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四十八章 猪肉推销员(下)
    酒是好酒,就是……太烈!

    这一杯酒,就足以抵得上那些寻常酒水三五斤,这么一坛子分下去,每人最少也得有一斤的分量,这要是喝完了,还能活么?

    就这么一杯,有好几位都觉得脑袋发晕了!

    但是,不喝行么?

    没法子,只能硬着头皮再次举杯。不过这次都学乖了,没人再像刚才那般一饮而尽,而是浅酌慢尝,既不会被这烈酒醉倒,亦能仔细品味其中的香醇。

    唯一的遗憾,那就是眼前香气四溢的肉,若是牛肉羊肉就好了,再不济,狗肉鸡肉也行啊,为啥就偏偏是猪肉?

    酒肉酒肉,这两样为啥总是紧紧的联系在一起,人们说起来的时候总是焦不离孟秤不离砣?很简单,那就是喝酒的时候必须吃肉,那才爽利,吃肉的时候必须喝酒,那才过瘾!

    几个人看向房俊的眼神,就不免幽怨。

    这小子想一出是一出,你就不能发发慈悲,给咱整点别的肉来吃?

    猪肉,实在是不能吃啊……

    房俊却对几人的眼神视如不见,也不逼着这几位喝酒,自顾自的夹起一筷子才骨肉,沾满了蒜酱,放进嘴里大嚼。

    心里却是很不爽:娘咧!哥们为了给猪肉涨涨价,容易么?

    拆骨肉,尤其是和菜、汤一起煮熟的非常入味的拆骨肉,是他的最爱。而且这个时代没什么人工合成的猪饲料,喂猪的食物更是百分百绿色环保,所以猪肉非常的香。

    猪血旺也好吃,看上面那一层嫩绿的葱花,还有汪出来的油,就已经很引人食欲了,舀一勺放进嘴里,几乎入口即化,满嘴的香。还有用猪肉和猪骨头熬的烂烂的酸菜,那汤已经变成了浓浓的泛着奶白色,吃一口,也是一个字:香……

    吃了几口肉,抿了一口酒,然后一勺一勺地舀猪血旺吃。他上辈子最爱吃这个,而且今天的血旺蒸的火候很好,所以特别嫩滑。他一边吃,一边嘴里发出啧啧的声响。

    还真是美好的享受啊……

    “咕”

    “咕”

    耳边传来几声奇怪的声响。

    房俊放下舀血旺的汤匙,抬起头来,便见到面前这几位都在盯着他看。

    有酒无肉,那是一大憾事。

    有酒有肉,但是只能喝酒不能吃肉,那就不是什么憾事的层次了,那简直就是无尽的折磨……

    这几位看着房俊吃得啧啧有声,那满桌子菜发出的浓郁的香气,便下意识的抿着酒,越喝,越想吃肉。越是压制着吃肉的慾望,就越是喝酒……

    不知不觉的,酒一杯接一杯的喝,一个个的小脸儿都红扑扑的,有些微的醉意,那股子想吃肉的念头,在心里疯狂的滋长,渐渐的控制不住。

    猪肉咋地?

    房俊能吃,咱就不能吃?

    更何况人家房二不是说了么,这猪是他自己养着来等着杀了吃肉的,那肯定干干净净没毛病!

    心里这么想着,就忍不住咽了咽唾沫。

    最终,第一个受不住的是李元文。

    这人虽然是皇族,但是生性随和,没什么远大志向,平素就喜好口舌之欲,用后世文明的说法,那就是一个“老饕”,当然了,通俗一点,那就是“吃货”……

    吃货,最禁受不住美食的勾引。

    李元文心一横,管他娘的猪肉还是什么肉,瞧着房俊吃得那叫一个香,他馋虫都快爬出来了,放下酒杯拿起筷子,就夹了一块拆骨肉,学着房俊那般在蒜酱里打了个滚,送到嘴里。

    一口咬下去……

    “二郎啊,你不实诚啊,说得天花乱坠的,这肉也不咋地啊?”

    李元文摇头叹气,嘴里嚼着肉,抿了口小酒。然后夹了一筷子酸菜,“还算有点滋味吧,但是没有你说的那么好。某尝尝这个……猪血?哦,叫血旺啊,这个名字不错,很喜庆,好彩头……这味道啊,也就一般。”

    李元文一边挨个菜都尝尝,一边抿着小酒,一边摇头晃脑的挑毛病,筷子却舞得飞起,根本不闲着。

    房俊就笑,举杯跟李元文碰了一个,一饮而尽。

    李元文见到房俊喝酒如此豪迈,脸色有些惴惴,心虚道:“这个酒太烈,咱慢点喝行不?”

