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五十一章 阖家(上)
    因谋逆案一事,年末的长安城显得格外沉寂,各家各户约束府中子女妇人不得闲谈议论朝中之事,唯恐惹祸上身。如此一来,新老两代纨绔“争霸战”便成了城中无聊妇人的谈资。

    毕竟当年高家四郎高真行的威名震荡关中,虽然今年远赴江南清剿僚人,但名气并未削减多少。只是房家二郎崛起得太快,在纨绔届俨然如同一颗光华灼灼的彗星般闪耀,甚至很多人也曾经畅想现如今的第一纨绔房俊若是遇到当年的第一纨绔高四郎,会是如何一番龙争虎斗针锋相对……

    可是令世人大跌眼镜的是,只是一个回合,昔日纨绔界的霸主高四郎便彻彻底底败下阵来,难免令人一阵唏嘘。

    便如同那曾经美好的年华被岁月无情的抛弃一般,总是令那些怀旧的人感叹时移世易,沧海桑田……

    “呼风唤雨房遗爱”的名头愈发响亮起来。

    只是无论被挡了垫脚石成就威名的高家,亦或是“关中第一纨绔”彻底坐实的房家,在年关来临之前,却彻彻底底的沉寂下来。高四郎既没有叫嚣着要报仇雪恨,房二郎亦未得意洋洋四处显摆。

    高四郎大抵是无颜见人留在府中养伤,而房二郎则窝在他的庄园里……

    “钠黄钾紫钙砖红,镁白铝白铁金黄,蓝铅绿钡铜蓝绿……”

    房俊领着庄子里的工匠,嘴里叨咕着谁也听不懂的话语,将锉下来的铁粉混合火药后分成一份一份,然后装入事先制作的厚厚的纸筒里。纸筒的底部用黄泥封底,装入铁粉火药的混合物之后,插入一根引线,然后封住口子。

    王小二一头雾水,问道:“二郎,咱这是在做啥?还有,您这念叨的都是什么啊,老奴怎地也听不懂?”

    “哦……这是以前在哪本书上看到,应该是各种金属粉末燃烧的时候会发出不同颜色的光。”房俊顺口胡诌,难道说是上大学的时候学的?

    不过也不算是胡诌。

    南北朝时期,著名的炼丹家和医药大师陶弘景在他的本草经集注中就有这样的记载“以火烧之,紫青烟起,云是真硝石也”。这里的硝石,就是硝酸钾。这应当算是最古老的定性分析法,就是“焰色反应”。只是可惜由于在当时及以后的许多年里,生产力水平不高,这种方法一直没有得到广泛的应用及发展。

    而这种“焰色反应”最直接的用途,便是五彩绚烂的烟花……

    没错,房俊就是领着庄子里的工匠们实验烟花。

    每逢佳节,没有炫丽的烟花点缀夜空,总是觉得缺少那么一点欢快的气氛……

    所以他想把烟花搞出来。

    世间的任何事,都是知易行难。

    因为房俊对此也是一知半解,如何让烟花升空,如何爆出绚丽五彩的光影,他只有理论上的知识,却从来没有实践过,因此搞了好几天,也只是摸索出一个大概。

    相对来说,鞭炮这种东西就完全没有技术含量。

    旁边的作坊里,已经开始大批赶制鞭炮。

    唯有烟花着实令人头痛……

    不同烟花效果不同,有的似流星,有似菊花。

    这是常识。

    但是具体要怎么制作呢?房俊不知道,更没见过烟花制作的过程,他只是知道一点原理。

    他现在制作的实验用烟花采用二级结构,外侧的筒负责把内筒送上天,内筒负责效果。所以外筒主要由爆发力较大的火药填充,内筒的结构分为引信、起爆药、火药、光珠。

    引信是为了保证内筒升到足够高度后爆炸,起爆药负责起爆,均匀引燃其他部位,火药负责炸开内筒,点燃光珠,并把光珠推到指定的空间位置。光珠便是烟花效果的主要产生部分,不同的光珠材质和摆放方式产生的效果也不同。

