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三十六章 房俊是个忠臣
    房俊心都在滴血,爵位、官职……啥都没了!

    合着咱为了升官,千年攒万年攒,现如今一阵大风撸了杆,辛辛苦苦好几年,一夜回到解放前?

    房俊一边挣扎,一边叫道:“陛下,这个……有点太狠了吧?打板子咱认了,革去官职也无话可说,但是这爵位好歹给留着啊……”

    李二陛下大怒:“混蛋玩意儿,居然敢跟朕讨价还价?再加二十大板!”

    房俊是真急了,这心心念念就等着沧海道行军大总管的官职呢,现在连爵位都没了,一介白身,还能坐的上这等高位么?

    “陛下,您不能卸磨就杀驴啊!那曲辕犁、玻璃、火药、印刷术,等等等等,咱可是有贡献的啊……”房俊嚷嚷着,想要尽可能的挽回一点。

    李二陛下气得都快冒烟了,戟指骂道:“你当国法是儿戏么?功是功,过是过,有功朕自然会赏,有过也必然要罚!难不成你以为对朝廷有功,便可肆无忌惮为所欲为了?再加二十大板!”

    “我……”房俊快哭了,一个字都不敢再说。

    这些禁卫打板子,并不会往死里揍,寻常三十板子也没啥大事。但是现在都加到七十了,就是树条子抽七十下也疼得要命,若是再加……

    算了,任命吧。

    几个禁卫将房俊拖到院子里,瞅瞅四周也没啥旁人,便放开手,笑嘻嘻说道:“二郎,弟兄几个就跟您说一个字:服!说真的,就依着您招惹陛下发火这频率,到现在还没被陛下砍了脑袋,放眼大唐,也是没谁了!”

    有一个禁卫拖过来一条长凳子,笑道:“二郎,请吧!”

    房俊黑着一张脸,无奈的趴到凳子上。

    禁卫上前,褪去房俊的裤子,露出白白的屁股。

    就有禁卫笑道:“嘿!真没看出来,二郎脸上够黑,这屁股却挺白……”

    “不仅白,看上去弹性也不错,好这口儿的,能玩一晚上!”

    房俊一脸黑线,怒道:“都特么闭嘴!活腻歪了是吧?还打不打,不打老子走人!”

    几个禁卫哄笑一阵,不以为意。

    “二郎,对不住了,且忍一忍!”

    身后行刑的这位便往手心吐了口唾沫,高高举起了板子……

    “停停停!”

    房俊瞪眼将这位喊停,看着对方不解的眼神,怒道:“你个瓜怂,做做模样就行了,还往手心吐唾沫,想把某打死还是怎么着?警告你啊,打疼了某,待会儿堵在宫门口,等你下值的时候锤死你!”

    不警告不行,这帮瓜怂一个个膀大腰圆的,使出三分力自己屁股就得开花……

    “你要锤死谁?”

    一个突兀的声音响起。

    “谁敢下狠手,老子就锤谁……”房俊下意识的说了一句,觉得有些不对,一回头,顿时吓尿……

    李二陛下不知何时,居然负着双手站在台阶上,居高临下的看着他。

    几个禁卫紧绷着脸,苦苦忍着笑……

    活该!

    叫你恐吓吾等,这下傻逼了吧?

    听了房俊的话,李二陛下黑着一张脸,没好气道:“果然是房二啊,是你的风格!朕打你板子,居然敢威胁朕的禁卫,真是好胆!朕就在这边看着,尔等给朕狠狠的打,谁敢手下留情,谁就代房俊受刑!”

    “诺!”

    皇帝在一边监斩,谁敢放水?

    几个禁卫心中暗暗替房俊默哀,举起板子,轮着膀子就打下去……

    “嗷……噢……喔……”

    院子里的惨叫,穿越了高高的围墙,在整个太极宫里飘荡……

    说是不放水,但任谁都看得出来,陛下只是要教训房俊一番,虽说这教训的方式早已证明没什么鸟用……皇帝没想把房俊怎么着,禁卫们自然就不能真的下死手。

    只是这板子打在肉上,又不敢留手得太过明显,效果也是极为明显。只是十几板子下去,白白嫩嫩的大馒头便成了青紫色,隐隐间随着一板子下去,迸溅出点点血迹来。

    房俊倒也不是忍不住,只是既然李二陛下想要想要教训自己,何不配合着叫几声,让他老人家开心开心?一开心,说不定事后说说软话求求情,这爵位就又回来了……

    只是三十板子下去之后,房俊却叫不出来了。

    那板子抽在早已皮开肉绽的屁股上,钻心的疼!

