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五十二章 阖家(下)
    家是最温暖的。

    当你在外面受委屈,只有家里人才会替你分担。

    当你在外面开心快乐、获得成功时,只有家里人会真心替你祝福、以你为荣。

    当你在外面犯错误时,别人责备你、辱骂你,可是家里人只会鼓励你、安慰你、支持你一定会成功……

    武媚娘的眼波有些迷离,嘴角微微翘起,心里荡漾着甜丝丝的柔情。她的手轻抚着房俊轮廓鲜明的侧脸,感受着郎君下颌处淡淡的胡茬扎在自己柔嫩的掌心那种酥酥麻麻。

    这才是生活啊……

    房俊被武媚娘摸得有些痒,他没有回头,看不见武媚娘脸上有些恍惚的神色,只是简单的以为她在调皮,便缩了缩脖子,忍着酥痒,笑道:“虽然本郎君自认人家人爱花见花开,但是娘子你这般迫不及待,还是令本郎君有些羞涩……咱晚间到卧房再亲亲我我行不行?”

    郑秀儿和俏儿就忍不住偷笑。

    武媚娘回过神来,白瓷一般的俏脸浮上一抹红晕,又羞又气,手指用力,在房俊的脸颊上掐了一下,羞恼道:“胡说什么呢……”见到两个丫头忍着笑的模样,愈发的羞窘了,赶紧岔开话题道:“东西都收拾得差不多了,几时启程?”

    平素住在庄子里天高皇帝远的躲清闲也就罢了,过年了,是肯定要一起搬回府里去住的。

    说起来,房玄龄夫妇大抵是这个年代最开明的父母了。

    自打房俊渐渐的展示其“妖孽”一般的各种能力之后,房玄龄便对房俊采取了放养的政策。平素做些什么,几乎从不干涉,即便是房俊要来到庄子里居住,也大手一挥予以放行。

    这在封建大家长的年代,几句是绝无仅有的,毕竟房俊虽然有了一方御赐的妾侍,但到底未曾成家。

    即便成家立业,等闲亦要跟着长辈住在一起,轻易不会分家。

    所以民间经常会有四代甚至五代同堂的情况……

    房俊便说道:“赶早不赶晚,不然母亲要心急了。”

    若说家里最反对房俊到庄子里住的人,自然是母亲卢氏。对于不能将这个越来越能耐的二儿子握在手心里,卢氏很是耿耿于怀……

    俏儿和郑秀儿闻言,便手牵着手一起出去,吩咐家将仆人收拾箱笼,将各式各样的礼物装车。

    东西很多,但人却不多。

    东西都是武媚娘早就准备好的,很快便装上车,启程返回长安城的房府。

    车粼粼马萧萧,长长的一流车队很是招摇。

    天气不冷,房俊干脆披着裘皮将车夫赶走,自己赶着早已沦为长安风景的四轮马车,武媚娘带着两名侍女坐在马车里,挥舞着马鞭赶着马车沿着山路缓缓下山。

    “哎呦!二郎,这是要回老宅过年了?”

    刚刚从庄子里出来,迎面一个扛着个褡裢的老农走来,笑得脸上的褶子愈发深了,问道。

    “啊!您老这是干嘛去?”房俊慢悠悠的赶车,笑问。

    “这不是将家里养的两口猪卖掉了么,在城里买了些糖果吃食,去闺女家给小外孙送去。”老农笑得一脸阳光,拍了拍肩膀上的褡裢。

    庄子里的猪肉因为有不少贵人吹捧,很快就在关中流行开来,猪肉的价格自然飞涨,这个年关,养猪的农户多了一笔不菲的收入,各个喜笑颜开。

    房俊就笑道:“外孙是姥爷家的狗,吃饱了就走!您这颠儿颠儿的上门,可是真够贱的!”

    这当然是玩笑话。

    老农哈哈一笑:“那没办法,谁叫那小狗崽子是闺女身上掉下的肉呢?这人呐,越是上岁数,就越是稀罕孙辈。这两年跟着二郎您,日子越过越好,也能给孙子外孙买点吃食,咱就图个笑脸儿,搁在以往,想颠儿颠儿的都没那条件!”

    房俊呵呵笑道:“那行,您老赶紧的吧!”

    “唉!二郎路上也要当心,这庄子上上下下有咱们看着,保准啥事都没有!”