    这是绞尽脑汁能能得出来的所有关于烟花的原理。

    但是具体落实到炒作中……他啥也不懂。

    不懂没关系,只要知道了原理,慢慢实验,总会达到目标。

    以前的玻璃和水泥,便是这种笨法子慢慢搞出来的,反正他有的是钱、有的是人、有的是时间……

    总之,首先将所有的东西都点燃了,看看各种元素燃烧发出的颜色。至于记忆里各种特殊的效果,只能慢慢的摸索,不过他深信,对于这些聪明的匠人们来说,只要有人给他们指对了路,他们就一定能达到终点。

    拍拍手,将这里的一切都交给工匠,严厉叮嘱必须小心防火防爆,便丢开不管,起身披上风衣,返回庄子。

    前世没少从新闻报道上看见烟花爆竹生产厂家因为意外发生的惨剧,所以房俊颇有余悸的将烟花作坊设在后山的一处废弃矿井边上。

    回到庄子里,俏儿上前为他脱去风衣,郑秀儿则端来一杯热茶。

    洗了手,坐在宽大的太师椅上,捧着温热的茶杯,浅浅的啜了一口,舒服得叹了口气。

    身后环佩叮当。

    “瞅着您,就好像再无任何烦心的事,人生无比圆满了一样,真是令人又是羡慕又是嫉妒。”

    娇语温言,带着一丝娇嗔,武媚娘粉面含笑,从后堂走了出来,双手搭在房俊肩头,轻轻的揉捏起来。

    房俊舒服的眯眼,就说道:“家有贤妻,自然心宽,只是委屈娘子了。”

    有些人,有些事,可能因为某一些不可预知的变化改变外在,却不会更改内里的本质。

    即便因为房俊出现,武媚娘没能向上辈子那样留在宫里被李二陛下册封为才人,更不可能在李二陛下驾崩之后被圈禁在感业寺为尼,跟李治那个小屁孩儿干柴烈火……但是武媚娘的本质并没有变。

    美貌智慧、心思灵透、卓越的领袖魅力、对权力的渴望、充沛的精力……

    足以代替房俊掌控整个农庄以及房俊名下的产业。

    房俊是不耐烦这些琐事的,他更愿意高屋建瓴的指点江山。

    而这些,对于武媚娘来说却是甘之如饴,是她实现自我价值的完美阶梯。从幼年的阴影中走出来,在一片男人的天地里证明自己,这使得武媚娘越来越自信……

    武媚娘便抿了抿嘴,有些小怨气的说道:“妾身怎么觉得……好像给郎君打长工一样?”

    房俊便瞪眼道:“这话怎么说的?某绞尽脑汁广聚钱财,拼死拼活的挣钱,还不是为了家中的妻妾子女奴婢家将?若说打长工,那也应当是某才对!”

    “噗嗤”

    站在堂中的两个俏丫鬟被房俊的神情逗得失笑。

    武媚娘哭笑不得,伸出纤手在房俊肩膀上使劲儿捏了一下,嗔道:“这说的什么话?若是传扬出去,我们这些姐妹还要不要活了……”

    男子赚钱养家,这没什么问题。

    但是男子给妻妾打长工,这话听起来难免别扭……

    房俊撇撇嘴,耍无赖道:“管他呢?咱愿意给家里人打长工,与他人何干?一个家,自然要每一个成员都有所付出,有所享受,诚心实意的奉献自己,这才能阖家安宁,幸福美满。只是一味的索取,却从来不懂付出,即便是亲如夫妻父子,长久也会心生怨怼。长此以往,难免怨气冲天,离心离德,何来幸福可言?”

    武媚娘心底最柔软的地方,仿佛被什么东西狠狠的捅了一下。

    为什么以前在家里,面对自己的兄弟姊妹母亲长辈,心里只有无尽的委屈和酸楚,却毫无一丝温馨?

    为什么来到这个陌生的地方,面对这个陌生的男人,陌生的家仆奴婢,自己却仿佛每一天都是那么充实,那么安宁,心底里就像是有一罐蜜一样,平安喜乐?

    武媚娘有些出神,纤手离开了房俊的肩头,下意识的抚摸着他的脸颊……

    原来,是因为奉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