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二十七章 阵前反水
    侯君集咬牙坚持到现在,心中其实已然有点绝望。

    李二陛下毕竟是李二陛下,哪怕这次逼宫胁迫他禅位的计划非常隐秘,绝对不会有外泄的可能,但侯君集也不敢奢望李二陛下一点防范准备都没有。

    在他看来,长孙冲迟迟不至,定然是被李二陛下安插的奇兵拖住,一时半会儿赶不过来。

    侯君集已无退路,要么扶保太子登基自此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一步成神,要么粉身碎骨身死族灭留下万世骂名……

    所以,即便是左卫的军卒死光,心腹亲信死光,自己也战死与此处,他也不能退!

    退无可退!

    眼见身边的亲信一个一个减少,侯君集心急如焚,陡然见到盔明甲亮的神机营出现在战场上,简直欣喜若狂!此刻虽然自己麾下的兵卒伤亡惨重,可“百骑”更是伤亡殆尽!

    双方都是强弩之末,枕戈待旦的神机营一加入,顷刻间就能击溃“百骑”将李二陛下生擒活捉,然后逼迫他下诏禅位!

    本已濒临绝境的侯君集陡然间又见到希望……

    而他的这句大喊,在场之人全都听得清清楚楚。

    侯君集的心腹亲信们一听,原来我们并不是孤军奋战,还有援军啊!低迷至地点的士气瞬间提升,一个个打了鸡血一般奋不顾身的猛冲死战!

    “百骑”则集体沉默下来。

    潞国公侯君集反了,汉王李元昌反了,现在驸马长孙冲也反了……

    面对左卫的冲击,“百骑”已然力竭,现在又加入神机营这个生力军,今日是绝无幸理。

    此消彼长,战局立时呈现一边倒的局面,“百骑”的阵线被强力碾压,越缩越小,已然岌岌可危。

    李二陛下看着远处缓缓开来的神机营,看着阵前顶盔掼甲俊秀儒雅的长孙冲,胸中怒火滔天!

    侯君集造反,是因为此人野心极大、嫉妒心强,且心胸狭隘,一直自认为兵法如神,乃是大唐最大的功臣,对于久居人下深感不满,这才想要扶保太子登基,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权臣!

    至于李元昌,且不说此人因为与隐太子李建成亲近从而导致与自己离心离德,单单是一旦太子登基必然要依靠他去平复皇族宗亲,可以趁势成为宗室之中最有权势的亲王,甚至,心里难保没有一丝重现当日玄武门之变的野望……

    这二人的行为,李二陛下不能接受,但是可以理解。

    权势功利谁都逃不脱,为了至高无上的利益,铤而走险自然大有人在。

    可是,你长孙冲图什么?

    长孙家受到的宠信,可以说早已冠绝大唐,长孙一门荣宠备至,你还有什么不满足?

    最令李二陛下不解的是,屡次陷害太子的是你,这个时候为何却要扶保太子?

    前后矛盾啊……

    李二陛下目光中充满疑惑,猜不透长孙冲的想法。

    却没有一丝一毫的焦急和恐惧。

    长孙冲英俊的面容毫无表情,率领神机营缓缓逼近,先是看了一眼浑身浴血状若疯狂的侯君集,然后在左卫的希冀、“百骑”的绝望中,单膝跪地,大声道:“微臣长孙冲,救驾来迟,请陛下恕罪!神机营听令,所有乱臣贼子,胆敢抵抗者,杀无赦!”

    “杀无赦!”

    神机营众将士齐齐爆喝一声,严整的队列缓缓压上来,数千人整齐的脚步声宛如来自地狱的战鼓,震得人心头颤。

    更令人心头震撼的,却是长孙冲的话语!

    侯君集和李元昌目瞪口呆,这特么长孙冲是阵前反水了?

    说好的一起做朋友呢?

    特么太卑鄙了!

    李二陛下微微蹙眉,怎么回事,难道长孙冲不是跟侯君集早有预谋?

    现在无论侯君集的左卫还是“百骑”,都已经灯枯油尽强弩之末,神机营这支生力军便是战局的决定力量,只要一个冲锋,“百骑”就必然溃败。

    李二陛下说不得也就被生擒活捉。

    可长孙冲却是来护驾的……

    侯君集血灌瞳仁,看着已然向他起冲锋的神机营,破口大骂道:“长孙冲!无耻之辈,奸诈小人!背信弃义,汝不得好死!”

