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六十一章 烟花(上)
    暮色渐深。

    喧闹的长安城渐渐沉寂下来,尽管平素严格执行的“宵禁”从今晚开始直至上元结束都将取消,但对于国人来说,除夕之夜阖家团圆是亘古不变的传统,即便平素最撒欢的纨绔子弟,今晚也都老老实实的待在家里。

    家庭,亲情,这是华夏文化最凝炼的底蕴,早已融入血液。

    零星的爆竹声响,点缀着安宁的城市。

    皇城内灯火通明。

    一盏一盏大红色的宫灯被高高挂起,明亮的灯光将整座皇城笼罩在一层橘红色的光晕之中,肃穆之中平添了几分喜庆。

    高阳公主的寝宫内,笑语欢声。

    自从李二陛下登基,似乎是为了掩饰自己对待亲生手足的冷血残酷,愈加重视亲情的维系。所有的公主、驸马,尚未就番的皇子,只要留在京中,都尽可能的来到太极宫团聚,吃一顿年夜饭。

    一众公主便不约而同的来到高阳公主的寝宫,姐妹们坐在一起,笑语欢颜。别管平素是否相看两相厌,在这个时候,都会放下心底的成见,在皇帝面前展现一番姐妹情深的温馨画面……

    安康公主斜坐在高阳公主的榻前,拿尾指轻捋着鬓角的秀发,举手投足间,有一股婉柔的少妇韵味流泻。她今天穿着素雅的浅蓝色宫裙,身姿婀娜,秀美雅丽。

    这样美丽的女子,总会让人有些莫名的亲近感。

    她看着锦榻上高阳公主如花似玉的小脸有些苍白,心里有些心疼,便柔声说道:“你这丫头真是傻!身子是你自己的,遭罪也是你自己受,怎能干出给人家挡箭这种事情呢?咱们女人啊,最是命苦,你这边舍去性命不要,万一有个三长两短,那男人还不是为你掉几滴眼泪,一转头就三妻四妾風流快活?不值当!”

    她的声音较脆轻柔,不疾不徐,很是好听。

    高阳公主绣眉一挑,笑道:“哎呀,这话可千万别被独孤姐夫听见,否则那位得知自己视若珍宝的爱妻居然是个铁石心肠无情无义的,可就要肝肠寸断了!”

    安康公主下嫁独孤谋。

    独孤谋勇猛善战,是个铁骨铮铮的好男儿,只是有些“惧内”……

    向来都是将安康公主捧在手心里,听之任之,一句重话都舍不得说。此事常常被市井坊间拿来取笑,但是一众公主就姐妹们,却个个羡慕得不行。

    易得无价宝,难得有情郎,更何况是出身在皇家的金枝玉叶?

    身上担负了太多的皇家责任,围绕了太多的利益纠葛,相濡以沫的真情,反倒成了最奢侈的奢望……

    安康公主洁白的脸蛋儿微红,有些羞恼的瞪了高阳公主一眼,反唇相讥道:“谁管他断不断心肠的?倒是你这个丫头,现在取笑我不要紧,等到成亲之后,怕是有你受的!你家那位啊,脾气实在是暴躁,说不得惹恼了会跟你抡拳头……”

    高阳公主虽然伶牙俐齿,但到底是个没出门的姑娘,谈论起未婚夫,就有些娇羞,脸儿红红的不说话,但嘴角噙着的浅笑,却透露了心底的甜蜜。

    一旁的临川公主听到她们两姐妹的对话,便忿忿说道:“真不知父皇是怎么想的,为何将漱儿嫁给那么一个棒槌?咱漱儿花容月貌,这辈子算是毁了!”

    她的驸马周道务,去年便是在这太极宫里,被房俊揍了一顿,颜面尽失,无颜在长安待下去,立秋的时候,求了李二陛下敕封为营州都督,去辽东上任了。

    年轻夫妻两地分居,心里对房俊难免有着怨恨。

    寝宫里就有些冷场。

    那房俊的确是个混不吝的,可越是这样的人,越是令人避之唯恐不及,谁愿意去招惹?

