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二十五章 生死一线
    山顶的气氛剑拔弩张。

    侯君集见李二陛下丝毫没有退缩之意,不由得暗暗焦急。

    似谋逆这等大逆不道的行为,最忌讳的便是夜长梦多,必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动雷霆一击,无论成败,快刀斩乱麻。一旦陷入僵持局面,必会带来太多的变数。

    侯君集一咬牙,大声对左右说道:“皇帝昏聩,听信谗言,意图废黜太子而改立魏王,此乃置大唐江山于水火之中之昏庸举措!吾等抛家舍命血战沙场,方才建立这巍巍大唐,岂能坐视被乱命而陷于危机之中?当次时刻,吾等应当清除君侧,扶保太子殿下登基,共创万世不拔之基业,太子殿下定然不吝于封侯赐爵,吾等自能功勋盖世,封妻荫子!听吾将令,但凡有抵抗者,杀无赦!”

    左右的左卫军卒都有些懵!

    没人是傻子,侯君集这话里话外,特娘的不就是造反吗?

    额滴个娘咧!

    说好的保护陛下清剿叛军呢?

    感情我们才是叛军啊……

    若是侯君集开宗明义便跟这些军卒说是要逼迫皇帝下台,且不说会不会走露风声,便是这等掉脑袋的大逆不道之举,便没几个人敢跟着他干!

    开什么玩笑,书上不都说乱臣贼子人人得而诛之么?咱只是个大头兵,怎能干那等亡命之举!再者说了,谁当皇帝跟咱有什么关系?

    可是现在知道了真相,一个个都傻了眼。

    稀里糊涂的造反这都到一半了,难道跟皇帝说咱其实是被蒙蔽的,根本不知道真相?就算是皇帝信了,可国法无情,照样得是掉脑袋的死罪!

    况且大将军不是说了么,咱这可是扶保太子啊,一旦太子登基,咱这可就不是造反了,而是天大的从龙之功啊!

    事已至此,后退一步就是万丈深渊粉身碎骨,前进一步或许就能捞到一大笔功勋,根本没得选择!

    一瞬间,侯君集手下这些原本被蒙蔽其中的军卒们,被绝境激出凶狠的戾气,大吼道:“杀无赦!杀无赦!杀无赦!”

    侯君集脸上泛起狞笑,知道士气已然被自己鼓动,绝对不能再让李二陛下说些什么,将这股士气打击下去,趁热打铁,大喝道:“杀!”

    “杀!”

    “杀!”

    “杀!”

    铁通一般围在“百骑”四周的叛军各个眼珠子通红,挥舞着手中横刀长矛,嗷嗷叫着起冲锋!

    “百骑”将士咬着牙沉默不语,架起手中的横刀,挡在皇帝身前,面对着叛军一浪高过一浪的冲锋,怡然不惧,誓死不退!

    叛军就像是连绵不绝的海潮,一波未尽一波又起,后面的踏着前面袍泽的尸体,悍不畏死的起进攻!他们不愿自己成为乱臣贼子,就只能击溃面前的“百骑”,逼迫皇帝退位,扶保太子登基!只有那样,他们才能摆脱叛乱的罪名,摇身一变成为拥护太子殿下登基的功臣!

    而“百骑”,就像是岸边屹立不倒的礁石,任凭海浪的冲刷拍打,我自巍然不动!他们也明白,自己的身后便是皇帝陛下,作为皇帝的鹰犬,一旦皇帝被叛军俘虏,等待着他们的必然是死路一条!可若是能保得住皇帝,哪怕自己死了,家中的妻儿老小也必然会得到陛下的赏赐,死得也有价值!

    两方都抱着必死之心,寸步不让,战况异常惨烈!

    侯君集望着厮杀的战场,眼皮跳个不停,心里的阴霾越来越重,一丝不妙的预感越来越大!

    身后的后阵突然传来一阵混乱。

    侯君集回望去,却是先前被击溃的左武卫,渐渐收拢起兵力,向着己方的后阵动进攻。

    侯君集的心有些乱了……

    山顶的叛乱势必不可能隐瞒太久,即便封锁了各条下山的路口,但是骊山这么大,再多的兵力也不可能围成铁通,总有顾及不到的地方,能让百姓或者兵卒逃下山去。

    若是不能尽快拿下李二陛下,此间叛乱的消息传到长安城中,必有大军前来救驾,那就万事休矣!

