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五十七章 闺阁
    淡极始知花更艳,任是无情也动人。

    房俊今日始知这句形容薛宝钗的诗句,是如何的精辟,如何的妥帖。他得承认,在两三秒

    的时间内,他完全沉醉于长乐公主绝美的风姿、神韵中。

    若洛水神女般的长乐公主那清浅、明丽、娴雅的娇靥,清晰的铭刻在他的心中,令他如饮甘醇,心旷神怡,此生难忘……

    “二郎,来看漱儿?”长乐公主浅笑一下,回了个礼。

    房俊现在既无官职亦无爵位,长乐公主也只能以“二郎”称呼了。

    听着长乐公主清冽如泉水叮咚的声音,似乎都是一件极其美妙的事情。

    注视着长乐公主清亮的眸子,房俊微笑道:“是,顺便也有礼物送给几位殿下。”

    长乐公主被房俊的目光注视,便微微垂下眼帘,长长的睫毛微颤,轻声道:“漱儿刚刚喝了一碗燕窝,精神正好呢,随我来。”

    言罢,娇躯一转,将房俊引入内室。

    房俊亦步亦趋。

    长乐公主的身高并不出众,顶天一米六,但身姿窈窕骨架纤细,走动之间,细软的腰肢轻摆,宛若弱风扶柳,仪态万方。

    房俊就有点眼热……

    按理说,即便是寻常女子的闺阁,成年男人也不能轻易涉足,这关系到女孩子的闺誉。但房俊与高阳公主有婚约在身,自是勿需顾忌。

    闺阁内的光线也很足。

    入目是一张宽大的锦榻,高阳公主靠坐在榻上,一双美目秋波盈盈,看着进来的房俊,唇角微微挑起。

    她拿尾指轻捋着鬓角的秀发,举手投足间,有一股婉柔的清纯韵味流泻。

    高阳公主今天穿着素雅的浅蓝色罩衫,身姿婀娜,秀美雅丽,只是脸色有些发白,看上去有些憔悴,少了几分平素的明艳,多了一丝淡雅。

    房俊也不得不承认,这丫头安静乖巧的时候,的确让人有些莫名的亲近感。

    而且很好看……

    房俊走到屋子中央站定,关切的看着高阳公主的起色,柔声道:“今日何曾好些?伤口是否还会疼痛?”然后又有些担忧的说道:“应该躺着的,干嘛坐起来?当心伤口。”

    长乐公主走到锦榻旁边,坐在一个绣墩上,看着有些絮絮叨叨的房俊,“黑面神”变身“知心暖男”,这画风的确很有意思,眼眸滴溜溜的在房俊脸上打了个转儿,便不自禁的溢出一抹笑意。

    不妄漱儿以名相救……

    高阳公主却被房俊的关心弄得有点不好意思。

    一贯都是对自己不假辞色的房俊,在她心里是一个刚硬宽厚的大丈夫形象,能折不能弯。可是现在这温柔的话语,浓浓的关切,让她既浑身不自在,心底又有甜甜的滋味泛起……

    “无妨,伤口已然不疼了,只是近日有些发痒,很难受,御医说是伤口长出新肉,忍一忍,过几天就好。”高阳公主乖巧的说道。

    房俊自来熟的走到长乐公主的对面,寻了个绣墩坐下,点头道:“这就好,不过还是要当心,若是抻裂伤口,那可就麻烦了。”

    高阳公主的箭创是贯穿伤,最怕就是伤口感染发炎,在这个没有抗生素的年代,那几乎等于宣判死刑。

    “嗯,知道啦。”高阳公主应了一声,秀美又蹙起来,问道:“你跟高四郎是怎么回事?怎么听说你把人家腿都给打折了?”

    房俊打个哈哈,笑道:“没什么大事儿,那家伙想要找茬,不过眼瞎看不清路踢到石头上,怪得谁来?”