    便是一旁的东阳公主也只是安安静静的坐着,秀美的脸上带着浅浅的笑容,置若罔闻。

    她的驸马是高履行,申国公高士廉的长子,高真行的长兄……

    高阳公主嘴角一翘,就待反唇相讥。

    若是刚刚定下婚约只是,临川公主这般说话,高阳公主尚能忍耐几分,甚至觉得这是提点她,让她知道房俊的为人,是为了她好。但是现在马上就要成亲了,临川公主说这样的话,是发泄自己心里的怨气,还是为了给高阳公主添堵?

    高阳公主可不是小绵羊……

    只是她刚刚想要开口,便被身边坐着的长乐公主扯了扯衣袖,高阳公主扭头看过去,便见到长乐公主秀眸眨了眨,微微摇头。

    高阳公主只好恨恨的闭嘴。

    对于这个姐姐,高阳公主是打心底里钦佩爱戴,她的话,得听。

    这时,寝宫外一个小宫女疾步走进来,到高阳公主榻前,弯下腰施礼道:“刚刚承天门的禁卫送进来一封书信,说是房相家二郎给殿下的。”

    说着,将手中一封书信举起。

    高阳公主眨眨眼,伸手接过。

    小宫女垂着头弯着腰,恭恭敬敬的退了出去。

    临川公主就嗤笑一声,阴阳怪气的说道:“哎呦,这大过年的还要鸿雁传书,真真是羡煞旁人呐!只不过房二那个棒槌,何时这般有情趣了?”

    冷场,没人理她。

    高阳公主抬眸瞅了临川公主一眼,抿了抿嘴,没说话,而是拆开手中的信封。

    里边的信纸折成一个方胜,如同心连心一般,很是精巧。

    高阳公主的唇角便翘起来。

    轻轻将方胜拆开,圆润华滋、宽绰秀美的字体便显露出来。

    “青玉案除夕念佳人……”

    清河公主便凑到高阳公主身边,依偎着她的肩膀,盯着信纸,轻轻念道。

    “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宝马雕车香满路,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蛾儿雪柳黄金缕,笑语盈盈暗香去,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酉时初刻,凭窗远眺……”

    满室寂静无声。

    这首诗余,寥寥几行字,将一副幽美的画卷展现在眼前。

    皇家的公主都是念过书的,经过名师教导,自然具有很高的鉴赏能力。

    这首词肯定是极好的,更难得的是词中蕴含的真切情意。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长乐公主喃喃的念了一遍,神情有些恍惚。

    临川公主有些发愣,听说过那房二很是有些才华,但居然这么厉害,能写得出这么好的词?

    不过……

    “这首词定然是那房二抄袭而来!”临川公主叫道。

    所有公主的眼神都向她看来,有疑惑,自然更多的是不屑。

    知道你对房二有成见,但张嘴就说人家的词是抄来的,还要不要点脸?

    高阳公主纤手捏着信纸,一双秀眸微微眯起。

    她生气了……

    临川公主笃定的说道:“又是玉壶光转,又是鱼龙舞,这分明是上元节观灯的景色啊,除夕之夜黑漆模糊的,哪儿来的花千树,哪儿来的星如雨?这分明是上元也的词,被他抄袭而来,生搬硬套!”

    众位公主细细琢磨,还真是有几分道理……

    高阳公主终于忍不住了,撇着嘴儿,讥讽道:“若是没记错,当年在御书房里读书,姐姐的功课可从来都是最后一名,什么时候也能评论诗词了?”

    临川公主脸一红,尖声道:“瞎子都看得出来有问题好不好?妹妹别是被那棒槌迷了眼,分不清好歹!”

    高阳公主气得俏脸通红,就待反驳。

    清河公主突然问道:“酉时初刻,凭窗远眺……现在是什么时辰了?”

    长乐公主望望天色,细声说道:“马上就到酉时了吧……”

    话声未落,长乐公主便轻轻张开红润的嘴唇,清丽秀美的脸上露出震惊的神色。

    一朵绚烂的烟花,在她清亮的眸子里绽放,投下斑斓炫丽的倒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