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三十五章 帝王之怒
    “陛下,可曾将天下百姓看做自己的子民?”

    问出这句话的时候,房俊脸上一贯懒散无所谓的神情消失无踪,取而代之的,是郑重严肃。

    目光灼灼,与李二陛下对视!

    李二陛下有些愣忡……

    这么一个混不吝的棒槌,居然问自己这么有深度的问题?这画风明显不对,他脑子一时没有反应过来。但是紧接着,便有一股怒气在胸膛之中爆裂开来!

    “朕自继位登基以来,励精图治爱民如子,常常因为百姓疾苦而夙夜难寐。时时刻刻将江山百姓摆在心头,无时无刻不在鞭策自己,戒骄戒躁勤俭朴素,不可崇尚奢华,奢靡浪费!朕广开言路,虚心纳谏,即便朝臣一而再再而三的顶撞,只要是有用于社稷之谏言,朕宁愿委屈自己,也不曾有过半分怠慢!自古以来,何曾有过帝王如朕这般亲民低调!尔竟敢在朕面前大言不惭,可知尔这一句话,等同于将朕这许多年来的功绩轻易抹煞,真当朕的刀子,斩不得尔之头颅?”

    李二陛下愤然起身,大步走到房俊面前,手指指着房俊的鼻子破厉声大喝,口水都喷到房俊脸上。

    今日,对长孙冲、对太子要如何处置才能妥当,早已令李二陛下心神俱疲,烦躁不已。

    而侯君集李元昌赵节之辈悍然发动叛乱,更令李二陛下怒火填膺,恨不得大开杀戒,让全天下都看看,朕李世民不是不会杀人,别将朕的仁慈当成软弱,助长尔等跳梁小丑无君无父不忠不义的气焰!

    现在,连这个率学无诞的房二也敢在朕面前蔑视朕的功绩,将朕历年来兢兢业业如履薄冰的勤勉视若无物,简直岂有此理!

    面对着李二陛下杀气腾腾的愤怒目光,房俊心惊胆战,说不害怕那是假的!

    他从来没有见到李二陛下发这么大的火

    以往李二陛下在房俊面前发火,大抵是因为房俊不守规矩、惹是生非,那种怒火是有限制的,并不会火焰万丈肆意燃烧。

    但是现在,看着李二陛下发红的眼珠子,房俊知道,自己的话语这是触及到了李二陛下的逆鳞,那熊熊燃烧的怒火,说不定下一刻就将自己完全笼罩!

    庶人之怒,伏尸二人,血溅五步。

    天子之怒,伏尸百万,流血漂橹!

    天下间最有权势之人,那发自灵魂深处的爆裂怒火,足以使人心胆俱裂,神为之夺!

    这跟是不是穿越者根本没关系!

    房俊咬着牙,勉力抵御着来自李二陛下的巨大威压,并不退缩。

    “那么请问陛下,这场叛乱,是否在您上山之前便已有所预感,甚至心有定论?”房俊黑脸上保持着神情不变,沉声问道。

    李二陛下的一腔怒火,被这句话死死的噎住。

    他突然明白了,房俊今日为何作死一般问自己可曾将天下百姓看做自己的子民……

    上山之前,自己是否已经对叛乱有所预感?

    答案是当然!

    只不过他不知道到底和人会发动叛乱,又会牵扯到谁,他不能容忍有人在背地里有谋逆之心,他甘冒奇险以身作饵,就是要将这些谋逆者引出来!

    但是与此同时,却将那漫山遍野的商贾百姓至于危机之中……

    那些惨死身残的百姓商贾,是无辜的。

    是自己清理叛逆的陪葬品。

    所以,房俊这个愣头愣脑的棒槌,才会站在这里无视惹怒皇帝的后果,直愣愣的对他李世民展示质疑!

