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二十三章 谋逆(七)
    李二陛下眼瞅着骚乱从西侧观礼台开始,潮水一般向四面八方蔓延,很快便席卷了整个山顶。这山顶有三营禁军,五六千卖票前来的商贾名流,以及数以万计的平民百姓,很快便如同煮沸的开水一般,彻底乱了套。

    虽然猜测到有可能会有人趁着这个机会行那等大逆不道之举,但是叛乱生在眼前的时候,李二陛下仍旧忍不住怒火中烧。

    自古以来,狡兔死、走狗烹都是永恒的真理,所有开国帝王在登基坐稳天下之后,都会第一时间对那些跟随自己打天下的老兄弟举起屠刀,杀个干干净净。他李世民虽然不是开国皇帝,但是手底下这些人却是跟着他南征北战东征西讨,消灭了各路反王才助李家得了这锦绣江山,具是开国之功臣。

    可他李世民却从未因为猜忌,谋害过一个功臣的性命!

    官照当,兵照带!

    千古以来,有哪一位帝王能有他李世民这般广阔的胸襟?

    然而,换来的却是这等背叛!

    可是未等李二陛下有所反应,一声惊天动地的震响,便震塌了他脚下的观礼台,震得李二陛下灰头土脸,胆战心惊!

    这是火药?!

    从残破的木料废墟中爬出来的李二陛下惊魂未定,这火药乃是最最机密之物,普天之下,唯有明此物的房俊以及神机营的提督长孙冲能够掌握。

    是房俊?

    还是长孙冲?

    李二陛下不愿意轻易去下判断,他深信无论,谋逆之人是谁,稍后都会浮出水面,他只是暗自庆幸,没将火药埋在他屁股底下,把他炸上天……

    当然,也没人敢如此!

    一旦他李世民驾崩,整个帝国将会立即陷入到四分五裂的状态,无论是世家门阀、亦或是岭南的蛮夷、塞外的胡人,都将为了争取最大的利益而将天下拖入战争的深渊。

    李二陛下相信,谋逆的起者,绝对不会愿意看到这一幕,一个残破的帝国,不是他们想要的!

    李君羡率领“百骑”精锐死死的护在李二陛下身边,一路掀开凌乱的木料,向下山的路口冲去。

    只是整个山顶混乱不堪,乱糟糟不分敌我,“百骑”无奈,只得横刀开路,但凡接近者,不分身份一律斩杀!

    然而只是走出观礼台范围,越来越多的兵卒便手持兵刃,将“百骑”死死围住,悍不畏死的冲杀上来!

    李君羡打起一百二十分精神,紧紧跟在李二陛下左右,不敢有一丝疏忽大意,冷汗早就浸透了铠甲内的衣衫!

    “陛下,是左卫的兵卒!”李君羡双目圆瞪,恨恨道。

    李二陛下虽然身处乱军之中,却气定神闲,宛如游走在御花园中一般毫无惊慌失措,只是满头满脸的灰尘显得有些狼狈。

    “侯君集!”李二陛下咬牙切齿,若是侯君集在自己面前,恨不得一口咬断他的脖子!

    朕将你从微末之中一手扶持而起,官封开国公,执掌兵权爱护有加,即便是在西域纵兵劫掠视军法国法如无物,也只是关你几天小惩大诫,便因此而心怀怨恨想要造朕的反

    简直忘恩负义,禽兽不如!

    侯君集自己是不可能造反的,他只是一个外臣,名不正言不顺,不可能自立为帝。

    现在可不是隋末天下大乱,有兵就是草头王的时候了……

    是哪一个皇子,亦或是皇室宗亲跟他勾结在一起?

    房俊堪堪将部曲亲兵集合到一处,便陷入混乱的民众当中。

    不远处一队队兵卒手持横刀分散开来,见人就砍逢人便杀,完全不管是平民百姓还是商贾名流,状若疯魔。

    这是在蓄意制造混乱。

    房俊急的一头大汗,寻了个木墩子垫在脚下,站上去游目四顾。

    席君买吓了一跳,赶紧阻止道:“侯爷当心!”

