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五十章 隐忧
    眼瞅着便过年了,官府衙门俱已封印,各级官吏放了年假。

    皇帝更是迎来一年中难得的清闲。

    只不过,总有些二愣子闲不住,有事没事也得弄出点声响,给皇帝心里添堵……

    李二陛下一身常服,宽袍大袖的坐在神龙殿的软塌上,面色阴郁的听着李君羡的禀报。

    “……高真行带着随从骑着战马堵住房俊的家门口,指名道姓要找韩王殿下的麻烦,结果韩王殿下没出来,出来的是房俊。没说上几句,就冲突起来。高真行要跟房俊单挑,不曾想房俊没搭理他,跟部曲一起动手,打断了腿……”

    李君羡压低声音,从高真行到农庄门口挑衅,一直到被房俊打断腿,娓娓道来,一丝不落。

    整个过程他都是以第三者的口吻叙述,没有夹杂任何私人的见解和主观的态度。当然,也不是说就没有一点技巧。

    比如,他说“高真行带着随从骑着战马堵住房俊的家门口”,说高真行要跟房俊单挑,然而房俊不搭理他,并不说高真行大抵是以为房俊答应了他单挑,所以才轻敌……

    李二陛下默默的听着,等到李君羡说完,才拿起面前案几的上的茶杯,轻轻啜了一口。

    放下茶杯,脸上就有些无奈。

    “这两个混球,就不能消停一会儿?”李二陛下语气很有些愤愤然。

    李君羡垂手肃立,默然不语。

    他听得出来,陛下显然是恼了。也难怪,一整年都没个清闲的时候,好不容易快过年了事情少了,却又闹出这么一出儿。可以想见,不管谁对谁错,高家必然会对高真行被打断腿之事做出反应,不然有何脸面在朝中立足?

    这可是打断了腿,不比寻常,比扇嘴巴也不遑多让了。

    可房家又岂是易于的?房玄龄固然温润宽厚,可也绝对不能坐视高家对自己的儿子进行报复。这件事到了最后,还是要闹到君前,请李二陛下定夺。

    可皇帝又怎如何呢?

    说到底,也就是两个纨绔惹事,偏袒谁都不妥,只能各打五十大板。

    李二陛下难免有些烦躁。

    鸡毛蒜皮的小事,也闹得人不得清闲……

    “陛下,韩王殿下觐见……”正烦恼呢,便有内侍入内禀告。

    李二陛下皱了皱眉,摆了摆手:“让他进来吧。”然后对李君羡道:“你也退下吧,这段时间要密切关注京中的动态,切切不可掉以轻心。”

    李君羡赶紧应了。

    他自然知道皇帝的意思,谋逆案虽然尘埃落定,但其背后是否还隐藏着未曾浮出水面的阴谋,谁也不敢肯定。

    李君羡和内侍相继推出。

    片刻,李元嘉进入殿内。

    “微臣,见过陛下……”

    “免礼!十一啊,过来坐。”李二陛下制止了李元嘉行礼,拍了拍身边的软塌,笑呵呵的说道。

    这也就是李元嘉这个清心寡欲的书呆子,其余的几位兄弟,可没有这个待遇。

    放在以往,李元嘉自然很是欣喜的便坐过去了,可是今日,却一反常态……

    “陛下,请为微臣做主!”李元嘉跪在地上,神情委屈,语气怆然。

    李二陛下就叹口气……

    麻烦了。

    对于这个弟弟,李二陛下可谓知之甚深。向来都是随和的性子,从不与人争执,更没有什么野心,往往捧着一本书就能安安静静的待上一天。李二陛下有时候甚至在想,若是所有的皇族子弟都能如同李元嘉这般的性子,自己得省多少心?

    可是现在,即便如李元嘉这等老实人也恼火了,可见高真行确确实实过分了。

    嚣张跋扈也就罢了,可嚣张到追到人家大门口口口声声要教训李元嘉,这个如何忍?若非昨日房俊出头,依着李元嘉的性子,怕是这口窝囊气也就憋屈的咽下去了。这往后在长安城里,还有何脸面做人?

    要知道,李元嘉可是堂堂的韩王殿下!

    高真行此举,等同于在打皇家的脸面,现在,不知道有多少皇族子弟都在瞅着这件事的后续发展。

    可高真行那是高士廉的儿子,是长孙皇后的表弟,自己又能怎么办?

