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三十二章 大祸临头(中)
    李二陛下一直在留意长孙冲,此时见他脸色陡变,虽说神情未曾有一丝动摇,但是游移的眼神,已足够使得李二陛下心生警惕。

    按照李道宗的禀告,长孙冲与李承乾之间必然有过不为人知的龌蹉,这才导致长孙冲即亲近李承乾、却又无所不用其极的暗中破坏李承乾的储君地位。

    李二陛下总觉得这次的叛乱,长孙冲怕是无法置身事外,尽管一切都没有半分证据……

    对于帝王来说,富有四海,手握万千黎民的生杀大权,很多时候并不需要什么证据。

    宁可杀错一千,不可放过一个。

    宁教我负天下人,不叫天下人负我……

    在这个君权至上的年代,皇帝的话语便是金科玉律,何须什么证据?

    但是长孙冲却与旁人不同。

    且不说李二陛下长久以来对他的宠信和栽培,即便是死,也会让他死个明明白白心服口服,单单只是长孙无忌,便令李二陛下有些投鼠忌器。

    长孙冲干的这些事儿,长孙无忌到底知不知道?

    若是知道的话,又到了何种程度?

    是怀疑?是纵容?还是参与其中?

    李二陛下心中委实难决,稍作思量,便说道:“命其移交大理寺吧。”

    禁卫领命退出。

    李二陛下心忧高阳公主的伤势,将一众大臣都赶走,赶紧去处理善后事宜,自己便坐在软塌之旁,凝神而坐,没人知道他的心里在想什么。

    房俊双眼望着房梁,精神有些放空。

    不久之后,长安城的太医院派来御医,为高阳公主诊治。同时,更派出大量医官,会同长安、万年两县组织起来的郎中,一同救治山顶的伤者。

    席君买垂头丧气的向房俊复命,即便拿着魏王李泰的令牌,他也未能进入长安城。

    房俊点点头,命其随同刘仁轨一起安抚庄中老幼,伤者救治,死者安葬。所有在叛军入庄之后参与抵抗的庄客家奴,无论死伤幸存,尽皆极力安抚。

    一个雪白胡子的御医放下背着的药箱,先向李二陛下施礼,然后给高阳公主查看伤势。

    先是诊了诊脉,微不可查的点点头,说道:“暂时尚无大碍,许是因为惊吓和疼痛,这才导致昏迷。脉象未然微弱了一些,但平缓安宁,绝对没有性命之虞。”

    包括李二陛下在内,众人这才稍稍缓了口气。

    老御医再去查看伤势。

    这老御医须发皆白,脸上皱纹密布更有许多老年斑,已是老的不能再老,加上唐朝的风气相对开放一些,是以虽然高阳公主的伤处比较隐晦,却也无妨。

    只是看了一眼,老御医就皱起眉头,然后仔仔细细查看伤处,良久,方才抬起头来,诧异的问道:“不知这伤处,是哪位同行处理?”

    长乐、晋阳和李泰的目光便第一时间看向房俊。

    房俊心里一紧,难道有什么疏漏之处?

    赶紧说道:“殿下的伤势是在下处理。在下非是郎中,只是当时情况紧急,找寻不到郎中,是以冒然处置,可是有何不妥之处?”

    一听这话,李二陛下顿时眉毛就竖起来了,叱道:“胡闹!你小子连个君臣佐使都不明白,药材更是分辨不出几味,就敢冒然处置漱儿的伤处?若是使得漱儿伤情加重,你罪该万死!”

    这个棒槌看过医术没有?就敢出手给自己的闺女治疗伤处,简直不可饶恕!

    房俊心里其实一直憋着一股火气。

    闻言,非但没有一丝惊慌,反而梗着脖子反问道:“当时情况紧急,遍寻郎中不果,微臣不出手,难道眼睁睁看着殿下失血过多、伤口感染而亡?”

    李二陛下大怒!咬牙骂道:“你个王八蛋,还敢跟朕顶嘴……”

    那老御医连忙拦住皇帝,苦笑道:“陛下息怒,陛下息怒!下官非是在责怪新乡侯处置不当,而是想要问问,是使了什么办法,才能抑制住如此严重的伤势不红肿发热?”