    这兵荒马乱的,这般冒出头来,岂不是成了靶子?

    房俊不以为意,一面寻找着李二陛下的方向,一面道:“放心,没事!”

    眼下虽然是危机四伏,却也是救驾立功的大好时机!

    只可惜他话音未落,耳中倏地传来一声弓弦震响,吓得他赶紧一低头,一只羽箭便贴着他头皮射过去,吓得他出了一身冷汗。

    不站在高处,现不到李二陛下的行踪。

    席君买提醒道:“陛下定然会往下山的方向杀去,不若我们也向那边冲?”

    房俊心念电转。

    看看那些肆意屠杀平民的兵卒便知道,此次负责山顶守卫的左卫、左武卫、神机营,必然有至少一营参与了叛乱。侯君集、程咬金、长孙冲,这三人哪一个会动叛乱呢?

    换成旁人,必然一头雾水难辨形势。

    可房俊却知道,若是这三人当中有一人叛乱,那就必定是侯君集无疑!毕竟历史上便是这家伙联合李承乾想要造李二陛下的反,却未等举事,便被李二陛下一网打尽,身死族灭。

    房俊一咬牙,道:“往左卫那边冲杀,此次叛乱必有那侯君集参与其中,斩杀侯君集,便是大功一件!”

    席君买早就对侯君集的冷漠残酷心存怨恨,其余部曲也知道现在虽然危机重重,但正是捞取功勋的大好时机,闻言士气一震,护着房俊便向左卫把守的山口杀去。

    这些部曲大多随着房俊前往西域,参与了对阵突厥铁骑的战斗,无论心志亦或能力,都不是寻常兵卒可以比拟的,一路冲杀,居然无人可当!

    等到压力一轻,眼前透亮,居然莫名其妙的杀透重围,冲到了山口!

    房俊却没有一丝一毫的庆幸。

    那么多叛军几乎没有人死力跟自己纠缠,大多是一触即走,说明所有叛军都有了主攻的方向,收到的任务必然是全力围攻皇帝,没人搭理他房俊!

    若是李二陛下当真有何不测,可怎生是好?

    房俊倒不是害怕天下大乱,不到万不得已,无论动这场叛乱的是谁,都不会轻易害了李二陛下性命,没人愿意要一个动荡不安的天下!

    他怕的是一旦李二陛下被生擒活捉,禅位基本就是板上钉钉,如此一来整个历史都变了,没有了“先知先觉”,自己还能否在这古代混的风生水起?

    可若是此时再杀回去,必将陷入重重包围,一个不慎就得搭上小命,这笔账可划得来?

    更何况,李二陛下既然对叛乱早有感知,岂能毫无防范便任由自己身陷险境?想来必是留有后手的。

    若是自己救驾的功劳没得到,反而被叛军剁了饺子馅,那可真是悲催了……

    心底正犹豫见,眼尾一缕烟雾随风飘起,却是将房俊吓了一跳。

    回观望,却是半山腰的庄子里已然浓烟滚滚,厮杀震天!

    房俊目呲欲裂!

    难道叛军是想要将庄子里的魏王李泰一举擒下,所以才攻打庄子?

    庄子烧了也就罢了,反正女眷们由于房俊防范李泰都已经送到了长安城里的府中,大不了重新起一座庄子而已,又花得了多少钱?

    可是晋阳公主还在庄子里呢!

    房俊可以不管李泰的死活,不管什么救驾的大功,但是他不能放任晋阳公主落入到叛军的手里!虽然叛军谋害晋阳公主的可能性几乎没有,但刀枪无眼,万一伤了晋阳公主怎么办?那小丫头在历史上可是有先天的气疾在身,莫说被刀枪所伤,只是惊吓一番,恐怕都有可能丢了小命!

    房俊心焦如焚,一挥手:“回庄子!”

    一刀劈翻一个围攻上来的叛军,当先就向山下跑去。

    席君买等部曲赶紧将十几个围攻上来的叛军一顿砍杀驱散,紧跟着房俊身后,向山下杀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