    最令他焦躁不堪的,乃是直到此刻,长孙冲的神机营仍未出现!

    眼前的“百骑”实在太强悍了,说是以一当十毫不为过,成百上千的左卫兵卒一起悍不畏死的动强攻,却不能越雷池一步!这般拼杀,就算最后能击溃“百骑”,左卫也算是废了!

    这个长孙冲,究竟在搞什么鬼?

    侯君集心慌意乱,当即一咬牙,手持横刀,加入战团!

    山顶的战况愈惨烈。

    就在赵节想要亲自上阵的时候,身后突然传来一声大吼,吓得他差点把手里的横刀都给丢了!

    “赵节,拿命来!”

    随着一声大吼,十几二十条身影猛虎下山一般陡然从后方冲出来,彪悍无伦的冲入己方阵中!

    当先一个黑脸的少年,手里一柄雪亮的横刀上下飞舞,每前进一步都带起一蓬血雨,残肢断臂四下横飞,挡者披靡!

    赵节吓得魂飞魄散,脸色惨白,大声疾呼道:“挡住他!挡住他!”

    一面疾呼,自己却不断后退。

    这个棒槌不是应该在山上么?那侯君集与长孙冲都对这家伙恨之入骨,怎地没有借机宰了他,反而被他从山上逃下来了?

    难不成……是山上的叛乱失败了?

    赵节只觉得一股寒气由着脊椎骨一路向上,浑身激灵灵打个冷颤,吓得魂不附体!

    这若是失败了,可怎生是好?

    谋逆啊!

    此等大罪,便是自己皇亲国戚的身份,也定然难逃一死!

    怎么办?

    眼见房俊杀神一般拎着横刀径自冲自己冲杀过来,赵节心念电转,最终下定决心,一转身,撒开脚丫子亡命奔逃……

    他心里算计了一番。

    若是叛乱成功,自己好歹也是起者之一,即便没能完成分配给自己的擒拿魏王李泰和几位公主的任务,可毕竟自己是元老啊,怎地也得有自己一杯羹吧?

    若是叛乱失败,自己逃之夭夭,怎么也能保一条命。父亲是高祖皇帝的闺女,是陛下的姊妹,定然不会受到牵连!

    如此一想,赵节觉得自己带兵来这里就是纯粹的傻逼行为啊,冒着天大的风险根本不可能有意外的收获,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赵节越想越有道理,脚底生风,兔子一般蹭蹭就跑没影儿了……

    他是跑了,手下这些兵卒还没反应过来呢!

    见到房俊径自奔着自家少主去了,赶紧拼死阻拦,竟然将房俊死死的挡住了!

    房俊眼见赵节脚底抹油溜了,气得要死,但是被赵节的手下死死缠住,只得作罢。

    赵节带来的这些公主府的家奴家将,如何是房俊手下这些老兵部曲的对手?只是几个冲锋,便丢盔卸甲一败涂地,趴在地上哀嚎求饶。对于这些乌合之众,房俊自然也犯不上大开杀戒,命人将其驱赶到楼前的空地上看押。

    刘仁轨一身是血,也不知是身上伤口流出的,还是敌人的鲜血喷溅到身上,不过一张黑脸却面色沉着,丝毫没有拼死力战之后的惊惶。

    “侯爷,到底生何事?吾等正在庄内,突然便有大批军卒闯入,见人便杀!某见事不对,赶紧收拢部曲前来保护王爷和几位公主,幸好侯爷来得及时,否则必然挡不住……”

    房俊有些后怕的拍拍刘仁轨肩头:“老刘,干得漂亮!”

    他现在是万分庆幸将刘仁轨留在庄内,当时只是怕上山的百姓太多,难免生骚乱,命刘仁轨守着庄子,却不成想恰好挡住了赵节。

    李泰若是被赵节捉去,怕是小命难保。

    不过房俊不是太在乎这个胖子的死活,他是怕这些叛军杀红了眼,不分青红皂白将晋阳公主也给害死了!若是那样,房俊可真就后悔的能自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