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二十八章 救治
    582.

    就在那支羽箭飞越房俊的眼前,钉进高阳公主胸膛的刹那,席君买与刘仁轨已然如同两只猎豹一般飞窜出,向着羽箭射来的方向疯狂扑去。

    弓箭手显然没料到对方的反应会如此神,他射出羽箭,看都未看是否射中目标,丢掉长弓转身便跑,却只是跑出了十几步,便被杀气盈天的席君买和刘仁轨追上。

    弓箭手骇然欲绝,抽出腰间的短刀想要抵抗,刘仁轨手里的横刀已然挟带着风雷破空而至,当头就是一刀。弓箭手无奈举起手里的短刀,堪堪抵挡住刘仁轨这力劈华山的一刀,大腿一疼,已经被席君买的横刀刺穿!

    剧烈的疼痛使得弓箭手死死咬着牙,猛地向后一挣,想要脱离席君买的横刀,却不料席君买一击得手,手腕翻转,横刀在弓箭手的大腿里猛然翻转,腿上的血肉筋络被这一下绞得支离破碎。

    “啊”弓箭手出一声惨烈的哀嚎,眼前刀光一闪,刚刚被自己挡住的那一柄横刀已经飘然横斩,自己握刀的手臂便被斩断,洒出一蓬血雨。

    席君买紧跟而上,在弓箭手倒地的一刻,伸手捏住对方的下颌,为防止这人口中含有剧毒亦或咬舌自尽,手上微微用力,便将下巴卸了下来。

    刘仁轨上前拽住弓箭手的髻,拖死狗一般将其拖回到房俊面前。

    兔起鹘落之间,已经将这个偷袭的弓箭手擒获。

    当那一支白羽狼牙箭钉进高阳公主单薄的身体,房俊的心脏像似被一只无形的大锤狠狠的锤了一下,震得他神智一阵恍惚,失魂落魄的看着高阳公主在他眼前软软的向后倒去。

    在这一刹那,房俊看见了她的眼睛。

    那一双灵动的眸子里没有恐惧与后悔,只有满满的欣慰与安然爆出一点绚丽的光芒。

    然后,这点光芒迅的黯淡下去,最终消散……

    房俊有些茫然不知所措。

    这女人,居然在最紧要的关头奋力推开他,替他挡住了这一箭……

    长乐公主就站在高阳公主的身后,清清楚楚的看着一切生,等到她回过神来,高阳公主已经被羽箭射中,软软的向后到来。长乐公主吓得尖叫一声,伸出双手抱住高阳公主的身子,大叫道:“漱儿,漱儿,你怎么样?”

    那支羽箭显然是被过三石的强攻射出,锋锐的狼牙箭簇挟带着巨大的动能,一箭便将高阳公主单薄的身子射个对穿。锋锐的箭簇由高阳公主的肩胛骨透出来一寸有余,长乐公主冷不丁的上前搀扶,被箭簇划伤了手掌。

    她却浑然不觉疼痛,只是抱着妹妹的身体,看着妹妹缓缓阖上眼帘昏迷过去,吓得大哭道:“漱儿,你醒醒……”

    李泰吓得面青唇白,“噗通”一声跪在高阳公主身侧,大叫道:“御医,御医……快给本王滚过来!”

    他也是被突如其来的事情吓懵了,此处乃是房家的庄园,又哪里有御医?

    晋阳公主看着那支在十七姐胸前颤颤巍巍的箭羽,吓得哇哇大哭,跪在高阳公主身边,叫道:“十七姐,你怎么了?”

    这一声喊,才将房俊唤醒过来。

    房俊浑身激灵灵打个冷颤,这才回神。

    连忙蹲下身子查看。

    这支狼牙箭从高阳公主的右胸射入,在后背的肩胛骨透出,露出一寸有余的一截箭杆,滴滴哒哒的滴着鲜血,染红了长乐公主的衣袍。

    房俊暗暗舒了口气,幸好是贯穿伤。

    这个年代,最怕的便是箭簇射入身体里,似这等狼牙箭的箭簇都带有倒齿,不切开伤口,根本不可能将箭簇取出,时间稍稍长一点,便会引起炎。

    由于根本没有抗生素,一旦伤口炎,等于宣判死刑,活神仙也救不了……

    房俊将高阳公主从长乐公主怀里接过来,不可避免的碰到了长乐公主胸前的柔软,但是值此精神紧张心神慌乱的当口,却是谁都没有注意。

    轻轻抱起高阳公主轻盈的身子,房俊看了一眼身边的部曲,却现卫鹰也在,便吩咐他道:“马上去找庄子里的郎中,不管他躲在哪里,马上给我找来!另外吩咐人烧一大锅开水,去回!还有,去某的睡房,取一坛高度的烈酒,就是柜子顶上,最烈的那一坛!”

