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四十六章 不吃不行
    高真行被房俊气得连喷两口老血,差点厥过去。

    这人怎能如此不要脸?

    咱要跟你单挑的时候,你联合你的部曲偷袭咱;将咱的腿打断了,你特么又要跟咱单挑?

    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高真行气得鼻子冒烟,恶狠狠的瞪着房俊,恨不得一口将这个小王八蛋咬死,喝他的血,方能消解心头之恨!

    一直站在大门口的李元嘉,则干脆捂住了脸。

    这个小舅子,实在是……极品!

    房家的部曲家将们,也都各个仰首望天,面容抽搐……

    房俊丝毫没有认识到自己这样的做法是否卑鄙不要脸,谁叫你没事招惹我呢

    看着高真行,房俊挑了挑眉毛,说道:“既然你今天敢找上门来无事生非,那就应该做好挨打的准备,这个不怨咱。咱也不管你到底是被谁怂恿了,还是被谁当枪使了,还是真的是一二傻子,今日你想要将我房二的脸摁地上任你揉搓,那就别怪我打断你的腿,折了你的面子!自己回家好好想想,想好了,随时可以找我,我房二亦随时候教!”

    说罢,也不再看高真行铁青的脸和闪烁的眸光,站起身摆摆手,黑着脸冲着高真行带来的随从喝道:“还不将你家将军抬走找个郎中医治,是要等着房某管饭,还是真想你家将军往后就瘸了一条腿?”

    随从们左右观望,相互眼光碰触,就知道今日算是彻底栽了,什么找回面子的话也说不出,还是先把将军带回去治伤方是正途,否则当真当真成了瘸腿将军……

    当下,赶紧七手八脚的将高真行扶起来,几个人抬着,连人带马灰溜溜的走掉。

    房俊便指使着家仆:“将门前好生打扫一番。”

    然后回身对李元嘉和李元文等宗正寺官员抱了抱拳:“各位虚惊一场,咱们还是赶紧入内吧,稍等片刻,便让厨房里整治酒席,咱们不醉不归。”

    “是是是,二郎客气了……”

    诸人谦让一番,便一起重新走回庄内。

    亲眼见识了房俊的剽悍,没人敢说离开的话语,唯恐得罪了这位凶神,把自己再给记恨上了……

    世上的事情就是如此奇怪,越是温文儒雅不说恶语的君子,越是没人把你当回事儿。因为大家都知道,这种人是讲理的,是隐忍的,是有道德底线的。

    可越是混不吝的家伙,越是招人忌惮,越是被大伙当个人物一样敬着。

    因为这种人做事大多是凭着自己的好恶,对于礼法规矩并不在乎,看你不爽了,我就要动你,谁也没辙……

    欺善怕恶,大抵如是。

    现在房俊诚心诚意的邀请,谁若是不顾颜面的走了,难保这位不会记恨在心里。若只是记恨也就罢了,搞不好当场发飙,那可就难堪了……

    一场风波,来得快,去的也快。

    对于自家二郎打架这种事,庄子上下几乎习以为常。即便高真行的身份不一般,那又如何?想当初,便是陛下的亲儿子,咱二郎那也是锤过的……

    你高真行再牛,还能牛得过齐王、魏王?

    庄子里几乎瞬间就回复平静,该干嘛干嘛,并未将刚刚在门前发生的斗殴放在心上。

    房俊领着李元嘉等人往大堂走,便听到旁边的院子里吆五喝六,不时传出肥猪的惨嚎声。

    对于这些四体不勤五谷不分的宗正寺官员来说,这种声音实在是有些瘆人,而想想即将要上桌的猪肉,一个两个都苦了脸,相互看了看,都看出对方的不以为然,却又不敢张嘴说什么。

    刚刚房俊的霸道,实在是给这些人留下心理阴影了……

    相对来说,还是李元嘉的身份不同寻常。虽然也曾被房俊闹上门搞得颜面尽失,但好歹也是姐夫小舅子,大家便不停的给李元嘉挤眉弄眼,想要李元嘉说几句话,大家好集体告辞,脱离即将来到的窘境……

