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四十九章 年礼
    这顿酒吃得宾主尽欢。

    虽说猪肉是贱肉,是那些贫苦农户的泥腿子才能吃的,休说李元嘉这等皇族宗亲,便是等闲有点身份的富户都不屑于吃食,但是在房俊的“压迫”之下,每个人都不少吃。

    刚开始的时候倒是房俊又是敲打又是威胁,但是等到烧刀子三五杯下肚,言谈越来越随意,酒至酣处,也顾不得什么肉了,吃得那叫一个啧啧有声,满嘴流油……

    到了最后,初次畅饮烧刀子这等烈酒的李元嘉诸人,各个酩酊大醉,被房俊统统放倒。

    房俊命家仆收拾了客房留宿,然后打发人挨家挨户的通知,莫要这些人的家里担忧,重点自然是韩王府。

    庄子里的家仆到了韩王府,见了韩王妃,说是韩王殿下在庄子里吃多了酒,二郎已然安排了住处,今夜留宿在那边,便遣人前来知会一声,好叫韩王妃休要惦记。

    丈夫在自家兄弟那边留宿,韩王妃自然没什么好惦记的。

    只是等到那家仆离去良久,韩王妃尚未回过神来,几时丈夫与二郎这般亲厚了?又是吃酒,又是留宿的,着实令人狐疑,她可是知道,因为曹氏那件事,二郎不待见王爷,王爷也有些不满,这两人可是心里都对对方有成见,没有一见面都打起来都是好的,还能这般亲厚?

    最关键的是自家这个二兄弟什么脾性,没人比房氏更清楚,就算现在相谈甚欢,但是王爷指不定那句话没说好,说不得就惹恼了二郎,到时候发作起来……

    可是又不能派人去将王爷接回来。

    跟每一个寻常妇人一样,哪个不希望丈夫能跟娘家的兄弟相处的亲厚一些呢?

    房氏心惊胆跳的过了一夜,基本没怎么睡觉。

    唯恐下一刻便有家仆将腿断胳膊折的王爷送回来……

    直到翌日清早,房氏便迫不及待的打发府里的家奴前往骊山的庄子里,探看那边的情形。谁知家奴得了嘱咐尚未出门,大门口便人喊马嘶的喧嚣起来。

    房氏一颗心顿时提了起来,惊问道:“怎么回事?”

    便有看门的家奴来报:“是王爷回来了,同来的尚有房府那边的年礼。”

    房氏这才舒了口气,听说有娘家送来的年礼,便领着侍女迎了出来。

    逢年过节,亲戚朋友之间互送礼物,这是最基本的礼数。越是身份地位高等的人家,越是重视这般礼节,礼物自然也越是讲究。看着门口一长串满满登登的马车,房氏便知道这都是二郎送来的。

    往年,王府与娘家自然也会互送年礼,但从未这般奢侈。

    房家在房玄龄发迹之前,只是青州的寻常富户,耕读传家,并未有多少家底。房玄龄又是清正廉明,从来都不会聚敛钱财,家里的收入除了一些地租,便是房玄龄的官俸和陛下的赏赐。虽说生活无忧,但是想要多送一些礼物,却也不能。更何况房玄龄一向清心寡欲,并不热衷与这等迎来送往的事情,礼物大多只是象征性的意义,心意更重要。

    而韩王府虽说贵为皇室贵胄,但是韩王李元嘉不擅经营,家里的条件也没比房家好多少,对于岳父“心意重于形式”的年节礼物,李元嘉甚是赞同。

    眼前这一车车的礼物,不用问,必是出于房俊之手。

    房俊尚未成家,更未曾分家另过,无论送出去多少礼物,都是代表了房家。

    也就是说,今年娘家的年礼,是由房俊代送了。

    那一辆接着一辆的马车驶进院子,王府的家仆忙前忙后的指挥着将礼物卸车,各个喜笑颜开。王妃在府中甚得这些家奴的拥戴,王妃的娘家送的年礼越重,便越是给王妃抬脸,越是增加王妃的威望。以往那曹氏的娘家送来的年礼,可是每次都让曹氏人前人后抬着下巴走路。

    对于出嫁的女人来说,娘家的兴衰和重视,是决定她们能否在夫家挺直腰杆的重要因素之一,即便房氏贵为宰辅之女,亦是如此。

    房氏看着如山的年礼,有喜有忧。

    欢喜的自然是娘家兄弟有出息了,能给她涨脸。

    忧的却是这般丰厚的年礼,王府要如何回礼?

    礼尚往来,就得有来有往,只进不出,那可是丢死人的做派,哪怕跟娘家亦是如此……

    李元嘉从马车里下来,见到房氏迎了出来,便走过去。夫妻对视一眼,都看出对方喜忧参半的眼神。

    虽说是宿醉,但房俊的烧刀子可是醇正的蒸馏酒,没有一丝一毫的添加剂,喝得再醉,也没有宿醉后头痛欲裂等等症状,只是睡眠有些不够,李元嘉看起来精神有些萎靡。

    啧啧嘴,李元嘉苦笑道:“这二郎还真是……”

    话说了半截儿,却是说不下去了。

    埋怨房俊送的年礼太多,自家的库房里没啥礼物回赠?