    “诺!”卫鹰答应一声,瘦削的身子撒丫子就跑起来,几个起落便消失在小楼的拐角。

    这时,刘仁轨已经拖着他弓箭手过来。

    房俊冷冷的看了一眼,说道:“问出是谁指使他暗中施放冷箭,说出来,就给他个痛快,不说,就让他后悔被他娘生到这个世上!”

    这一箭又快又狠又准,绝对不是寻常的兵卒能够达到的水准。况且这弓箭手潜伏于一旁,在房俊击退赵节之后才陡然难,若是事先没有接到暗杀房俊的命令,那才有鬼了!

    刘仁轨点头道:“诺!他便是死了,末将也能从他嘴里抠出点什么来!”

    不同于席君买,刘仁轨一直并未与房俊歃血,成为他的部曲家将。

    毕竟刘仁轨的身份不同,虽然现在暂时无官,逗留在庄园里训练亲卫部曲,但是迟早有一天,是要放出去带兵打仗充当一军统帅。

    房俊对他更多的是敬重。

    而席君买,虽然房俊知道将来也是一员猛将,但是现在席君买心甘情愿的成为部曲家将,房俊也没辙……

    刘仁轨办事,房俊当然放心。

    当下也不多言,抱着高阳公主便快步进了小楼。

    小楼里的仆役奴婢已经被先前的厮杀吓得胆战心惊,此刻见到公主殿下生死不知的样子,更是心惊肉跳。

    房俊命人就在大堂里将软塌上的东西清空,只留下几个侍女在旁边伺候。然后将高阳公主轻轻的放置在上面,让长乐公主捧着高阳公主的头部,不至于碰触到那一截儿穿透身体的箭簇。

    然后抽出腰间的横刀,斩断高阳公主肩胛骨上透出来的箭簇。没有了箭簇的阻挡,伸手攥着箭杆,猛地一用力,便将箭杆拔了出来。

    这一下,长乐公主心都跟着揪了起来。

    强烈的痛楚使得昏迷中的高阳公主呻吟几声,身子轻轻颤动。

    房俊轻轻呼出口气,放下手里的横刀,上前伸手,抓住高阳公主的衣襟,用力向两边撕开。

    雪白饱满的胸膛便显露出来。

    晶莹如玉的肌肤,圆润鼓胀的山峰,隐隐可见淡青色的血管,晶莹剔透。

    山顶的淡红珍珠,随着身躯的战栗而轻轻颤动……

    李泰赶紧转过脸去。

    长乐公主俏脸透红,怒道:“你干什么?”

    房俊无语:“伤口不尽快处理,是会炎的。一旦炎,那可就要了命了!”

    大姐,咱就是再龌蹉,也不至于这个时候占便宜吧?再者说了,就这个臭丫头,白给我,我都不稀得要!呃……好吧,看着这丫头刚刚救了咱的份上,这句话收回……

    长乐公主这才知道误会了房俊,小脸更红了,不过却丝毫没有道歉的意思,秀美的眸子依旧狠狠瞪了房俊一眼。

    房俊懒得跟她一般见识……

    很快,开水便烧好,由侍女端了过来。

    那箭创正好在高阳公主右侧乳上一分左右的地方,房俊实在不好自己动手,便嘱咐长乐公主给她清洗伤处的血迹。不过严厉叮嘱,切切不可使得伤处沾水,只要清理伤口四周便好。

    长乐公主微微咬着嘴唇,心底稍稍有些慌乱,怕自己处理不好。可她也不放心侍女来清理,只得微微颤抖着手,轻柔的擦拭伤口周围的血迹。

    没一会儿,光洁的额头和挺直娇俏的鼻尖便渗出一层细密的汗珠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