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五十三章 父子(上)
    小妹房秀珠娉娉婷婷的站在门内,笑盈盈的看着房俊。见到房俊抱着老四房遗义进了大门,便走上前去从他手里接过老四,柔声道:“二哥……”

    小丫头尚未及笄,却已经出落得亭亭玉立,姣好的面容继承了房家优良的基因,已然是少见的美人胚子。而且渐渐稳重起来,不似小时候那般人来疯,假以时日,当是端庄贤惠的名门闺秀。

    这个年纪的女孩子,比男孩子早熟一些,似乎心智每一天都在成长。

    大姐夫韩王李元嘉拿着官府的红契上门来,在父亲和几位宗正寺官员的作证下添上她的名字,才知道二哥花了几万贯买了几千亩风水肥沃的良田,给自己做嫁妆。

    大嫂杜氏便羡慕给房秀珠分析。

    这年头,女孩子手里有嫁妆,到了夫家才会腰杆子挺直,不受气。

    原本房家虽然是当世名宦,却实在没有多少家底,大姐成亲的时候听母亲说就没有多少陪嫁,轮到自己,大抵也就是象征性的陪送一些御赐之物,再加上几间房子几亩田。

    若是未来的夫家是个寻常人家还好,毕竟有父亲的名望镇着,想来也会高看自己一眼。可是怎么可能呢?依着房玄龄的官职威望,自己的夫家绝对不可能只是寻常的人家。到时候若是没有像样的嫁妆,难免被夫家看轻了……

    房秀珠对大嫂杜氏的话语很是赞同。

    还好有二哥……

    哥哥为妹妹准备嫁妆的不是没有,但是如同房俊这般出手便是几千亩足以传家的上等良田,可以说绝无仅有。

    这跟有没有钱没关系,没这个规矩。

    只此便可看出她在二哥心中的位置和重视程度。

    有兄如此,尚有何求呢?

    如此,见到了房俊,房秀珠自然是乖巧百倍,眉花眼笑。

    “谢谢二哥!”房秀珠笑得眉眼弯弯,甜腻腻的说道。

    房俊宠溺的摸摸小妹的双丫髻,笑道:“哥有的,就是你有的,客气个甚?”

    许是上辈子没有妹妹的缘故吧,若是只论亲厚远近,一众兄弟姐妹之中,就数跟小妹最亲……

    房秀珠便笑靥如花的再不说话。

    卢氏站在廊前,看着他们兄弟姐妹亲厚,心里暖暖的很是慰贴,眼眶便微微有些发湿。

    谁家的父母不愿见到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子女亲厚互相爱护呢?

    于是如同房家这般的名门,反而越是因为种种利益的分配导致父子反目、兄弟阋墙。想要一家人和睦相处亲厚友爱,是何等的难得?

    想到此处,卢氏愈发觉得二儿子贴心。

    能赚钱、有能耐,非但没有半点骄奢跋扈的气派,反而对自家的兄弟姊妹愈加照顾,只是一味的付出给予,却从不曾念叨什么回报。家里的好处都被他大哥占了去,将来老爷的爵位也是他大哥继承,更是从未有过半句抱怨。

    “母亲……”房俊走到廊前,笑嘻嘻的给卢氏见礼。

    卢氏满眼宠溺,把儿子拽到身前,上上下下的大量,见到儿子似乎又壮实了一些,心里满意,嘴上却埋怨道:“你个混小子,放出去就不记得家了是吧?都快将爹娘忘到后脑勺了,这个不孝子!还有啊,别总是成天闯祸,害得娘跟你爹提心吊胆的,马上就成亲的人了,总该学着稳重一点!”

    “嗯!”听着母亲絮絮叨叨的呵斥,房俊没有半点不耐烦,心里反而很是温暖,恭恭敬敬的听着。

    卢氏就很是满意。

    儿子在外面再有能耐又能如何?到了娘面前,还不是得乖乖的听话,任打任骂!

