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三十八章 长孙冲的隐私(下)
    看着长孙冲犹犹豫豫一脸纠结,长孙无忌愈发恼怒,骂道:“这都什么时候了,你还有什么好犹豫的?为父就不明白,既然不是什么杀父之仇,你为何如此记恨与太子殿下?承乾那孩子性格软弱,颇多礼让,即便是有何嫌隙,你也应当多多忍耐,怎能如此胡来?”

    这要是长孙无忌想不明白的。

    自己的儿子不是个冲动无脑的棒槌,李承乾既然是太子,是未来帝国的君主,即便是二人之间有些龌蹉,又有何不能忍耐?况且李承乾也是长孙无忌看着长大的,一贯仁厚随和,说白了就是软弱迂腐,这样的人,能做出什么过分到底事情让别人恨不得剥皮喝血?

    说不通啊!

    面对父亲热切的目光,长孙冲也知道不说清楚是不行了,一咬牙,说道:“父亲可还记得贞观六年冬天,孩儿与李承乾相约去九嵕山狩猎,回来后孩儿大病一场?”

    “贞观六年?”长孙无忌露出思索的神色,“岂不是你成亲的前一年?哦!为父有点印象,好像那一次你们去了不少人,原本打算多玩几日的,走时连营帐都带着,可没到一天就回来,回来之后,你足足卧床了三天,太医却没有诊治出什么病情,可是那一次?”

    长孙冲面色扭曲,仿佛不堪回首,亦仿佛有无穷的恨意:“那次我们刚到九嵕山,李承乾便要与孩儿较量马术,孩儿当场应允,可是没等跑出去几步,李承乾的御马便受了惊,撂起蹶子,将孩儿从马上撞了下来。孩儿落地的时候,又被李承乾的御马踢到了……提到了……”

    长孙无忌急问道:“踢到了哪里?”

    长孙冲脸色铁青,额头的青筋都毒蛇一般凸起,想起了那不堪回首、毁了他这一辈子的一幕,一字字道:“踢到了之处!”

    当初,正是由于受伤的部位太过隐秘,长孙冲耻于对太医提及,忍着剧痛想着过些时日自然会痊愈,却不想正是因为讳疾忌医,耽搁了最好的治疗时间,导致一生憾事。

    而他却是将这满腔的怨恨,全都倾泻在太子李承乾的身上……

    长孙无忌目瞪口呆。

    长孙冲神情狰狞,大吼道:“就是那一次,孩儿这一辈子都毁了!是李承乾!是他毁了孩儿这一生!孩儿与丽质青梅竹马,娶了丽质,却不能行那周公之礼,不能生儿育女,孩儿不甘心!所以,孩儿也要毁了李承乾,将他彻彻底底的毁掉,让他万劫不复!他相当皇帝?做梦去吧!”

    心底最深处的伤疤被狠狠的挑开,脓血肆无忌惮的迸溅开来,那份撕心裂肺绝望至极的痛楚,令长孙冲整个人歇斯底里完全崩溃!

    “停停停!”长孙无忌一头雾水,听儿子这意思,是因为那次狩猎被李承乾害得伤了男人的根本,再也不能行夫妻之事,但是……

    “赏赐为父因为你与丽质没有子嗣之事,向陛下求情为你纳妾,陛下已经答应,你不是收了两个侍女在房中,其中一个还有了身孕么?”长孙无忌有些懵乱,跟不上儿子的节奏了。

    长孙冲嚎啕大哭:“那个侍女,孩儿动都没动一下,她腹内的孩子,是孩儿指使她与侍卫欢好留下的种,孩儿不愿意被世人视作废人,处处惹人耻笑,这才逼不得已……”

    心底深处隐藏最深的秘密彻底暴露在人前,哪怕这个人是自己的父亲,那份羞愧自卑也足以让长孙冲软成一摊烂泥……

    长孙无忌犹如五雷轰顶一般,张了张嘴,却什么都没说出来……

    自己这个一向视为骄傲的儿子,居然连作为男人的根本都丧失了,自己这个父亲却还不知情……

    长孙无忌看着涕泪横流神智崩溃的长子,两行老泪不由得流了下来,心里宛如刀割一般,下意识的伸出手去,紧紧的将儿子的头搂在怀里,不停的婆娑着儿子的头顶,颤声道:“吾儿受苦了,吾儿受苦了……”

    作为父亲,当得知儿子是个废人的时候,那种锥心刺骨的伤痛,绝非文字言语能够表达出万一。

    父子二人抱头痛哭。

    不过长孙无忌到底是见过大风大浪的,哭了一阵,便想起了更重要的事情。

    他止住哭声,问道:“冲儿,侯君集谋逆一案,你可曾参与其中?”

