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四十二章 契约
    房俊不得不领李元嘉这个人情。

    “待会儿,某吩咐家仆将银钱送到宗正寺。”

    这事儿就这么定了。

    李元文却笑道:“盯着这块地的人实在太多,咱们宗正寺看起来威风凛凛,实则却是风箱里的老鼠,两头受气。既要给皇帝、给族老们一个交代,亦不能抹了外边的人情,毕竟没谁是餐风露宿闲云野鹤,总有求着别人的时候。所以,元嘉嘱咐着将文书都带了出来,二郎签字画押,随后打发人将银钱送去宗正寺,愚兄给你将红契做好,咱们雷厉风行钱货两讫,这事儿便算是做成了!否则又有人求到面前,咱也不好说话……”

    “那行,咱这就回庄子签订契约,走的时候某派人将钱给你们送去。”

    一行人到地头打了个转,便又回到庄子里,签订契约。

    到了正堂,侍女奉上香茗,房俊、李元嘉、李元文相继落座,李元文便从随身细带的一个貌似公文包一般的袋子里拿出文书。

    这等文书都是相同的格式,只需要在空白处填写买卖双方、款项、田地数目等等实际条件即可。

    房俊唤人拿来文房四宝,李云文便拿起毛笔,开始书写。

    “宗正寺上呈皇命,公开发卖水田两千一百五十亩,位于灞水之畔,东至某某处,西至某某处、南至某某处、北至某某处,原为汉王李元昌之封地……现发卖于长安人士房俊,价格两万贯整,钱款笔下交付……”

    看到这里,房俊心中一动,说道:“元文兄且慢,这张文书作废吧,麻烦您重写一份。”

    李云文一愣,停笔问道:“这是为何?”

    李元嘉不悦道:“二郎,这可是送给你的好处,要不是……你可别不知好歹!”

    若不是陛下嘱咐将这块地卖与你,你以为我敢这么明目张胆的损公肥私?两千亩地,两万贯!这跟私相授受都没什么区别了,没有陛下撑腰,御史台一个弹劾,咱这亲王也得跟着吃瓜捞!

    房俊斜眼瞄了李元嘉一眼,说道:“将买主换一下,写上房秀珠。”

    李元文愕然:“房秀珠是谁?”

    房俊笑道:“是舍妹。舍妹年纪也不小了,快到出阁的时候,这块地实在是尚风尚水难得的良田,便算作舍妹的嫁妆,也算是某这当兄长的一点心意。”

    这块地确实好。

    但是房俊毕竟来自于二十一世纪,骨子里那股对于土地的执念,并没有这个时代之人的迫切。正因为地好,所以他才想着将这块地送给小妹。

    无论将来小妹找到个什么样的人家,也无论将来发生什么不测之祸,只要不是谋朝篡位这等大逆不道的罪名,便是败家了,仅仅凭借这块地,也能衣食无忧。

    说到底,房俊还是对于未来有些担忧……

    虽然这个世界多了他这个变数,历史上将房家牵扯得破败沦落的太子谋反案亦提前上演,可谁能知道未来会是个什么样子,历史会不会再一次重演?

    就算做未雨绸缪吧……

    一个一个的,将身边亲人的未来都安置得尽可能妥当,即便哪一天历史重演,只要不是丢了性命,都依然能有一个富足的生活,这是房俊的底线,也是他自认为存在的意义。

    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

    不管他能不能为这个老大帝国带来强盛的改变,最起码,也要保障身边的亲人……

    李元嘉眼神闪烁的看着房俊,默然不语。

    心里却是很受触动。

    他知道房俊有钱,等闲三五万贯,根本不放在房俊心上。但是在他看来,田地与银钱不用,即便是二十万贯,也买不来这块上好的良田。

    一块良田,可以令一个家族兴盛。

    家财万贯,却只是一片浮云。

    田地的产出生生不息,再多的钱财,却终有花光的那一天……

    这就是土地的重要性。

    而房俊的这个举动,令李元嘉明白,之所以这家伙敢不顾一切的闯进他的亲王府,纵马践踏打砸胡闹,是因为他心里真的很重视家人,将家人放在心尖儿上。

    这令生在帝王之家的李元嘉很受感触。

    这种对于亲人无偿的奉献,李元嘉没有对他的亲人奉献过,更没有亲人对他奉献过……

    李元文楞了一下,就摇头笑起来。重新拿过一张文书,将买主由房俊改成房秀珠。写完之后,交给房俊查看,验看无误之后,并未用房俊签字,直接盖上宗正寺的大印。

    李元嘉结果那张文书,看了看,说道:“待会儿,本王亲自去府上,让秀珠签字画押。说起来,那小丫头尚未出阁,便成了一个小地主婆子,呵呵……”