    房俊死死咬着牙,瞪着眼,脸上早就疼得冷汗涔涔,豆大的汗珠噼里啪啦的往下掉。

    想叫都叫不出来了,他怕一张嘴,就真的成了惨叫!

    几个禁卫也心里发毛,这么打下去,真的能把人打废了啊!可是又不敢手下留情,便一边打着板子,一边偷偷的瞄着皇帝陛下,希望陛下能有点指示,差不多了吧?

    李二陛下阴沉着脸,瞅着房俊被打得皮开肉绽,哼了一声,背负双手,迈着方步走了。

    他一走,禁卫算是松了口气,赶紧放缓了手脚,手里的板子高高举起,轻轻落下。

    好不容易糊弄完了七十板子,几个禁卫便扔了板子,上前查看房俊的伤势,苦着脸道:“二郎,某怪兄弟手重,兄弟实在没办法!”

    房俊黑脸傻白,好似抹了一层粉底,冷汗依旧流淌,扯了扯嘴角,强笑道:“哥儿几个,谢了!某心中有数,改日请哥几个喝酒。帮某找个软塌吧,走不了路了……”

    几个禁卫赶紧从值房中抬出一张软塌,七手八脚的将房俊放上去,又给改了一床薄被。

    “别去府里,省的我娘见了担心,送某去城外的庄园吧……”

    “好咧!”

    当下,几个禁卫跟值守的长官请了假,弄来一辆马车,将房俊抬上去,送回骊山的农庄。

    出了宫门,席君买正守在那里,见到马车上脸色惨白的房俊,吓了一跳。不过自家这位二郎动不动被皇帝打一顿板子抽一顿鞭子,也算见怪不怪了。

    与房俊目光接触,席君买便点了点头,没有随着回庄子,而是独自去了孔颖达的府上。

    孔颖达受到房俊的报信,赶紧再次来到东宫,将情况说明。

    “委屈二郎了!”太子李承乾闻听,感动得无以复加。

    越是濒临绝境的时候,越是珍惜旁人的帮助,越是能体会到这份雪中送炭的情谊!

    一直以来,房俊的立场都极其鲜明,只忠于陛下,从来不参合进争储夺嫡之中。但是今次为了帮助他李承乾保住储君之位,非但亲自上阵,更为了给陛下“去火”,被打了整整七十大板。

    这份恩情,很重!

    孔颖达慨然道:“世人都说房二是个棒槌,但是在老夫看来,唯有这样的人,才是心中放着整个帝国,不忍见到帝国有一丝一毫的衰颓之相!宁愿去触及陛下的怒火,亦要帮助太子保住储君之位,保住大唐的朝局平静,房俊,真国士也!”

    老孔唏嘘不已。

    只是他若知道房俊带着帮助太子的人物前去撩拨皇帝“泻火”,实则心中却又存了在皇帝面前扮演忠贞之士的心思,会作何感想?

    不能说老孔太天真,只能说房俊套路太深……

    李承乾毅然道:“君以国士待我,我当以国士报之!孤这便进宫,向父皇说明一切!”

    孔颖达点点头:“见到陛下以后,殿下要沉稳一些,老臣已经约了房玄龄、宇文士及、于志宁等人,随后便到。”

    这次进宫,算得上是一次“危机公关”。

    事情的重点,并不是太子有没有参与谋逆,而是陛下是否真的想要易储。

    孔颖达活得念头够久,很多事情看得很透彻。

    之所以极力保住太子的储君之位,不仅仅是因为李承乾性情和善能够善待群臣百姓,更重要的原因,是不希望一旦废黜太子另立储君而导致的朝局动荡。

    一朝天子一朝臣,太子亦是如此。

    储君之位的更迭,或许影响力比皇位的更迭来得小一点,但是处置不好,仍然影响深远。大唐的繁荣来之不易,任何一点小小的动荡,都可能导致君臣十几年来的励精图治毁于一旦,孔颖达等历经过隋末动荡民不聊生的年代,深知现如今的贞观盛世来之不易。

    所以,孔颖达更加佩服房俊的甘于奉献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