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二十二章 谋逆(六)
    左武卫负责西侧看台的安全守卫。

    程咬金顶盔掼甲,大大咧咧的坐在临时搭建的营帐内,烤着火,嘴里不停的咒骂。

    “房二这个小王八蛋,就没有一刻消停的时候!眼瞅着都过年了,还偏要搞出这么一个大事情,害得老子在这挨冻喝风!若是老子有这个个不省心的东西,老早就掐死算球,省得闹心!”

    这寒冬腊月的,挨冻倒还在其次,关键这小子搞出这么一出,实在是太麻烦了!这么多人聚在山顶,稍有不慎,就得出大事!作为负责治安的两个主将之一,怎能没有怨念?

    安全无事没什么功劳,出一点意外就要被陛下责罚!

    一旁优哉游哉的李元昌倒是笑呵呵的,握着茶杯说道:“卢国公勿需烦躁,不过都是一群泥腿子和商贾罢了,给他们十个胆子,也不敢惹出什么事端。”

    程咬金撇撇嘴,斜了李元昌一眼,问道:“王爷不去陛下身边观看那孔明灯是否能飞起来,跑到末将这边,怕是有些不妥吧?”

    最讨厌你这种人,自己讨人厌还自我感觉良好……

    老子特么也是泥腿子出身,你特娘的这不是当面骂人么?

    按着程咬金的脾气,没有当场作已然算是给了李元昌面子,只不过心里不爽,就开始逐客了。

    李元昌浑似没听懂,惬意的伸个懒腰,说道:“谁耐烦去哪观礼台上坐着?依我看,那房俊就是扯淡,孔明灯能飞谁都知道,可带这个人飞?呵呵……”

    他倒是想去李二陛下身边,找个机会一刀捅死他!

    可人家李二陛下也不是傻子,就算自己去了,也是被“百骑”挡在外围,根本没可能近身,遑论刺杀的机会了。

    再者说了,自己谋划这件事,可不是想要玩什么求仁得仁,刺杀李二陛下那么危险的事情,他才不干!况且就算得手,怎知道侯君集和长孙冲会不会事后将他抛出来当替罪羊,以安天下?

    还是在这里的好,除掉眼前这程咬金,左武卫必然乱成一团,群龙无,那侯君集的左卫便能掌控局面,大功告成不在话下……

    两人正说着话,营帐的布帘给掀开,侯君集走了进来。

    程咬金微微一愣,站起身拱拱手,奇道:“侯将军怎地来了此处?”

    今次陛下御驾来到这骊山,负责安全护卫的便是他程咬金和侯君集。此时正是关键时刻,这侯君集不守着他的左卫军卒,跑到咱这儿来干嘛?

    程咬金面像粗豪,行事豪放,但这心思却很是细腻,心里微微就是一突……

    侯君集一脸轻松,颇有些无奈的说道:“某那边的二郎笨手笨脚,搭建个临时的营帐也弄得四处漏风,某实在是冻得受不住,到老哥这边来坐坐,去去寒气。”

    整个山顶,除去几座观礼台之外,便只有两位负责安全守卫的将军搭建了两座临时营帐,便于处理突的军务。

    程咬金便笑道:“这不好吧?陛下令你我二人守卫在此,那就不能出现一丝疏漏,侯将军擅离职守,这个……怕是陛下会怪罪啊!”

    侯将军脸上泛起一丝苦涩,苦笑道:“别人害怕陛下责罚,某还有什么怕的?说心里话,这些年打生打死的,早就有些厌烦了。陛下若是责罚,大不了就告老回乡,享受天伦之乐,也不错!”

    说着,自顾自的走到程咬金一侧的椅子上,便要落座。

    程咬金心里藏着警惕,总觉得侯君集的举止有些不合情理,便不着痕迹的向旁边挪了一步,尚未说话,营帐门口的布帘再一次被人撩开,一个亲信冲进来,惊慌失措的叫道:“国公爷,大事不好!看台上生骚乱,有人拿着刀子,见人便砍,都乱成一团了!”

    “什么?!”

    程咬金眼珠子瞪得好似铜铃一般,赶紧走向门口:“某去看看!少弊掉草地,活腻歪了?”

    言罢,就向门口走去。

    李元昌站起身,脚步移动,跟在程咬金身边:“本王随国公去看看。”

    程咬金也没在意,嘴里说道:“王爷且坐着便好,没甚大事……”

    话说了一半,突然觉得肋下一凉,紧接着一股剧痛传来,已然被李元昌用一柄匕刺进了肋下。

    程咬金厮杀多年早已养成了对危险的反应,匕刚刚刺进身体,电光石火之间身子猛然一拧,向旁边迈出去一步,反手拔出腰侧的横刀,睚呲欲裂,吼道:“乱臣贼子!”

