怒气,冷冷道:“你一个小丫头,晓得什么?休要胡说八道!”

    也是奇了怪了,向来对自己的相貌和气度深有自信的长孙冲,却是从小就不招高阳公主待见!

    高阳公主岂能怵他?当即就待反唇相讥,却被身边的长乐公主轻轻拉了一下衣袖,微微摇头。

    她不愿与长孙冲有任何冲突,更何况是如此大庭广众之下。

    高阳公主也知道若是再闹下去,怕是影响甚坏,气呼呼的瞪了长孙冲一眼,反手握着姐姐的手,对身后护卫的百骑旅率叱道:“傻愣愣的干什么?还不赶紧在前面开路,若是有那等不长眼的混蛋前来阻拦,就打折他的腿!”

    那旅率奉命护送两位殿下前往庄子里歇息,被长孙冲拦着也有些恼火,不过毕竟是长乐公主的驸马,他也不好多说什么,这时被高阳公主训斥,觉得真真是无妄之灾,便冷着脸对长孙冲说道:“长孙驸马,末将奉命护送殿下,还请让开道路!”

    长孙冲被高阳公主气得不轻,不过既然长乐公主已经要离开这山顶前往庄子里,还是稍稍松了口气。但随即想到那庄子乃是房俊的住处,心里有陡然冒出一股邪火。

    坊间谣传那些污言秽语也就罢了,可你为何偏偏还要去房俊那厮的庄子?

    长孙冲面容阴冷,心里暗暗狠,绝不让房俊活过今天!

    不过今日有大事在身,生死成败关系重大,便忍着心中怒气,让在一边,任由一行人在自己面前经过。

    手中握紧了横刀的刀柄,然后看了看自己身边的亲近心腹,再仰望了一番天色,轻声道:“随某去左武卫那边。”

    房俊正巧与高阳公主一行走了个碰头,心中有些奇怪,怎地这就走了?

    走个对面的长乐公主淡淡的看了房俊一眼,并未说话。高阳公主倒是站住脚步,说道:“兕子在你庄子里吧?”

    “是。”房俊不知她为何这么问。

    李二陛下不让兕子在众人面前露面,命一队禁卫看守左右,留在庄子里。

    “姐姐身子有些不适,我陪她去庄子里稍作歇息,然后再跟父皇一同回宫。”高阳公主说道。

    心里虽然恼火房俊给她脸子,却也知道那件事说起来还是她的错处,房俊若是全无反应,那才更是令人恼火。

    房俊点点头:“微臣命刘仁轨在庄子里坐镇,殿下若是有何需求,自可去找他。”

    言罢,便微微鞠躬施礼,转身离开。

    他现在对这丫头很是有些失望,便是说话也有些不耐烦,懒得虚与委蛇。

    高阳公主见到房俊径自走了,顿时气得柳眉倒竖,银牙暗咬,恨恨骂道:“没一个好东西!”

    长乐公主拽着她的手,将她拉走,免得这丫头任性,跟房俊再起冲突。

    终究是要成亲的,越是这般针锋相对,成亲之后就越是尴尬,反目成仇都有可能。自己已然这般凄惨落寞,她不希望自己的妹子也重蹈自己的覆辙。

    皇家的公主本就因为各种各样的关系难以幸福,她不想再多一个……

    姐妹两人携手并肩刚刚走下山顶,便听到身后一阵潮水便的吵杂。

    想来,应是那孔明灯开始试飞了吧……

    高阳公主不由得噘嘴埋怨道:“姐姐你早不难过,晚不难过,偏偏这时候身体难过,错过好戏啦!”

    长乐公主只是淡淡一笑,对妹妹的埋怨并不在意,轻声道:“若是真的能飞起来,成亲之后让他在非给你看好咯,何必急于一时?”

    闻言,高阳公主却是叹气道:“姐姐你都不知道,我把他惹恼了呢,这人就是倔驴,怕是不会顺着我的……”

    长乐公主倒是不知西明寺外邂逅辩机之事,微微有些错愕,不过却也没有多问,她天生就是清冷的性子,好奇之类的女子天性,不是没有,但一直隐藏得很好。

    其实,何止是这些女人的小性子她不会使出来,便是更多的心思,她也只能藏在心底,无人倾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