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三十三章 大祸临头(下)
    处置好高阳公主的伤处,李二陛下并未第一时间返回太极宫坐镇。这位皇帝陛下深信自己对于朝局的掌控力度,即便是有一二跳梁小丑,也完全不可能动摇他的江山社稷。

    当然,他也尚未想好如何处理长孙冲,更要考虑一番一旦太子参与其中,又当如何?

    房家庄园的后堂里,李二陛下将长孙无忌唤来。

    君臣二人相对而坐。

    李二陛下轻轻呷着茶水,面无表情,沉默不语。

    长孙无忌瞅了瞅皇帝的脸色,心里有些忐忑。他不知皇帝宣他过来有何要事相商,但心底却总有一些莫名其妙的担忧,因为皇帝的神情举止实在有些反常。

    皇帝一直不说话,这更令长孙无忌如坐针毡,不得不试探着问道:“陛下,宣微臣前来,不知有何要事?”

    李二陛下依旧呷着茶水,默然不语。

    良久,才缓缓说道:“朕欲改立魏王李泰为太子,辅机以为如何?”

    长孙无忌一愣。

    虽然陛下对太子不满已久,欲废黜太子改立李泰的心思更是路人皆知,但是这般开宗明义毫无顾忌的张口道出,却是实打实的第一次。由此看来,想必是心意已决?

    长孙无忌心中踌躇,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此次侯君集与李元昌谋逆,口口声声要逼迫皇帝禅位,扶保太子登基,实在是将太子逼入绝境。长孙无忌不知这二人心中的真实想法,但是如此明目张胆,必然在皇帝心中留下芥蒂。

    朕还没死呢,就要被自己的儿子盖过一头,大臣甚至以谋逆为代价,亦要扶保自己的儿子取自己而代之?

    可以说,在侯君集与李元昌喊出“皇帝禅位,太子登基”那句话的时候,无论太子殿下到底有没有参与到这次叛乱之中,等待他的结局只有两个。

    要么皇帝禅位,太子登基。

    要么叛乱失败,太子废黜……

    所谓天无二日国无二主,一山不能容二虎,长孙无忌不认为还有第三种可能。

    可是……

    魏王李泰真的合适做太子么?

    表面来说,无论太子李承乾,亦或是魏王李泰,都是他长孙无忌的嫡亲外甥,血脉相连。无论二人哪一个当了皇帝,长孙家都能极大程度的保持尊崇地位,权倾朝野!

    但是实际上,并不是那么回事。

    在长孙无忌看来,朝局的稳定顺延是必须的,这符合国家的利益,更符合长孙家的利益,太子轻易不能废黜。但是,敏感的长孙无忌隐隐约约觉察到自己儿子长孙冲与太子之间,似乎并不如同看上去那般亲善,如果太子登基,对于长孙家的未来会不会有不可预料的影响?

    若是改立李泰为太子,长孙无忌也并不认为便是妥当之举。

    当年李二陛下自己一手缔造了玄武门之变,杀兄弑弟逼父退位,已然打破了自古以来嫡长子即位的传统,导致纲常颠倒伦理失常,如若现在废黜太子改立魏王,岂不是愈加助长此风?

    自今以后,皇子皆知储君之位并非嫡长方能继承,各个都要争斗一番,那将要动摇国本,永无宁日!

    所以,为了大局考量,长孙无忌还是说道:“太子虽有不妥之处,然而毕竟未及废黜之境地,此次谋逆,到底有无太子参与其中,还需三司严查,陛下岂能轻易动了易储之心?还请陛下三思。”

    人皆有私心,但长孙无忌的这番话,却的确是从大局出发,公正严谨。

    李二陛下放下茶杯,抬眼看了看长孙无忌,似乎要从这位妻兄兼战友的老友脸上瞧出几分端倪,锐利的目光刺得长孙无忌心里怦怦乱跳。

    难道说错话了?