    就待一刀劈下去。

    身后猛地传来刀刃破空的鸣响,程咬金暗叫不好,顾不得劈砍李元昌,身子一矮,就地一个赖驴打滚,向前冲去。

    后背火辣辣一阵剧痛!

    侯君集没料到程咬金反应居然如此迅捷,不仅及时避开没有被李元昌的匕伤及脏腑,更能躲开自己偷袭的一刀,只是伤了后背!不过此时断然不能任由程咬金活着,否则左武卫在他带领下,将成为最大的变数!

    当即沉着脸一个箭步冲过去,当头就是一刀冲着尚躺在地上未站起来的程咬金劈去,大叫道:“二郎们,杀!”

    与此同时,留在账外的侯君集带来的心腹,收到命令悍然出手,瞬间就将茫然无措的左武卫兵卒砍翻了十几个。

    左武卫的兵卒都有些懵,侯君集的亲兵这是要干啥?

    直到看见自家将军血葫芦一般从军帐内连滚带爬的跑出来,而侯君集和李元昌在后边追杀,这才恍然大悟,一拥而上,接连被侯君集砍翻了好几个,才堪堪将程咬金救下。

    程咬金被李元昌匕刺伤了肋下,虽然未伤及脏腑,可也是疼痛难当,更被侯君集一刀砍在后背,气都差点没喘上来!此时浑身鲜血,更被四周乱成一团的商贾百姓惊得倒吸一口凉气。

    只见四面看台之上,皆有人手持利刃疯狂追逐这百姓商贾肆意砍杀,惹得百姓哭嚎一片亡命奔逃,更加剧了混乱。

    程咬金大叫道:“侯君集李元昌谋逆造反,给老子当场擒杀!”

    早在来骊山之前,程咬金便得了李二陛下的提示,要当心有人作乱。可他万万也没想到,作乱的居然是侯君集和李元昌!

    这两人一个是皇室宗亲,一个是当朝国公,怎地居然玩起谋逆这一套来?

    吃错药了么!

    程咬金一阵后怕,幸好刚刚自己反应快,若是被这两人斩杀当场,左武卫群龙无必然乱做一盘散沙,这山顶之上可就都是侯君集的左卫控制,那皇帝当真就要落到这两个乱臣贼子手中,凶多吉少!

    肋下的伤口血流如注,程咬金也顾不得了,咬着牙指挥着左武卫的兵卒围攻侯君集和李元昌,却冷不防又有一队左卫的兵卒从后面掩杀而来,将左武卫冲散。

    侯君集见到程咬金即便浑身是血也勇不可当,便大叫道:“程咬金阴谋造反,陛下有旨,格杀勿论!”

    手下兵卒闻言,潮水一般向程咬金涌来,全都红着眼珠子,悍不畏死的起冲锋!

    能诛杀这个乱臣贼子,赏赐将会无比丰厚!

    这些兵卒只知道听从主将的命令,侯君集说程咬金造反,那就肯定是!

    程咬金暴跳如雷:“嫩麻痹!侯君集你个王八蛋这是将左卫大营都带来了吗?老子今日非宰了你不可!”

    不由得程咬金不怒气冲天,身周的左卫兵卒越聚越多,将左武卫死死压制,还在源源不断的赶来!很明显,侯君集这是早有预谋,此次带上山的兵力完全过应急所需的兵力!

    程咬金一身是血,手里的横刀上下翻飞,连续劈翻了几个左卫兵卒,却被越来越多的敌人围住,亲兵只得死死护着程咬金,杀出一条血路突围。

    程咬金眼见身边的亲兵被一个一个砍翻在地,气得大叫道:“侯君集,你个狗娘养的乱臣贼子,老子早就瞅你不是好鸟!你等着,老子非得将你全家斩尽杀绝,让你断子绝孙!”

    他蛮力作,想要去找侯君集拼命,却被身边的亲兵死死拉着,一个亲兵哭着道:“国公爷,不能过去!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咱们赶紧杀出去,去寻陛下方式正途!”

    程咬金也不是有勇无谋以为逞强之辈,只不过眼见身边的亲兵被一个一个斩杀,急怒攻心想要找侯君集拼命,这时被提醒,立即明白此刻不是玩命的时候,必须得先找到陛下啊!

    咬着牙便率领亲兵杀透重围,向李二陛下所在主观礼台方向靠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