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三十四章 惊慌的太子
    东宫,丽正殿。

    太子李承乾呆坐于软塌之上,瞪着面前的孔颖达,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居然有人阴谋作乱,要逼迫父皇退位,扶保自己登基?这简直就是一道晴天霹雳,将李承乾轰得晕头转向、外焦里嫩……

    “侯君集、李元昌!”终于反应过来的李承乾,霍然起身,一脚踹翻了面前的案几,破口大骂:“尔等豺狼,无君无父,要置孤于死地乎?”

    李承乾又不傻,侯君集等人这个口号喊出去,的确可以令他们站到一个相对正义的角度,能够得到一些人的同情甚至是暗地里的支持,但是与此同时,却也将李承乾推入到万劫不复之境地!

    若是当真由李承乾发起此次叛乱,那么几乎可以肯定,李承乾必将遗臭万年!

    谋逆成功,他李承乾就成为逼父退位的奸佞,史书上骂声一片;

    谋逆失败,不仅要承担无君无父的骂名,还要面对父皇的雷霆之怒,说不得马上就会赐下来一杯毒酒三尺白绫……

    李承乾就觉得,自己简直比窦娥还冤!

    “孔师,此事孤根本就毫不知情,只是侯君集李元昌这等恶贼打着孤的旗号行事,与孤完全无关啊!”

    李承乾扑到孔颖达面前,急的都快哭了。

    孔颖达捋着胡子,看着面前惊慌失措的太子殿下,心底也是一阵感慨。

    这位殿下的储君之路,也算的上是命运多舛、历经坎坷了!

    叹了口气,安慰道:“老夫自然相信殿下,否则何必来这一趟?”

    可以想象,现在侯君集李元昌尽皆伏诛,而被他们拉出来扯大旗的太子殿下,面对的将是怎样被猜疑的境地。若说太子殿下从头至尾都没有参与此事,怕是没有多少人会相信。

    现在的太子殿下,堪称一个巨大的火药桶,随时随地都有可能被引爆,谁挨得进了,难免被波及自身,哪有不避之则吉、明哲保身的道理?

    也唯有孔颖达这等身份超然之人,才会在这个敏感的时刻前来探视太子。

    李承乾都快吓尿了,拽着孔颖达的袖子,惊慌问道:“孔师,现在如何是好?孤要不要进宫,去向父皇解释?”

    孔颖达略一沉吟,安抚道:“解释自然是要解释的,但也不必太过担忧。此次谋逆,陛下已然责令三司会审,必会彻查得清清楚楚,谁参与其中,谁身家清白,必然由证据说话。既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谋逆者,也不会牵连到无关人等,殿下大可放心。”

    李承乾完全失了方寸,他现在想的已不是太子之位能不能保住,而是能不能保住自己的身家性命!

    父皇本就对自己深怀不满,现在偏偏又被侯君集等人闹出这么一出,父皇会不会根本就不管实情如何,而是趁机赐死自己,为青雀让路?

    “不行,孤要进宫,要去跟父皇解释,不能坐以待毙!谁知道侯君集等人会不会炮制出什么证据,来证明他们大逆不道的行为确实是来自于孤的授意?”

    李承乾越想越有可能,越想越害怕!

    孔颖达赶紧拉住他,沉声说道:“殿下,稍安勿躁!”

    将李承乾摁住,孔颖达回头看了看四周,发现最近的侍女也在丈余之外,便俯身靠近李承乾,低声道:“陛下此时必然心怀怒火,无论殿下是否参与此事,现在去见陛下,难免被陛下怒火波及,若是陛下冲动之余做出什么决定,金口一开,可就回天乏术了!”

    李承乾失魂落魄道:“那可如何是好?”

    看着李承乾这般模样,孔颖达心底有些微微失望。没有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定力与气度,照比李二陛下,的确是差了太多!不过转念又一想,不正是太子的性情善良优柔,登基之后定会善待天下百姓,这才令他们这些老臣鼎力扶持么?