    “呃……”李二陛下愣神:“你是说,这伤势处置得很好?”

    老御医赶紧说道:“回陛下,确实如此!陛下应当知晓,如此严重的箭创,致命除不在于箭创本身,而是箭支上所携带的箭毒!原本并不严重的伤势,正是因为箭毒发作,导致伤处溃烂,伤者浑身发热,最终致命!而殿下的伤处,大抵是用某一种特殊的药材加以清洗,是以直到此刻仍未见发红肿胀的症状,若是下官所料不差,这箭毒已然被清洗干净,殿下必无大碍!只不过大抵是因为缺少止血药物,是以伤处才为加以包扎。”

    李二陛下戎马半生,岂能不知箭毒?

    两军对战,其实真正在交战只是死亡的人数并不多,哪怕是最惨烈的遭遇战,伤亡比例一般也不会超过总人数的两成。死得再多一点,整个部队就崩溃了……

    但是在伤者之中,死亡比例却达到惊人的五成!

    这是什么原因?

    原因便是箭支挟带着箭毒,刀枪亦挟带着铁毒,伤势本身或许并不致命,但是随之而来的箭毒、铁毒发作,那才是最最要命的!

    他可从来没听过可以将箭毒、铁毒清洗掉!

    有些尴尬与自己关心则乱的同时,也不近暗暗吃惊,这小王八蛋是用了什么方法,致使漱儿体内的箭毒被清洗干净?

    若是这等手段能够使用到战场之上,岂非能够大大的降低阵亡人数?

    想到这里,李二陛下又猛然想到,西征之时房俊率领神机营一直押着后阵,对于伤兵营也曾创造了种种改革之法,致使伤病的死亡比例大大下降,回京之后,伤兵营的一众一贯还曾联合房俊上了一份有关于伤兵营改革的折子……

    这小王八蛋,难道还真的精通医术?

    他这边心里狐疑,老御医已经抖了抖袍袖,对房俊深深弯腰,长长一揖,肃然道:“老朽敢问新乡侯,这清洗伤处之法,若是不涉及到祖传之密,可否坦然相告?侯爷此法,几乎可以说是震古烁今的壮举,一举将铁毒消除,必可活人无数,青史留名!”

    房俊咧咧嘴,什么箭毒、铁毒的,不就是破伤风么?甚至可能连披上风都算不上,只是寻常的细菌感染而已。只是由于古代既没有酒精、碘酒这等消毒药物,更没有抗生素,对于细菌感染束手无策。

    房俊的这坛子高度酒,按照他自己的估计,酒精浓度绝对不会低于六十度,但是能不能达到医用酒精的浓度,他自己也没谱。但是不管怎么说,这坛子酒液绝对是这个时代最接近于酒精的存在……

    或许效果不如医用酒精那么好,但也不可能一点效果都没有。

    对于这点东西,房俊自然不会藏着掖着。

    便客气道:“这有何难?若是阁下想知道,房某自是知无不言。事实上,房某曾在西征高昌国之时,便从普通酒水之中经过数道蒸馏工艺,得到这种高度的烈酒,对于抑制伤口的细菌极其有效。”

    老御医皱眉:“细菌……是什么东西?”

    “这个……”房俊有些傻眼,这个问题实在是太难了,怎么回答?

    只好含糊其辞的说道:“任何物体上,都会沾染一些我们肉眼看不见的微小东西,寻常的时候,这些小东西并不回对人体造成什么损害,但是当兵刃等器物刺入人的身体,这些小兄弟就会进入人体内部,破坏人体的自我恢复机制,从而导致红肿、发炎、溃烂等等现象,继而夺走生命。而这种高度的烈酒,便有尽可能多的杀死这些小东西的效果,当然,只是尽可能多的杀死,想要统统杀死,那是不可能的!”

    说完,害怕老御医又追问什么是发炎、什么是自我恢复机制,这叫他怎么回答?赶紧转移话题:“殿下失血过多,还请您赶紧敷上止血药物,进行包扎才好。”

    老御医也是一惊,若是问东问西耽搁了公主殿下的伤势,这还了得?赶紧压制心里的疑问,从药箱中取出事先备好的金疮药,仔仔细细的为高阳公主包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