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四十七章 猪肉推销员(上)
    前世房俊可没少吃杀猪菜。

    焖一锅香喷喷的大米饭,一只大铁锅烧热,放油、大酱、葱花、姜片、大料、花椒爆香了,然后就将刚才那些猪骨、猪肉、猪蹄子、猪尾巴一股脑地扔进去,翻炒,炒出油和香味来之后,再倒进切好的酸菜丝。

    继续翻炒,然后倒水,将锅盖盖上。

    灶下用旺火,上汽以后,也就是烧开锅之后,打开锅盖,放进去锅撑子,再将搅拌好,加了油调味过的猪血用盆子盛着,放在撑子上,重新盖上锅,接着烧火。

    这个就是俗称的杀猪菜。

    杀猪菜本是东北的老传统,西北这边早时候是没有的,但谁叫房俊是穿越者呢?

    有的地方会做猪血肠,但是房俊怕这帮子皇族子弟对猪肠子有反感,所以像似这般蒸血旺。

    这样的一锅菜、一锅饭,因为菜里面材料足,已经足够丰盛了。

    从来没吃过的人,绝难抵挡这种美味,甭管你是吃惯山珍海味的皇室贵胄,还是紧衣缩食终年不见油星的贫民寒门!

    再加上烀熟的髈蹄,拆骨肉蘸着蒜酱,就着二两烫的热热的烧刀子,神仙也得流口水!

    房俊没有在大堂里待客,而是将饭桌放到他书房偏厅的火炕上,一圈儿人围着饭桌坐下,一大桌杀猪菜端上来,那浓郁的香味刺激的几个皇族子弟身份的宗正寺官员齐齐咽了口口水。

    但是说实话,对于这些食不厌精脍不厌细的皇族子弟来说,丝毫没有雅致品相的杀猪菜,虽然能够勾动他们的味蕾,却仍旧不能令他们下决心吃上一口……

    李元嘉就很是纠结,心里暗暗后悔,刚刚就应当硬起骨气拒绝房俊的,这么一含糊,就被请上桌了,这时候想要一口不吃就下桌,甭说是房俊,换了谁都不高兴。

    那不是瞧不起人么?能把人得罪狠了!

    李元嘉偷偷摸摸瞄了一眼几位同僚,见到大伙都是一副便秘的神情,看着桌上的饭菜确实很香,一个两个手里捏着筷子,却如同拿着一块烧红的烙铁,不知如何是好。

    大家伙也都眼神幽怨的看着李元嘉,那意思是说,殿下唉!咱可是跟您来办差的,按说大伙都给您面子,可您也不能让咱吃猪肉啊?这东西,那是只有下贱的庄户人家才会吃的……

    李元嘉也觉得自己有些愧对这帮被自己拉来的同僚,差点得罪了高真行不说,现在还要逼着吃猪肉。

    只好硬着头皮,说道:“二郎,你看啊,现在时辰也不早了,本王和几位王兄被陛下勒令接了发卖查抄之家产这个差使,说什么也得办得漂漂亮亮,对不对?这若是陛下知晓吾等放着正事不办,却跑来你这里大吃大喝,难免怪罪。等闲申饬几句倒也罢了,就怕被陛下以为吾等是与你在田地的交易当中有什么猫腻,那可就完蛋啦!所以,你看,这个……要不咱就不吃了,先回去?”

    那几位都快哭出来了,立马对李元嘉投去敬佩感激的眼神。

    说的太好了……

    李元嘉抹了一把额头的汗水,对于自己的急智也有点小骄傲。

    话说到这份上,你若是再逼着我们吃猪肉,那可就是你房二的不对了!

    可房俊又怎能将这几位免费的“宣传大使”放过?

    房俊就眯起眼睛,本来就黑的脸上,愈发黑了……

    “诸位,莫非是觉得身为皇族,天潢贵胄,便瞧不起房某人?”

    几个人吓了一跳,这帽子太大,戴不了

    李元文赶紧说道:“二郎这是说哪里话,放眼关中,有谁不知道你房二文韬武略,那就是当世的诸葛武侯啊!”