    否则,以他孔颖达的身份地位以及淡泊的性情,何必牵扯到此事当中?

    当即,便柔声说道:“人心的怒火,都有一个上限,达到这个上限,便会情绪失控方寸大乱,行事冲动不考虑后果!现在的陛下,正处于这么一个状态,所以,老臣才不敢让殿下此时去找陛下解释,怕是陛下没听得几句,便迁怒于殿下。”

    李承乾听得直发愣:“好像很有道理,孔师果然学究天人,对于人情世故了若指掌。”

    孔颖达笑道:“这番话,可不是老臣所言。”

    李承乾问道:“那是谁说的?想来,也必是一位看透世情又着大智慧的大儒,才能说出这等深谙人性的道理!”

    孔颖达笑着摇头,说道:“是房俊所言。”

    李承乾惊道:“房俊?”

    “不错,正是房俊!”孔颖达看着李承乾,低声道:“此刻,房俊已然进宫。用他的话说,他以身噬虎,让陛下将满腔怒火都发泄在他身上。这股火气便如同江河之上奔腾的洪水,随时随地都能决堤,淹没一切!但是只要将其在某一个点上掘开一道口子,令洪水宣泄出去,便会风平浪静。”

    也就是说,房俊去挑拨陛下,令陛下心中对于此次谋逆所积攒的火气释放出来,之后自然情绪不至于那般亢奋愤怒。到那时候,太子再前去解释一番,效果自然才能达到最好。

    李承乾感动得一塌糊涂……

    “只是如此一来,怕是要委屈房俊了,父皇的脾气谁不知晓?房俊这般首当其冲,怕是要吃一番大苦头!房俊对孤可谓情深义重,这份恩情,孤定然没齿难忘!”

    孔颖达微微颔首:“房俊找到老臣,言及他的想法,是以老臣才专门赶来安抚殿下,不至于让殿下急迫之中,做出难以挽回的错事。房俊此子虽然有时过于跋扈,行事太过胡闹,但是在大是大非面前,却心志坚定,绝不动摇。殿下是大唐储君,绝不可轻易废黜,这是吾等的共识,只要能保住殿下的储君之位,吾等在所不惜!”

    这亦是朝中几乎所有重臣的心思。

    他们坚持反对李二陛下易储,倒不是都认为太子李承乾是一个千古少有的明君,而是坚守住纲常伦理,储君之位,必由嫡长子方能继承!

    这是稳定朝局的根本!

    若是这储君之位谁想当便能当,距离天下大乱也就不远了……

    就在李承乾于东宫之内焦急如焚的时候,房俊施施然进了太极宫,求见李二陛下。

    李二陛下这两天的状态很不好,暴躁易怒,便是身边的内侍,都只是因为一点点的错误处置了好几个。

    此时见到房俊,张口便道:“漱儿现在清形如何?”

    高阳公主伤势太重,不宜来回折腾,是以留在房家庄园养伤,并未搬回宫里。

    房俊恭恭敬敬的站在李二陛下面前,并未如同以往一般随意,恭谨答道:“御医每日早晚诊治,情况良好,伤势恢复得很快,昨晚已然苏醒过来,陛下不必挂念。”

    李二陛下一边处理这书案上的奏折,一边头也不抬道:“那你还有何事?若是无事,便退下吧,朕这里忙得很。”

    房俊闻言,却是站立不动。

    良久,李二陛下放下手里的朱笔,伸手揉了揉鼓胀的太阳穴,这才看向既不说话也不离去的房俊,笑问道:“那日在你家庄园,朕便觉得你有话要说,怎地今日仍旧这般吞吞吐吐婆婆妈妈,这可不是你房二的风格!”

    房俊没有理会皇帝的揶揄,微微挺直了背脊,看向皇帝的目光坦然而炽烈!

    “陛下,可曾将天下百姓看做自己的子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