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二十六章 一箭穿心
    安慰了刘仁轨几句,便听身后脚步声响,有人自小楼里跑出来。

    房俊刚回过头来,眼前一花,怀里便多了一个香香软软的小人儿,不是晋阳公主还能有哪个?

    小公主明显吓坏了,窜进房俊怀里就开始大哭:“姐夫,吓死兕子了,好多人,好多血,呜呜呜……”

    房俊抱着她娇小的身子,也是心疼,拍着她的后背赶紧哄道:“兕子不怕,姐夫回来了,把坏人统统杀死!”

    “呜呜呜……赶走就好了,不要杀掉行不行?”

    “行。兕子说什么都行,姐夫听你的……”

    这边哄着晋阳公主,房俊抬头看着从小楼里走出来的魏王李泰和高阳公主、长乐公主。

    李泰一张白脸吓得愈惨白,惊慌问道“房二,这到底怎么回事?”

    他原本是肯定要跟着上山的,不过李二陛下临时来了一道旨意,命他老老实实在庄子里待着,并派来一队禁卫,保护他的安全。李泰不知生何事,却也不敢违逆皇帝的之意,郁闷的待在晋阳公主的小楼里。

    没多久,身体不适的长乐和高阳也来了。

    就在李泰郁闷于不能亲眼看着热气球飞上天,然后大赚特赚一笔的时候,赵节率兵攻打庄子,扬言要生擒活捉他魏王李泰!

    这几个意思?赵节你特娘的是要造反呢?

    直到山顶隐隐传来喊杀声,李泰前后一思索,才知道大抵是真的有人动叛乱了……

    李泰差点吓尿!

    两位公主也是花容失色,怎么也想不到自己刚刚从山顶下来,山顶便生了叛乱!

    对于皇家来说,他们不怕天下大乱,不怕外族入侵,就怕生这种叛乱!

    天下大乱也乱不到京城,外族入侵也不过是攻城略地,可一旦生叛乱,分分钟就能要了他们这些皇子公主的小命……

    房俊安慰了一阵晋阳公主,直到小丫头没那么害怕了,才站起来沉声说道:“山顶生叛乱,到处都是叛军,此地不可久留,某安排部曲护送你们回京!”

    李泰一听,赶紧说道:“那咱们快走!”

    房俊点头道:“某组织一下人手,这就出。”

    先前赵节的猛攻令庄子里的部曲家将死伤惨重,皇帝派给李泰的禁卫也伤亡殆尽,房俊必须收拢一下人手,才能保证一路上的安全。

    长乐公主拦住房俊,淡淡说道:“京里就一定安全么?现在形势不明,与其一路上危机重重,回京后敌我不分,还不如暂且留在此处。本宫相信,父皇定然有所准备,区区叛乱,翻掌之间便可镇压!”

    房俊略带惊异的看着这位清秀如荷的公主殿下。

    能在这等危急时刻仍旧保持冷静,确实不简单!

    想了想,说道:“殿下所言极是,可此处目标太过显眼,若是再有叛军来袭,怕是很难抵挡。依我看,不如撤到后山温室那边,毕竟偏僻一些,见机不妙,亦可从容撤退到骊山行苑那边,安全应是无虞。”

    “如此甚好,一切便有劳新乡候安排。”长乐公主颔道。

    房俊笑了笑:“宜早不宜迟,咱们这就动身吧,将你们送过去,某也得回山顶看看!”

    长乐、高阳和魏王李泰点头,在部曲的护卫下,向温室行去。

    高阳公主一直沉默无语,经由房俊身旁的时候,秀眸深深的注视着房俊,低声道:“多多珍重,万事小心!”

    房俊不太想搭理她,不过看她情深意切,看来确实是担忧自己的安危,便颔道:“某自会注意,多谢殿下挂念。”

    高阳咬了咬嘴唇,眼神有些凄惶委屈。

    她知道,那天西明寺前之事,令房俊在心中留下了芥蒂,对自己的观感愈的不好了……

    就在此时,房俊耳中闻听到“嘣”的一声闷响。

    高阳公主秀眸猛然睁大,骇然的望向房俊的背后,然后毫无犹豫的猛地上前推开房俊。

    一只白羽狼牙箭宛如从地狱射来的凶神,穿越了时空陡然出现在房俊眼前。锋锐的箭簇,笔直的箭杆,雪白的尾羽,在房俊的眼前飞快的掠过,带起的气流甚至扰动了房俊鬓角的乱,幻化出一道残影,径直的射入高阳公主的胸膛……

    “噗”

    房俊甚至能听得清箭簇入肉时的那一声轻微的闷响。

    等他定下神来,那支白羽狼牙箭已然钉进高阳公主的右胸,雪白的尾羽兀自颤抖不休……

    山顶的战斗已然到了白热化。

    “百骑”确实是精锐中的精锐,面对十数倍于己的叛军丝毫无惧,宛如中流砥柱一般抵抗着叛军永不停歇的进攻。

    望着被“百骑”死死护在阵中的李二陛下,侯君集眼珠子都红了!