    高阳公主尚未说话,长乐公主玉容便显出几分尴尬。

    以往,长孙冲也是想要找房俊的茬,结果被房俊好生羞辱……

    房俊一直瞄着长乐公主的俏脸呢,见到她脸上神情微变,心里一动,便知道自己这是一竿子干翻一船人,有些唐突了。

    刚想挽回一下,便听高阳公主嗔道:“你这人,都不知说你什么好!总是打架,真是粗鲁……对了,听说父皇想要起复你,不知是给你个什么官职。”

    这丫头也算是个机灵的,一个茬就给打过去了,房间里的尴尬便消失掉。

    “刚刚去了太子殿下那边,听说是崇贤馆的校书郎,清闲的差事,挺和我的胃口。”房俊便说道。

    “你这人!”高阳公主就有些愤愤然,小脸纠结起来,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才多大呀?怎么老气横秋的,总是要做出来一番事业,成天晃来晃去的怎么行?该不会是你心里对父皇身怀怨怼吧?”

    房俊吓了一跳,瞪眼道:“胡说八道什么呢?这话被陛下听到,少说又得是几十板子,慎言,慎言!”

    见一贯天不怕地不怕的房俊也有害怕的时候,高阳公主就掩嘴咯咯的笑了起来,眉眼都弯成了月牙。

    长乐公主也微微抿嘴。

    “呵!这是在诽谤君王么?”一个洪亮沉厚的嗓音自外面响起。

    房俊心里一个激灵,“腾”的一下就站起来,扭头看去。

    李二陛下正好从外间走进来,信步而行,脸上神色似笑非笑,瞅着房俊。

    右手里牵着晋阳公主的小手。

    今日的晋阳公主穿了一身湖水蓝的锦群,眉目如画的俏脸上洋溢着甜甜的微笑,嫩得像是一棵葱芽儿。

    “姐夫……”见到房俊,晋阳公主就挣脱了李二陛下的手掌,像是一只欢快的小鹿一般,蹦蹦跳跳的奔向房俊,一头扎进房俊怀里。

    李二陛下的老脸就抽动一下,明显很是吃味。

    娘咧!啥时候朕的小棉袄跟别人这么亲了?

    一双眼便微微眯起来,瞪着房俊,精光闪烁,一看就知不怀好意。

    房俊没注意李二陛下颇为吃味的神情,一俯身,就将晋阳公主的小身子抱起来,笑道:“殿下想我了没?”

    “当然想啊!”晋阳公主高兴得咯咯直笑,然后问道:“姐夫,给兕子带了什么礼物啊?”

    房俊脸上的笑容就有些发僵……

    感情不是想我,是想礼物了啊?

    李二陛下立马就多云转晴了。

    长乐公主对李二陛下微微一福,轻声道:“见过父皇。”

    高阳公主也在榻上笑道:“见过父皇!”

    面对闺女,李二陛下的神情就和蔼得多了,冲长乐公主摆摆手,说道:“勿需多礼。”然后走到榻前,看了看高阳公主的脸色,做到绣墩上,关切的问道:“御医今日可来诊治过?伤口如何?”

    高阳公主浅笑道:“刚刚看过,说是已无大碍,只需静养即可。”

    李二陛下明显松了口气:“这就好,好生养伤,不要太多心思。毕竟身体是你自己的,疼也好痒也好,谁也不能替代,以后记着,无论何种情况,都要爱惜自己的身体,像是这般傻事,绝对不能再做!否则,你前脚丢了命,旁人后脚就能再续良媒,到那时候,人家花前月下亲亲我我,亏不亏呀?”

    高阳公主俏脸如云霞蒸腾,红云密布,娇嗔道:“父皇说什么呢,难听死了……”

    房俊抱着晋阳公主,则是一脸囧相……

    你是皇帝啊,这么说真的好么?

    长乐公主清冷秀丽的容颜,也泛起笑意,然如雪山上的雪莲盛开,不可方物。

    晋阳公主却是听不明白李二陛下言语之中的不满,她只惦记自己的礼物。

    “姐夫,你给兕子带了什么呀?”

    房俊爱怜的捏了捏晋阳公主挺翘的小鼻子,说道:“都在外面呢,紧着兕子先挑,兕子挑剩下的,再给你两位姐姐,好不好?”

    小公主就果断摇头:“不好!融四岁,能让梨,兕子都五岁了,好东西自然要先给姐姐啊!”

    “呦呵!兕子殿下还读三字经呢?好样的,咱大唐这是要出以为不逊于蔡文姬卓文君的才女啊,好样的!”

    晋阳公主就眨了眨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问道:“蔡文姬是谁呀?卓文君又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