    就在长孙无忌疑神疑鬼、莫名其妙之时,李二陛下招招手,伺候在门口的王德立即走进来,恭恭敬敬的将两本折子放在长孙无忌面前的案几上。

    长孙无忌有些错愕。

    “看看吧,你那好儿子、朕的好外甥,都做了些什么好事!”李二陛下忿忿的说道,但是随即,却又唏嘘般的叹了口气。

    同为父亲,对于自己那些不成才的儿子,又岂是“愤怒”这个词语便能表明心底复杂的感触?

    长孙无忌一头雾水,又关自己儿子什么事?

    展开折子粗略一看,长孙无忌脸都吓白了!

    其中一本,是府中管事长孙宝的供词,将长孙冲如何设计太子坠马摔断腿、如何刺杀魏王李泰与于志宁陷害太子等等事情仔仔细细的全部招供,签字画押;而另一本,则是长孙冲花重金收买军中的神箭手,趁乱暗杀房俊的供述……

    “这这这……”长孙无忌彻底傻眼,突如其来的变故令他语无伦次,豆大的冷汗自额头涔涔而下,惊慌失措道:“陛下,定是有人陷害冲儿,请陛下明察!冲儿与太子自好,情深义重,岂能做出这等禽兽不如之事?至于房俊,虽然二人之间颇有龌蹉,但是仅仅凭借一个军卒的口供便认定主谋是冲儿,未免有些草率……”

    长孙无忌嘴里替儿子求情,心里却是暗呼侥幸!

    别人或许不信这两份供词,但长孙无忌只是看了一眼,便深信无疑!所谓知子莫若父,儿子与太子之间并不正常的态度,儿子与房俊之间致死不休的仇怨,干出这些事情实在是太正常了!

    他之所以侥幸,是因为刚刚皇帝问他易储的意见,他若是同意废黜太子李承乾,岂非证明了他们父子一心,都想置太子于死地?

    那可就真真是大祸临头了!

    至于现在,至少还有一丝转圜的余地……

    李二陛下叹口气,看着一脸惶然冷汗密布的长孙无忌,叹息道:“你我君臣,自乱世而起,历经波折披荆斩棘,运筹帷幄血战疆场,方才将这座锦绣河山经营的花团锦簇固若金汤。却是不想,在子女的教育上,失败得一塌糊涂!”

    长孙无忌惭愧得涕泪横流,伏地叩首道:“陛下恩德,无忌铭感五内,粉身碎骨亦难以报之万一!有子如此,今后还有何脸面服侍陛下?微臣这就回家,给那畜生一个痛快,也给陛下一个交代!只是,苦了丽质这孩子啊……”

    设计太子坠马身残、刺杀亲王、大臣陷害太子,这是何等样的罪名?放在任何一个朝代,那都是杀头灭族的滔天大罪!长孙无忌知道皇帝不至于如此绝情,但是现在听皇帝的口风,虽然不会追究连带的责任,但是自己的儿子肯定是保不住了!

    长孙无忌是个明白人,是以并没有请求宽恕长孙一门,只是表态令长孙冲自尽,给李二陛下、给天下一个交代。

    当然,他不可能不做一下最后的努力,故意提起长乐公主。

    对于这位酷似母亲长孙皇后的嫡长女,大抵是爱屋及乌吧,李二陛下对她的宠爱无人能及,便是世人眼中最得皇帝宠爱的晋阳公主,也要稍逊一筹!

    李二陛下心里也是纠结。

    长孙冲是他从小看着长大的,一向聪明灵秀,温润倜傥,否则又怎会将自己的嫡长女嫁给他?又怎会年纪轻轻便大加培养、刻意栽培?

    却是不曾想到,此子内心居然如此恶毒!

    可是若令长孙冲自尽,那长乐又怎么办?

    对于皇族公主来说,改嫁并非什么稀罕事,但是李二陛下也知道长乐的性情,一旦长孙冲授首,她这一辈子怕是就要与青灯古佛相伴,了此残生了……

    国法与亲情,李二陛下自然分得清孰轻孰重。

    但是事到临头如何取舍,却又使得他纠结万分,难以抉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