    李元文道:“还是某跑着一趟吧,先去请房姑娘签字画押,然后某再去藍田縣办下来正式的红契,最后还得给府上送回去。这来来回回的,你去操办不好看。”

    李元嘉便点点头。

    這塊地的歸屬是屬於藍田縣的地界,正式的地契要藍田縣開具。

    这件事虽然有陛下在后边指示,但陛下显然不愿意让太多人知道,他若是被某些人盯上,确实麻烦。

    房俊却对这文书挺感兴趣。

    “眼看着快要晌午了,留下吃过午饭再办不迟,咱们好好喝几盅。”

    李元文当然愿意借机交好房俊,甭看现在房俊被一撸到底,无官无爵与平民无异,但无论是其即将成为驸马的身份,还是那日进斗金的码头,亦或是他那个身为宰辅的老爹,都注定了这位将来必会青云直上。

    官场之上捧红踩黑那是常态,可雪中送炭更能得到人情。

    李元嘉则更是高兴。

    这个草蛋的小舅子,可从来没对他这么和颜悦色过,能够趁机好好修葺一下关系,自然不会错过。

    三人喝着茶水,闲聊起来。

    房俊对于田地买卖的文书挺感兴趣,便开口请教。

    白契和红契,这地契里还有这么些的讲究?

    房俊真不懂古代田地买卖的手续,他是学农业的,但不是学历史的。李元文做好手续,李元嘉左右无事,见到这草蛋小舅子也有不懂的事儿,就想要显摆显摆,慢慢地给讲解起来。

    简单地说,白契又叫做民契,红契又叫做官契。一般来说,民间买卖双方经众人签下的就是民契,这民契送去县衙,交齐了契税之后,经过官府的验证,办理正式的过户手续,由官吏在民契上粘贴官方统一制的契尾,再盖上官印,就是官契了。

    官契之所以又被称为红契,就是因为官方盖的大印是红色的篆体。

    房俊买这块地是官府公开发卖的土地,没有民间经手这一个环节,所以直接就是官方契约,就是红契。但是宗正寺开具的这一份并不算是正式的地契,只能算是一个交易的手续,正式的地契必须是当地衙门开具,才算有效。

    聊了一陣,房俊便对李元嘉说道:“我姐今日挺好吧?庄子里准备了一些年货,过两天就给我姐送去。王爷您若是又新纳了小妾什么的,赶紧的嘱咐她们都规规矩矩的在窝里待着,若是不小心惹毛了我,别怨到时候不给你面子!”

    李元文就瘪着嘴,苦忍着笑。

    房二郎马踏韩王府那件事,整个京城里早就传的沸沸扬扬,虽然过了一年了,但是每当皇族之中又哪家惹出点矛盾,便有人将这事儿拿出来取笑一番。

    李元嘉腮帮子抽搐了一下,狠狠的瞪了房俊一眼,不悦道:“没再纳妾!”

    这个小舅子也真是草蛋,感情是属翻脸猴子的,谁翻脸就翻脸,刚刚这还宾主言欢呢,一转眼就就给他上眼药……

    不过虽然气恼,心里却暗暗留神,晚上回府便嘱托曹氏,要么回家住几天避一避,要么就老老实实待屋子里甭露面,否则被这棒槌瞅见,说不得又是一顿暴揍……

    正想到这里,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喧哗。

    房俊便邹起眉毛。

    没一会儿,卢成从外面走进来,还未等他汇报,便听到大门口那边隐隐传来喝骂声。

    “李元嘉,有胆子出来!”

    房俊一张黑脸愈发黑了,阴沉得能滴出水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