    “行了,赶紧进屋,你爹等你老半天了,有话跟你说呢。”卢氏拍了儿子的肩旁一下,说道。

    “唉!”房俊答应一声,又对一边笑盈盈的杜氏见礼:“见过大嫂。”

    杜氏赶紧回礼。

    “大哥不在家?”房俊瞅了瞅,没见到大哥房遗直的踪影。

    “你还不知道你大哥?被几个好友叫去了,说是开个什么诗会,不到深更半夜怕是回不来。”杜氏轻叹了一声,说道。

    杜氏并不是个有野心的,更没什么“望夫成龙”的念想。

    以前还不觉得,只是瞅着老二越来越出息,自家的夫君却整日里饮酒品诗不务正业,心里难免幽怨。

    正所谓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

    房俊对此没什么好说的。

    房遗直这个人,就是典型的书呆子,没有什么上进心,对于人情世故也很是厌烦。即便是在家里,存在感也低到极点。平素三五好友饮酒作文,那便是人生最大的享受和追求。

    房俊觉得也挺好……

    “前些时日南面的客商送来一些稀罕的东西,给嫂子准备了一些,待会儿让媚娘拿给嫂子,喜欢的您就留着把玩,不喜欢就拿去送人情。另外还给大哥弄来两个砚台,据说是汉朝的歙砚,我也不懂。”

    “哎呦,那可谢谢叔叔了。”杜氏眉花眼笑。

    二郎一向出手大方,能被他视作“稀罕”的东西,想必绝对是难得的好东西。更难得的是二郎对自己的尊重,并没有因为大朗的弱势而削减半分,这才是更令杜氏欣喜的原因。

    若是二郎不将自己这大房放在眼中,自己这个长媳的日子可就难过了……

    房俊笑道:“一家人,还说两家话?我进去跟爹说说话。”

    言罢,便抬脚进了正堂。

    自有卢氏领着杜氏、小妹迎接武媚娘,几个女人相见,自是叽叽喳喳好一顿聒噪,郑秀儿和俏儿则领着车队前往库房卸车。

    以往的窗户纸全都掀去换上了玻璃,正堂里显得很是明亮,光线很足,家具摆设上面就有了一种晶莹的清辉。

    一水儿紫檀木的家具,显得大气厚重。

    房玄龄端坐在太师椅上,正端着茶杯抿着茶水,见到房俊进来,才放下了手里的茶杯。

    这屋里的家具差不多都是房俊孝敬老爹的,都是出自自己的设计、柳老实之手,很有一种唐朝穿越到明朝的感觉。尤其是这个太师椅,房玄龄很是喜欢。

    房俊走上前,在房玄龄面前跪地。

    “孩儿见过父亲。”

    房玄龄面上没什么表情,“嗯”了一声,说道:“起来吧,在家里,不必拘泥这些礼数。”

    “是。”

    房俊起身,在房玄龄下首落座。

    自有侍女轻手轻脚的奉上香茗。

    “庄子里一切安好?”

    房玄龄问道。

    房家家产不多,骊山的农庄差不多是最大的一处产业,许多家里的老人都留在庄子上,是以房玄龄一向很关注。

    老房是个重情的人,自是不忍自家跟随自己多年的老人吃苦。

    房家便说道:“父亲放心,一切安好。今年收成不错,孩儿将佃租税负全都折换成银钱,摊丁入亩,这样比较公平。而且庄户家里饲养的家猪都卖得不错,这个年节大多过得很是宽裕。因谋逆案而有人伤亡的人家,孩儿也都给足了抚恤,父亲勿需担忧。”

    房玄龄就很是欣慰的点点头:“饲养家猪这件事,做得不错!能为庄户百姓们开辟一个新的财源,这一点,比为父强。庄子里虽然都是些低贱的农户,但毕竟是跟着咱家讨生活的,凡事要心胸开阔一些,做事要仁慈,为人要宽厚。”

    “是。”房俊恭恭敬敬的答道。

    房玄龄续道:“至于摊丁入亩,为父已然给陛下上了奏折,也经由政事堂讨论,不过并未有章程下来。大家的意思,还是对摊丁入亩这种新税制有所担忧,毕竟现有的税制已然承袭了千百年,贸然更改,恐引起天下震荡。陛下比较中意你的意见,择取一地,选为试点,试行几年,看看成败厉害,再做取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