    那可真是不识好歹了。别看李元嘉贵为亲王,但是人家房府,也被比他差多少。

    可若是回礼……

    那辆比别人家反了好几倍价钱的四轮马车,已经将王府的库房快掏空了。

    房氏见了李元嘉,反倒不是太在乎年礼的事儿了,而是好奇的问道:“王爷,什么时候跟二郎相处得这般亲厚,又是请酒又是留宿的?”

    李元嘉便将昨日的事情简略的说了。

    房氏听到二郎将那块地落在小妹房秀珠的名下,很是欣慰,但是当听闻将高真行打断了腿,顿时蹙起秀眉。

    高真行的名头,房氏自然是晓得的。当年她尚未出嫁,高真行横行霸道的作风就已经传遍关中,但是依仗着高家的地位和陛下的宠爱,没人能拿他如何。

    现如今自家兄弟却将他打断了腿……

    房氏不知是应该为房俊的强势感到自豪,还是为房俊的嚣张比高真行更甚而感到头痛。

    李元嘉见到房氏的脸色,便说道:“想来也没什么大事儿,毕竟是那高四郎堵在庄子的大门口挑衅,二郎若是不反击,这往后也不用出去见人了。待会儿,为夫便进宫去面见陛下,将此事的来龙去脉一一解释清楚,陛下最是英明睿智,定会主持公道。”

    房氏便含情脉脉的看了李元嘉一眼。

    夫妻多年,房氏自然晓得李元嘉的性子,说白了,就是有些书生意气。虽然陛下对他甚是看重,但等闲的时候,李元嘉从不会去陛下面前讨要人情,这方面,倒是跟房玄龄很是相似。

    但是现在为了房俊,李元嘉宁肯放下架子,去陛下面前求情,请陛下出面压制高家……

    要知道,去年的这个时候,房俊可是纵马闯进府里,将李元嘉的面皮剥得干干净净,甚至沦为整个关中的笑柄。现如今能“以德报怨”,自然是看在夫妻情分上,这才委屈自己,一改往日的作风。

    李元嘉被房氏看了这么一眼,就有些赧然。

    说起来,成亲这么多年,自己好像真的没为房氏做过什么……

    房俊此次送来年礼,领队的自然是管事卢成。

    卢成指挥着同来的家仆跟王府的家奴一起搬卸年礼,等到卸得差不多,便来到房氏面前,恭恭敬敬的递上礼单,鞠躬说道:“老奴见过王妃……二郎遣老奴送来这些礼物,请王妃过目。二郎还说了,这些东西只是送给王妃的礼物,跟王爷……那个……是兄弟孝敬姐姐的,就不必回礼了。”

    卢成有点尴尬的笑笑。

    李元嘉与房氏对视一眼,心里恍然,想必房俊的原话必是不中听,大抵是“跟李元嘉那厮没啥关系,就不用回礼了”这等话语。卢成不好意思说出来,便含糊其辞。

    李元嘉苦笑,堂堂亲王,会为了回礼而发愁,这可真是笑话了……

    不过等到他看清礼单上各式各样的礼物,不由得倒吸一口凉气。

    一车蜀锦、半车苏绣、东海的珍珠、西域的佳酿、岭南的鲜果、塞外的毛皮……简直相等于乡下一个中等人家的全部资产!

    这小子,能将一块几千亩的良田送给妹妹,也能舍得这般丰盛厚重的礼物送给姐姐,还真是……

    李元嘉除了震撼,已经想不到应该怎么形容了。

    心胸开阔、重视亲情至此,也算是绝无仅有了!

    房俊有钱,但是能如此舍得在姐姐妹妹身上花钱,说是天底下独一份亦不为过。姐姐妹妹与兄弟不一样,这年代,嫁出去的女儿就是泼出去的水,那就是别家的人了,娘家再是如何牵挂,亦是外人。

    李元嘉深吸口气,苦笑道:“本王……还是立即进宫吧。”他不是愿意欠下人情的人,即便房俊指明礼物是送给王妃房氏的,但他李元嘉不能装傻。

    人家房俊摆明了不要回礼,那李元嘉就只能用实际行动去还这份人情。

    只不过他心里也没底。

    想想陛下对高士廉的敬重,对长孙家的袒护,恐怕陛下不会坐视高真行被房俊打断腿。

    原本这件事房俊是占理的,但是脾气太刚烈,下手太狠,导致现在的局面颇为不利。去年陛下才刚刚晋升高士廉为尚书右仆射,足见高士廉在陛下心中的地位,若是高士廉在陛下面前哭诉一番……

    想到此处,李元嘉觉得自己不能等了,他要立刻进宫。

    不都说“恶人先告状”么,那咱也当一回恶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