    房俊一挑眉毛:“没那么多讲究,虽然是初次见面,但老哥你对我的胃口,大气,不矫情!这喝酒吃肉,那最重要的就是个心情,所谓酒逢知己千杯少,便是如此了!但是逼着喝酒,岂不是大煞风景?能喝多少,您就喝多少,随意就行了。”

    他这么一说,李元文反倒不好意思了,挺直腰板,说道:“得了,二郎既然如此说,某若是扭扭捏捏,反倒被二郎你看轻了!干了!”

    一饮而尽。

    房俊哈哈大笑,越看这个李元文越是顺眼。

    喝酒喝得是啥?是酒,但更是心情!

    若是心情不爽,即便是五十三度的茅台那也喝不出个滋味儿!

    两人越喝越是投契,言谈甚欢。

    其余几人就是不滋味了。

    尤其是李元嘉……

    说心底话,李元嘉是很想跟房俊打好关系的,不仅仅因为这货是自己的小舅子。

    去年能打上自己的府邸,只为了给他的姐姐出一口气,撑起腰杆;现在能将这么大一块足以传家百世的良田送给最小的妹子,足以说明这人重视亲情。

    在这个年代,兄友弟恭是跟孝顺父母一样的良好品德,在深受儒家文化影响的世人看来,能够拥有这样良好品德的人,在其他方面也不会差到哪里去。

    更别说,一个照面就敢将当年的长安第一纨绔给敲断了腿……

    可不知为什么,在房俊面前,他总是有些心虚。

    李元嘉满心纠结,想了半天,最后他得出一个结论,是因为自己放不开亲王的架子。

    总是想在房俊面前保持自己的威严,偏偏房俊又是个棒槌,根本不吃自己这一套!在旁人眼中,自己是威风凛凛的天潢贵胄,是身份尊贵的皇族亲王,但是在房俊眼里,他啥都不是。

    只要惹了他姐姐生气,照揍不误……

    既然人家根本没将自己的身份当回事儿,那自己还绷着有什么用?

    对于房氏,他是真心恩爱,所以他愿意去接近房氏的亲人。

    想到这里,李元嘉深吸口气,拿起筷子,夹了一块酸菜里的五花肉。

    “嘶……”这一口咬下去,李元嘉只觉得满口浓香不肥不腻,简直了!

    等到将口中的肉咽下去,李元嘉才恨恨的瞪着李元文,怒道:“堂兄,不地道了吧?这么好吃的肉,你却口口声声不好吃,你啥意思?”

    他现在才发现,李元文似乎对每一个菜都挑剔了一番,但是嘴里根本没停!

    太奸诈了……

    李元文不以为然的摆摆手,抿了口小酒,摸着鼓胀的肚子,大大咧咧说道:“兄弟,你这是啥话?咱只是说出来对每一道菜的缺点的看法,希望二郎以后能多多注意,给他家的厨子说一说,精益求精么,不是更好?某又没拦着你吃!”

    李元嘉翻个白眼,不理这个护食的家伙,难道这一桌子菜,你还能一个人吃完?便转头对房俊说道:“这个五花肉,走的时候给本王拿点,回去给你姐尝尝。”

    他这话说的很自然,很有至近亲属的味道,并不虚伪客气。

    可是在心里,却禁不住在打鼓。

    说起来,自己可一向都瞧不起这个小舅子,关系也一直不近,若是这小子犯浑根本不给自己面子,岂不是丢人丢到姥姥家?堂堂韩王殿下跟小舅子要东西,结果人没给……

    李元嘉就有些后悔,莽撞了啊!

    可事实上他不知道,他只要将房氏摆出来扎筏子,在房俊这里几乎就不存在任何拒绝的可能。

    房俊就点点头:“那是自然,肥的瘦的五花的,还有这拆骨肉,猪血,待会儿自会让家仆给我姐送去,顺带也会打发厨子过去,教教你府里的厨子怎么料理这些东西。”

    心底很是欣喜。

    这几位,可都是身份不凡的皇族子弟,只要他们接受了猪肉,这个潮流必然会盛行开来。

    这以往农家穷户的食物,也能搬上贵人们的饭桌,必将导致养猪的兴起。

    也算是为那些穷苦人家开辟一项财源吧。

    虽然不会因此大富大贵发家致富,但是凭借勤劳能多一份收益,总是好的。

    世界不会因谁而轻易改变,但房俊相信只要努力,总是会在潜移默化之间,发生一些积极而美好的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