    他手持着横刀,奋不畏死的身先士卒全力冲杀,不停的率领左卫兵卒动一浪高过一浪的疯狂进攻,只求能尽快将李二陛下控制在自己手里!

    此刻,侯君集早就后悔不该听从长孙冲的建议,要留着李二陛下的性命稳定朝局。

    这位皇帝可不是隋末善男信女,这是一头猛虎!

    一旦自己久攻不下,必然生难以测度的意外。

    最最令侯君集心惊胆跳的是,长孙冲那个混蛋居然直到此刻仍未现身!手下的左卫军卒悍不畏死的一味猛攻,伤亡太过惨重,且后阵还有左武卫的的残军不停骚扰,再过片刻,即便击溃了“百骑”,自己的左卫也废了!

    损兵折将实力大损的左卫,还能掌控得住长安吗?

    只不过事已至此,侯君集完全没有退路,只能红着眼不停的杀杀杀!只盼能尽快将李二陛下掌控在手里,逼迫其下诏退位,大事可成矣!

    李二陛下身陷乱军阵中,却依旧卓然而立,毫无惧色!

    背脊挺得笔直,看着面前的侯君集眼中闪现着戏谑之色……

    李君羡手握横刀,寸步不离的护卫在李二陛下身侧,神情紧张的注意着四周。不仅要关注战局,随时指挥“百骑”堵住被叛军冲乱的前阵,更要注意四周不时冒出的冷箭。

    身边的“百骑”一个一个的减少,李君羡的神情也越来越紧张。

    “百骑”虽然剽悍善战,但毕竟数量远远少于侯君集的左卫叛军,敌军轮换着一波一波的起攻击,前阵未竭,后阵已然冲上来,生生不休,交替作战。可百骑却不得不死死咬着牙关,拼尽余力抵抗着敌人连绵不绝的攻势。

    李君羡心里急的想要骂人,对身边这位皇帝陛下也是无比怨念。

    以身作饵,自陷险地,很好玩么?

    这乱军厮杀之中,万一有个什么闪失,天都塌了……

    李二陛下目光灼灼的盯着眼前的战局,突然低喝一声道:“拿弓来!”

    李君羡赶紧将腰畔的一张雕漆宝弓解下,双手奉上。

    李二陛下接过弓,又接过李君羡递来的一支羽箭,弯弓搭箭,瞄向叛军阵中。

    “嘣”的一声弓弦颤响,羽箭化作一道白光,越过双方交战的战团,没入十丈之外一名叛军的胸膛。

    中箭者,这是李元昌。

    李元昌对李二陛下恨之入骨、怨念深重,可同时也对这位心狠手辣的皇帝即为惧怕,哪怕此时叛军将其团团围住,李元昌也没有当面罗对面鼓白刃相见的勇气,是以便一直留在叛军的后阵指挥。

    谁知偏偏李二陛下盯上了他!

    可该李元昌倒霉,因为远离战斗的第一线,心神难免放松,同时也思索着长孙冲的神机营为何直到此时仍未出现,注意力便有些不集中,对李二陛下的冷箭毫无防范,一箭射中胸腹,大叫一声跌倒在地,身边的亲兵连忙手忙脚乱的围了上来,警惕的看向四周。

    李元昌豆大的汗珠子哗啦啦流个不停,强忍着剧痛,挥刀斩断箭杆,被亲兵搀扶着,继续指挥后阵的叛军组织起来,动猛攻。此时已到了生死关头,若是擒下李二陛下,自然大功告成,可若是再耽搁下去,被援军来到,那可就万事皆休……

    双方缠斗在一起,厮杀震天悍不畏死,都已油尽灯枯,死咬着牙绝不后退一步。

    一队盔甲整齐的兵卒从远处开来,阵列齐整,长矛如林,移动间有若一只巨大的刺猬,虽然缓慢,但挡在前方的叛军却连一时片刻也不能抵挡,坚定的抵达两军阵前。

    正是神机营!

    披头散浑身浴血的侯君集望过去,顿时大喜!大叫道:“泼天之功勋,便在此时!”

    “百骑”护卫中的李二陛下,却面色阴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