    “这个……”长孙冲便神情闪烁。

    知子莫若父,一见到长孙冲的神情,长孙无忌便心里咯噔一下,不过为了确认,急忙问道:“你倒是说呀!若只是与太子之间的龌蹉,为父自然能够将此事说出,求得陛下的谅解,想必陛下也必然会因为此事而心怀内疚!但若是牵扯到侯君集谋逆一案之中,那可就大祸临头了……”

    事已至此,长孙冲还有什么好隐瞒的?

    遂将自己如何暗中串联侯君集李元昊等人,又如何设计好了临阵反水,一举将侯君集李元昌擒杀,立下救驾大功之事一一道出。

    他原本信心满满,凭借这等功勋必然能再升一级,说不得自己不靠父亲也能整出个国公之位,到时候一门两国公,成为大唐最显赫的家族,将是何等的荣耀?

    但是现在陛下已经知道自己陷害太子一事,这些功劳那是想都别想了。更何况,听父亲这意思,陛下已经怀疑自己在侯君集一案中有牵扯?

    这下更不敢有所隐瞒,老老实实的将一切道出。

    长孙无忌气得五内俱焚,但是看看儿子这般可怜模样,却又不忍责骂,只得叹气道:“儿啊,你怎这般糊涂?太子是太子,皇帝是皇帝,这其中的分别你怎能不知呢?你报复太子已是不该,但好歹还有这个名目,为父舍去这张老脸,也能在陛下面前保你一命。可这谋逆大罪,那可是株连九族遇赦不赦,那个皇帝能忍得了这种连臣贼子?真真是糊涂啊!”

    长孙冲心里也后悔的要死,只好说道:“孩儿还不是看那房俊受到陛下重用,心中不忿?那棒槌只是在西域侥幸打赢了一些突厥人的乌合之众,便俨然立下多大功劳似的,孩儿也不比他差!”

    长孙无忌看着长孙冲,心里是痛心疾首!

    一直以来,他都以这个长子为傲,却不成想嫉妒之心如此深重!若是早知如此,自己稍加开解,又怎能走上这等谋逆的绝路?

    无奈的叹息一声,长孙无忌老泪纵横:“为今之计,吾儿还是远走高飞吧。陛下即便不取你的性命,怕是也要圈禁终生,与其生不如死,还不如隐姓埋名,寻一处荒山野林,了此残生……”

    “不行!”长孙冲惊叫道:“父亲,你去跟陛下好生哀求,就说孩儿知道错了,愿意痛改前非。官也不做了,这就去将丽质接回来,就在家好好过日子,好不好?”

    在他想来,自己被李承乾害得不能人道,已是他李家欠了自己。自己即便是反了谋逆大罪,凭借父亲的功勋和李家欠下自己这些,足以抵消!更何况若是将长乐公主接回来,等同于又多了一道护身符,大不了就做个富家翁,又有何难?

    长孙无忌再一次重新审视自己的儿子。

    这个向来温润如玉、机灵乖巧的儿子,怎地不但嫉妒成狂,还这般自私?

    自己深有隐疾却隐瞒不报,已经害了长乐公主,难道还想要继续害一辈子?

    这么多年,便是连自己这个当爹的都不知道儿子有这等隐疾,想来长乐公主在人前人后忍受了多少白眼却不发一言,那是何等的苦闷?自己甚至还大言不惭的去跟陛下说公主无后,给自家儿子纳妾……

    便是长孙无忌这等脸厚心黑之人,都觉得臊得慌!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谁叫这是自己的儿子呢……

    长孙无忌叹了口气,绝望说道:“冲儿,莫怀着侥幸,远走高飞吧,为父也只能为你做到这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