    说是窘境,其实也不为过。

    饲养家猪的历史很悠久,据说在汉朝的时候便已有之,猪肉在民间也是主要的肉类之一。相比于牛羊肉,低廉的价格更能被寻常的百姓家庭接受。

    即便猪肉便宜,但是在庄户人家,平常过日子,除非是家里来了客人,否则大多是舍不得花钱买肉吃的。但是每一家都会养上两三口猪,养上一年,等过年的时候就杀掉。大部分猪肉还是要卖掉,换些银钱,采购过年需要的东西。甚至有的时候,一口猪卖的钱,要用来支付来年全部的油盐酱醋等花销,有的人家全靠着这些钱积攒下来,才能给儿子娶媳妇。

    但是在这个年头,猪肉是只有寻常百姓和低贱的奴仆才会吃的,是低贱的食物。达官老爷贵族世家们平素吃得的是牛羊肉,猪肉是一口都不吃的。

    一来是因为这时期的猪圈大多都是跟茅厕连在一起,人的排泄物直接排进猪圈成为猪的食物,对于贵人们来说,想想就恶心,怎么吃?

    二来,则是猪肉真的不好吃……

    这时候的人们,尚不知道通过阉骟的手段来改善家猪的肉质,此时的猪肉吃起来有一种又酸又骚的口感,除非是常年没有荤腥的穷苦人家,但凡有一点身份地位或者家财的,都不屑于吃猪肉。

    所以,以李元嘉为首的几位宗正寺官员,是真的不想吃猪肉……

    可是又不敢说。

    李元嘉瞅瞅几位同僚,又瞄了瞄满脸笑容的房俊,心里也是忐忑。

    说了,搞不好房俊这小子说翻脸就翻脸,这么诚心实意的留你们吃饭,还一个两个的不识抬举?不说,这几位待会儿上桌,搞不好都能当场吐出来,那时候更得罪人。

    说还是不说,这是个问题……

    把李元嘉纠结得不行。

    房俊似乎看出这几位的心思,便边走边笑道:“几位,勿需担忧。咱们庄子里的猪,跟那些寻常人家的不一样,都是喂得青草蔬菜,很干净,就连猪粪都是绿色的。”

    他不说还好,这么一说,李元嘉的脸色就好似他说的猪粪一样,发绿。

    房俊没注意李元嘉的脸色,自顾自说道:“而且咱们饲养的家猪,经过了特殊的处理手法,肉质绝对鲜美,就是比之牛羊肉,亦不惶多让。”

    李元嘉哪里听得进去?苦着脸,脚步也放慢了,心里琢磨着到底说还是不说,走还是不走。

    但是再远的路,它也有个重点。再怎么磨蹭,一群人还是进到正堂里。

    房俊命侍女奉上香茶,客气的邀请何为饮用,满面春风的招呼着,哪一个都未冷落。

    其实,这些人的脸色他都看在眼里,个人心里的担忧,他也心知肚明。

    但他偏偏就装作不知道,一个劲儿的寒暄着,热情的过分。

    他就是要通过今天这一顿饭,将经过阉骟的猪肉名头打出去,让整个关中都知道!

    家猪,是每一个农户基本都会饲养的家畜,跟鸡鸭鹅狗一样,寻常得不能再寻常。但是由于一些缘故,导致猪肉上不得台面,有身份的人家是不屑吃猪肉的,这就使得猪肉的价格不高。而农户辛辛苦苦养了一年,最后却卖不上几个钱,谁会搭着食料和精力喂养?

    是以,家猪的数量很是稀少。

    只要能将猪肉的价格提上去,就等于给万千贫苦的农户开拓了一条道路。猪肉值钱,饲养得家户肯定就多起来,也能在贫苦的生活中多一份补贴。

    如何将猪肉的价格提升?

    就在刚刚,房俊想出了一个馊主意……

    李元嘉这些宗正寺的官员!

    只要让他们见识了猪肉的美味,借由他们这些皇族子弟的口中传递出去,想来必然会受到关注。

    甚至,房俊还嘱咐厨房拿出了猪肉炖菜的王牌——杀猪菜!

    就不信吃不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