    不,不仅仅是展示质疑,更是一种愤怒的抗议。

    抗议他将视成千上万的百姓商贾于无物……

    李二陛下狠狠瞪着房俊,咬牙道:“与谋逆相比,些许人命有什么大不了?你不是三岁的娃娃,当知道这些乱臣贼子一旦谋逆成功,会给整个帝国带来多大的危害!朕若是死在山顶,天下瞬间四分五裂,烽烟处处,你可曾想过,到那个时候,会有多少无辜的百姓被牵连?”

    他不知道自己为何要解释。

    是因为自己心中也对自己的做法有所不满,可怜那些无辜的百姓?

    亦或是欣慰与眼前这个勋贵二代之中的后起之秀,没有被功名利禄所熏染,反而胸中始终有着一份赤子之心,为了无辜的百姓鸣不平居然跟皇帝叫板?

    总之,李二陛下心里的怒火在一瞬间莫名其妙的消散了大半,他知道房俊并不是真的目无君上无法无天,而只是愤然与那些无辜的百姓成为了牺牲品,迈不过自己心中的那一条道义的门槛!

    李二陛下甚至很是欣慰……

    当然,羞恼也不可能一点没有。

    朕是真龙天子,是天下之主,你个毛都没长齐的娃娃,就敢明目张胆的质问朕,简直作死!

    房俊毫无畏惧的与李二陛下对视,心中却不停的打鼓,一个劲儿的给自己鼓气——

    不能怂!不能怂!

    不能眨眼,不能眨眼!

    就这么瞪着眼睛,要无所畏惧的跟皇帝对视,将自己为了正义不惜性命顶撞皇帝的高风亮节淋漓尽致的展现出来,让皇帝知道,咱是个高尚的人,是个纯粹的人,是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

    没有任何一个上位者,会讨厌这样一个正直纯粹的属下,尤其是以为皇帝!

    只要这个形象留在皇帝心中,还怕不能风生水起、荣宠备至么?

    当然,过犹不及,千万不能玩脱线。

    若是玩过了头,真的惹得李二陛下恼羞成怒,那就悲剧了……

    房俊对李二陛下不顾百姓死活的做法,是真的感到愤怒,但是也绝对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强烈。这里是唐朝,是人命贱如狗的唐朝,你跟李二陛下讲人权?省省吧!

    所谓入乡随俗,到了什么地方,就得说什么话。

    相比较,李二陛下已经算是很不错的了……

    保持着现在的状态,房俊微微仰着头,眨了眨眼,说道:“可以责令三法司彻查,可以派遣百骑调查,清理乱臣贼子的办法有很多,陛下却为何单单选了这最简单、却明显要拖累百姓的做法?”

    他的这番作态,看上去仍旧是不依不饶,但是实际上在李二陛下看来,已是大有松动,只是却像个孩子一般,意识到自己错了,却碍于面子嘴硬不承认……

    李二陛下又好气又好笑,心中很是欣慰这个小混蛋能一直坚持着善良的初心,却又没打算放过他!

    为了你心中的坚持,便胆敢在朕的面前大呼小叫,更直指朕的是非,长此以往,那还了得?今日必须给这货一个教训,否则越来越不知道天高地厚!

    想到此处,李二陛下黑着脸,怒叱道:“朕身为天子,还要你教朕如何行事不成?简直荒谬!尔居然敢对朕大呼小叫,心中可有半分上下尊卑,对朕可有一丝畏惧之心?在朕面前尚敢如此嚣张,可见在外人面前,又是何等张狂!今日朕若是不严厉处罚于你,异日还不知道要闯出何等大祸!来人!”

    皇帝一声大喝,殿外的内侍禁卫齐齐涌入,等候接令。

    “新乡侯房俊,目无君上,肆意妄为,即刻撤去其侯爵勋位,所有官职一律革除!念在其年幼,重责三十大板,以为训诫!日后若不能修心养性,定饶你不得!给朕拖出去!”

    “诺!”

    几名禁卫领命,上前便架住房俊的两条胳膊往外拖。

    房俊是真的黑了脸……

    李老二你也太狠了吧?

    打板子也就罢了,毕竟肉掉了还能长出来,居然一口气将咱一撸到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