    被李二陛下一箭射中胸腹的李元昌更是面色惨白,歇斯底里的骂道:“长孙小儿,简直愚蠢之极!难道你以为这时候护驾,便能功高盖世了么?李世民心狠手辣,他会不知道你也是这次叛乱的起人之一?等到他安然无恙,便是你的死期!”

    这两人简直快要气疯了!

    千算万算,也没算到长孙冲居然会阵前倒戈!

    这一下,算是直接将侯君集和李元昌推进了万丈深渊。

    长孙冲指挥着部将向侯君集起冲锋,正气凛然的大声道:“尔等乱臣贼子,休要血口喷人!某身为驸马,自当忠心耿耿,怎会背叛陛下?某奉劝一句,立即放下武器,停止抵抗,陛下定然念在往日情分上网开一面,否则身死族灭,便在今日!”

    侯君集大骂道:“滚你吗的蛋!猪狗不如的东西……哎呦!”

    却是被一支冷箭射穿了肩胛骨,疼得他说不出话来。

    神机营以逸待劳,早已精疲力竭的左卫兵卒如何抵挡?只是几个冲锋,便彻底溃散。众兵卒一看大势已去,不知是谁一声喊,顿时丢下兵器,狼奔豕突四散逃命,身上有伤跑不掉的,立即就地投降,大叫:“别打了别打了,投降……”

    然而神机营的兵卒充耳不闻,雪亮的横刀和整齐的枪林徐徐推进,挡在身前者,无论伤员亦或投降,杀无赦!

    血肉横飞,惨嘶不绝!

    侯君集身被数创,血都快要流干了,勉强站直身子,刚想大骂两句,眼前刀光闪耀,惊的他急忙挥刀格挡。虽然挡住了劈来的横刀,几杆长矛却犹如毒蛇一般齐齐钻出,猛地刺进自己的胸腹。

    侯君集出一声惊天动地的惨呼,却也只是叫了几声,便被接二连三的长矛刺成糖葫芦,当场气绝。

    长矛抽回,带起几蓬鲜血,侯君集的尸身轰然倒地。

    一代名将,就此殒命。

    李元昌身受重伤,想跑都跑不了,眼见侯君集被十几支长矛刺了个对穿,吓得脸青唇白魂不附体。身边的部曲家将见此,也顾不得什么什么,瞬间一哄而散。

    看着虎狼一般向自己扑来的神机营兵卒,李元昌魂儿都吓没了,哭叫道:“别杀我,我是汉王,是皇室宗亲,是陛下的亲兄弟……”

    冲在前头的几个神机营兵卒愣了愣。

    的确,这位的身份也不一般,虽然是造反,可是也不一定非死不可吧?

    这几个神机营的兵卒愣的当口,后面上来一个校尉装束的军官,阴沉着脸一言不,手起刀落,便将李元昌的脑袋剁了下来!

    “听不见提督大人的军令么?杀无赦!杀无赦懂不懂?”校尉大雷霆。

    “杀无赦!”军卒们这才反应过来,赶紧前去追杀四散的左卫兵卒,心里却暗暗唏嘘。

    这位可是亲王啊,真正的皇室宗亲,陛下的亲兄弟,接过呢?

    一刀便身异处!

    你说你放着穿金戴银奴婢如云的好日子不过,造的哪门子的反?

    真是作死呦……

    先前还势均力敌的绞肉战,随着神机营的加入,顷刻间成了一场追逐战。

    长孙冲小跑着来到李二陛下身前,单膝下跪,口中大声道:“长孙冲救驾来迟,请陛下治罪!”

    治罪?

    这可是救驾的大功!

    幸存下来的“百骑”心里感叹,这位长孙驸马实在是谦虚啊……

    李二陛下盯着长孙冲头盔上的红缨瞅了一会儿,倏地展颜一笑:“好!你干得很好……”

    他的眼神从长孙冲身上移开,看向山口处。

    脚步轰隆,一队队精锐的南衙禁军迅开上山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