    老农笑吟吟的走了。

    房俊心情不错,将鞭子在空中舞了个鞭花,喊了一声:“驾!”

    沿途遇到不少农户,见到房俊当了车把式赶车,都有些好奇,大多数都驻足在路边笑呵呵的说上几句话,满满的舒心笑容挡都挡不住。

    对于从不摆架子的房俊,大家都少了几分畏惧,多了几分敬重。

    房俊很喜欢这种状态。

    上辈子当官的时候,看到农田里丰收,下乡的时候看到农民围着他说着今年的收成如何如何好,他就会从心里笑出来。

    这是一种很膨胀的成就感……

    男儿立于世间,能够造福百姓使得更多的人家因为自己过上好日子,便是最大的肯定。

    房俊眯着眼,重活一回,他有更大的能力,让更多的百姓活得更好……

    *****

    到了长安城里的房府,早有人远远的候着,见到房俊的车队到达,立即跑回大门通知,呼呼啦啦出来很多人迎接。

    最前头的,自然是几个弟弟妹妹。

    房遗则九岁了,虎头虎脑身子结实,除了白一些,跟房俊很有几分相像。

    小家伙呼呼的跑在前头,几个大步来到房俊的车前,仰起红扑扑的小脸,叫道:“二哥!有礼物没?”

    房俊从车辕上跳下来,拍了拍房遗则的头顶,笑道:“当然有!待会儿卸了车,你自己去挑!”

    然后不理高兴得跳起来的房遗则,目光看向他身后跟着的另一个小屁孩。

    刚刚六岁的老四房遗义。

    这小子腿短跑得没有老三房遗则快,被老三抢了先,这时候就有些委屈,看着房俊,怯怯的喊了一声:“二哥……”然后小嘴儿一瘪,眼眶里就水汪汪的要哭。

    房遗则似乎早就料到老四的反应,回过头小老虎一般瞪着老四,呵斥道:“闭嘴!男子汉大丈夫,整天就知道哭!再哭我就揍你!”

    训斥完了老四,这小子小大人儿一般对房俊故作无奈的耸耸肩:“小孩子就是麻烦!他以为没抢在我前头,礼物就没他的份儿了!在母亲面前只要一哭,啥好东西都被母亲给他了,真是麻烦!”

    房俊呵呵笑了起来。

    作为最小的儿子,老四房遗义在父母面前,总会有一些特权的……

    房俊就上前抱起老四,抹了一下小家伙脸蛋上的泪水,问道:“告诉二哥,三字经读了没有?”

    “嗯!”老四使劲儿点头,奶声奶气说道:“父亲还夸我比三哥读得好!”说着,得意洋洋的瞅了老三一眼。

    老三就跳脚:“我那时让着你的,什么都不懂!”

    房俊温言对怀中的老四道:“光会读可不行,二哥考考你,‘融四岁,能让梨。弟于长,宜先知’是什么意思呢?”

    老四虽然岁数小,但是显然很聪明,想了想,便一本正经的说道:“孔融四岁时,就知道把大的梨让给哥哥吃,这种尊敬和友爱兄长的道理,是每个人从小就应该知道的。二哥,我以后不跟三哥抢东西了,有好东西,先给三哥!”

    房俊夸赞道:“老四真是好孩子!”

    老三房遗则在一旁气呼呼的瞪着房俊,叫道:“二哥,你太奸诈了!”

    房俊愕然。

    “老四把好东西让给我,那我也得把好东西让给你,可是咱大哥什么也不稀罕,那最后所有的好东西不都是给你吃了?二哥,你好奸诈!”房遗则自以为识破了房俊的阴谋,大呼小家,颇为不忿。

    房俊目瞪口呆,简直无言以对……

    貌似,还真是这个道理?

    不由得恼羞成怒,抬脚虚踹一下,佯怒道:“就你话多!还不赶紧将马车都卸了,好紧着你挑好东西,等着我给亲手给你啊?”

    “喔喔喔……挑礼物咯……”

    老三欢呼一声,往大门内跑去。

    房俊脸上浮现出笑容,抱着老四,抬脚进了大门。

    看到站在正堂前的母亲、大哥、大嫂,一股属于家庭独有的温馨,瞬间将他紧紧包裹。

    家和万事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