    旁边有人就附和道:“就是就是!呼风唤雨房遗爱的名声,早已响彻整个关中,这关中的百姓,哪家哪户不感念您的恩情?再者说了,你不仅是房相的公子,还是韩王殿下的小舅子,更即将成为高阳公主的驸马,说来说去,咱这都是一家人,您这么说,那可是见外了!”

    几个人可不敢被房俊戴这么一个大帽子,七嘴八舌的极尽奉承。

    没法子,这房俊,他们真是惹不起。

    只要想想这位刚刚将高真行敲断了腿,便脊梁骨一阵阵发寒。

    这棒槌发起飙来,那也是没谁了……

    “呵呵……”

    房俊眯着眼,嘿嘿一笑,似乎很是爱听这些奉承话。

    等到大伙说了一阵,他才慢悠悠说道:“虽然某是真心实意的想请几位吃一吃这人间美味,但几位既然执意不肯,某若继续坚持,反倒被几位以为某是牛不喝水强摁头……”

    包括李元嘉在内,听了这话,就有些讪讪。

    这几位都是皇室贵胄,身份那是顶顶尊贵,走到哪里不是逢迎一片,几时受过这样的挤兑?

    若是放在以往,即便房俊的名声再是响亮,这几位除了“深受其害”的李元嘉之外,听了这话说不得就给房俊甩脸子,不告而别。但是刚刚经历了大门口的那一幕,借给这几位一个胆子,也不敢再房俊面前发作。

    房俊浑然不知自己说的话有多不合适一般,将饭桌上一个酒坛子拿起来,拍去泥封,一阵浓郁的酒香顿时溢了出来。

    拿着酒坛子,一一给几位面前的酒杯沾满酒,说道:“诸位到了咱家,菜不吃一口,这酒却不能一口不喝吧?这样,既然诸位不爱吃这猪肉,这一坛子酒喝了,某恭送诸位出门,以后青山不改友谊长存,如何?”

    李元嘉就瞄了瞄房俊手里的那个酒坛子。

    深灰色的陶瓷坛子,看着不甚起眼,看上去也不太大,能装个十斤八斤左右。眼前的酒杯里,清澈的酒水散发着浓郁的酒香,闻一闻,就有一种醺醺欲醉的感觉。

    房家出好酒,这是市面上公认的。

    但是真正喝过的没几个。

    即便是李元嘉这等近亲,因为与房俊不是太和睦,也没机会品尝。

    他们七个人,喝十斤酒,在他看来,这不是问题。

    况且能借机享受一般房俊酿制的美酒,正是求之不得。

    李元嘉便说道:“本王也知道如此拒绝,的确不太近人情,奈何皇命在身,也不得不婉拒二郎的厚爱。二郎既是如此说,吾等绝无二话,感谢二郎体恤!”

    这边是答应了。

    房俊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看着这位在他面前讲姿态摆的极低的便宜姐夫,便点头道:“请!”

    “请!”

    “请!”

    几人互视一眼,便一起端起酒杯:“敬二郎一杯!”

    房俊呵呵一笑,自己也倒了一杯,举起杯子道:“请!”将酒杯放到唇边,浅酌一口。

    唐人好酒。那几位早就被这酒香勾出了馋虫,此刻也不客气,一仰头,将杯中美酒一饮而尽。

    房俊笑得愈发欢快了……

    随着美酒入喉,酒桌上瞬间一片沉寂。

    几个人仿佛被施展了定身术一般,齐齐端坐不动,保持着手持酒杯的姿势。

    只是脸孔却涨得通红。

    这酒确实香醇,非但闻着香,喝着更香!

    但是,太烈了!

    那醇香的酒水仿佛被烈火灼烧过一般,顺着喉咙下去,宛如一道火焰被吞进了嘴里,酒水所过之处,像是被锋利的刀子割过,一阵撕心裂肺的疼!

    几个人强忍着,没有叫出来!

    但是等到酒水入腹之后,那一团火就像是在胃里燃烧,带着一股火热的暖意,顺着奇经八脉走遍四肢百骸,一股通透的融融之意不经意的升起。

    就是一个字,爽!

    “好酒!”

    李元嘉被这一口酒呛得眼泪都快出来了,却还是忍不住拍着桌子赞叹!

    房俊呵呵一笑,废话!

    他拿起酒坛子,再次给诸人斟满酒,一伸手:“请!”

    几个人就有些双眼发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