    李二陛下很是有些苦恼。

    他甚至有些庆幸,得亏房俊将高真行腿打断了,也算是给李元嘉、给所有皇族子弟一个交代,否则若是李元嘉吃了亏,自己便是再为难,也不得不出面安抚皇族,处置高真行。

    现在嘛……

    “某交代的事情,可曾办妥当?”李二陛下问了一句。

    “都已办妥,还请皇兄放心。”李元嘉自然知道皇帝所问何事。

    李二陛下便有些生气的说道:“这个房二,真是胡闹!一点也不让某省心!某知道他心里委屈,特意打发你送给他一块上等的田地,算是稍作补偿,可这家伙却着实让人恼火,即便高四郎有何不妥,也不能将人的腿打瘸了……”

    这算是将功补过,既往不咎?

    李元嘉想了想,觉得还差了点,便又说道:“昨日,微臣留在房二那边吃酒,皇兄猜猜,那房二拿生命招待微臣和几位同僚?”

    李二陛下愕然,没明白李元嘉怎地说起这等无关紧要之事。

    难不成给你吃了龙肉?

    李元嘉也没等李二陛下发问,自顾自的说道:“是猪肉。”

    李二陛下楞了一下,顿时恼火道:“岂有此理!十一你乃是皇室贵胄,岂能拿出这等下贱之物招待?”

    李二陛下自然是如同这个时代的大多数人一般,认为猪肉是贱肉,怎能让皇室贵胄吃呢?想想房二去年还曾打上韩王府,与韩王的关系冷淡得很,便自以为是房二逼迫韩王吃猪肉。

    这简直就是侮辱,比之高真行的行为还要恶劣百倍!

    李元嘉呵呵一笑,说道:“那等贱肉……微臣吃了,不仅吃了,还吃得甚为香甜。微臣出身皇族,山珍海味不知吃了多少,可是从未吃过这等美味,不仅美味,而且心里欣喜。微臣不仅自己吃,还要府里采购猪肉,阖府上下一起吃。”

    李二陛下有些懵……

    这位皇弟莫不是受了什么刺激?

    猪肉,那可是下贱之物,而且听说很不好吃……

    看着皇弟微楞的神色,李元嘉正色道:“房二改进了养猪之法,令猪肉的味道不次于牛羊肉,更令全庄上下养殖家猪,一次为庄户们增添收入。微臣不才,没有什么功在社稷的事迹,但是微臣愿意站出来吃猪肉,将这等下贱之肉,搬上皇室宗亲的饭桌!”

    李二陛下是何等人?

    李元嘉说到这里,他便明白了。

    房俊改进养猪之法,令李元嘉见识到猪肉的美味,鼓动皇族食用这等下贱之肉,自然可以令猪肉水涨船高。堂堂亲王都能吃得,那些富户商贾文武百官又有何吃不得?

    不仅将猪肉的地位提升,价格亦会随之提升。

    如此一来,算是为贫苦的百姓多了一条生计……

    李二陛下心底不由得感叹。

    那房俊看似性情暴戾恣意胡为,可是心里一直不曾忘记将改善百姓生计放在第一位。

    更难得的是,他不仅时时刻刻在想着,更脚踏实地在做。

    千古国士,莫过于此……

    李二陛下还有什么可说的呢?

    李二陛下已然打定主意,想好了措辞,就等着高家前来御前告状。

    可事情却出乎于李二陛下的预料。

    高士廉非但没来,据说反而亲自拖着病体去了房府一趟,给房玄龄赔礼道歉……房玄龄是个君子,虽然高真行针对的是自家的儿子和姑爷,但到底是高真行吃了亏,加上高士廉亲自上门谢罪,房玄龄自然当面将房俊呵斥一番,此事便不了了之。

    然后,高士廉又亲自打发家仆到了房俊的庄子,订购了大批活猪,说是买回去宰杀,用作府里过年食用。

    此举明显是在向房俊示好,等于高士廉赞成房俊推广猪肉的策略。

    李二陛下就很是欣慰,还是这些老臣贴心啊……

    可是心里仍然有些芥蒂。

    高真行能追着李元嘉到了房俊的庄子里,就只是一时意气么?

    英明神武的李二陛下可不认为这么简单……

    深思一番,心里难免有了隐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