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六十二章 烟花(下)
    房府花园中。

    房俊领着老三老四小妹,将下午庄子里送来的礼花搬到花园里,家仆侍女们都不知道二郎又要玩什么花样,急急忙忙的跑出来瞧热闹。大嫂杜氏也领着贴身的侍女站在回廊里,饶有兴致的看着房俊将那一个个方方正正的纸盒子摆好。

    房遗直本来窝在书房里看书,却被杜氏拉出来,此时见到房俊另个几个孩子一顿折腾,就有些不耐烦,闷声闷气道:“多大的人了,怎地还跟孩子一样,简直幼稚!”

    他心里还惦记着刚刚从好友那边借来的话本,才子佳人,只看了一半呢……

    杜氏就冷哼一声,抿着嘴唇说道:“确实很幼稚,兄弟都已经名满天下能撑起来这个家了,兄长还整天窝在书房看话本,真是幼稚得紧!”

    房遗直白脸微红,紧紧闭上嘴巴,不敢出声。

    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自打老二越来越能折腾,自家媳妇总是时不时的刺上自己几句,搞得很伤自尊。

    房遗直是看不上老二的。

    房家这等清贵人家,那是要诗书传家的书香门第,读书才是正途,整天嚣张跋扈与铜臭为伍,那是舍本逐末,没出息。可这番话对媳妇说是没用的,这个头发长见识短的妇人,早就被老二隔三差五的稀奇古怪的礼物收买了,跟他不是一条心啊……

    房遗直仰天长叹,只觉得自己这等清高飒爽的读书人,与一群愚夫愚妇终日为伴,实在是沾染了太多的尘俗之气,真是吾辈之悲哀啊!

    花园里,房俊领着兄弟姐妹将二十几个烟花摆好,让家仆拿来线香,问道:“现在什么时辰?”

    那家仆恭恭敬敬道:“回二郎的话,差不多酉时初刻。”

    房俊点点头,看着老三老四:“第一个,谁来点?”

    房秀珠站在房俊身边,瞪着一双秀眸看着方方正正的纸盒子,好奇问道:“二哥,这什么东西啊?也是鞭炮么?”

    她是见到房俊手里的线香,才猜测是不是跟晚饭前在大门口放的那一挂鞭炮一样,只是这个形状也太奇怪了……

    房俊就得意的笑道:“待会儿你就知道了,保准好看!”

    老三房遗则虎头虎脑的跑过来:“二哥,我来!”

    老四则有些胆怯,藏到房俊身后,又有些好奇,便露出小脑袋,看着三哥拿着线香,点燃了第一个纸盒子上面长长的引线。

    “呲呲”声中,引线冒着火星和烟雾,飞速的燃烧,纸盒子外面的引线很快烧完了。

    短暂的沉寂。

    然后……

    “嗵”的一声,一个火球从纸盒子里面带着一串火星和烟雾,径直的窜上天空。

    那火球被火药喷射,一个劲儿的往上窜,直到将近十丈的高度……

    “砰”的一声炸裂开来。

    含有烧碱的光弹在半空中炸开,绽放出一朵黄色的花朵,色彩绚丽,夺人眼目!

    紧接着,又是一道“嗵”的一声,一个光弹升上天空。

    “砰”

    这一朵是含有铜沫的绿色烟花。

    先前的黄色花朵尚未坠落消散,这一朵绿色又点缀其间,黄绿相间,分外绚烂。

    “嗵嗵嗵”

    一朵接着一朵的烟花在天空中绽放,五颜六色的烟花将贞观十四年的长安城映照得五彩绚烂,光彩夺目!

    因为研制的时间段,加上一些特殊材料很不容易得到,更由于房俊对于后世烟花的制作方法也不甚了解,这就使得眼前的烟花在房俊看来实在是过于单调。

    但是在一千四百年前的唐朝眼中,这已经足够!

    天空中那一朵朵五彩炫丽的烟花,就如同来自天外的七彩云霞,堪称神迹!

    那种美丽、那种绚烂、那种辉煌,将所有人彻底震撼!

    在第二枚烟花点燃的那一刻,整个长安城的居民纷纷走出房间,站在自家的花园里、街道上,仰首望天,震撼无比的看着天空中那一朵朵仿佛盛开在天堂的炫丽花朵。

    房遗直都看傻了,张着嘴,下巴都快掉地上……

    太极宫里,高阳公主秀眸闪亮,仰首望着天上的烟花,喃喃的低语着:“东风夜放花千树,更吹落,星如雨……”

    谁说只有上元之夜才会玉壶光转,一夜鱼龙舞?

    看看这天上盛放的烟花,灿烂如云霞,炫丽如火树!

    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沉寂之中的长安城,仿佛被这一朵接着一朵的绚烂烟花所点燃,整个除夕之夜都谈论着这不可思议的神迹,彻夜难眠。

    李二陛下呆呆的站在窗前,眼睛里投映着五彩的五彩的烟花,半天无语。

    直到一刻钟之后,李二陛下才回过神来。

    看着烟花升起的方向,心里琢磨一番,便认定这必是房俊那厮折腾出来的动静。整个长安,甚至整个天下,也只有这小子时不时的弄出一些匪夷所思的“神迹”。

    比如,那个狗屁的“召唤彩虹”……

    一想到那个被自己锁进藏宝阁,实际上却一文不值的棱镜,李二陛下就有些肝儿疼。

    遣内侍将李君羡喊来,李二陛下咬牙切齿的说道:“这必是房俊那厮搞出的动静,如此招人眼目,怕是现在整个长安城都沸沸扬扬!过年都给朕添堵!你立刻通知城中武侯和金吾卫,严密防止百姓混乱,你自己马上给朕去房府,将房俊这厮捉拿……”

    说到这里,想了想,觉得除夕之夜将房俊缉拿好像有点不妥,起码也得给房玄龄点面子,便改口道:“看看那厮手中还有多少这种东西,统统给朕搬回来!”

    李君羡一愣,搬回来?

    您这算不算以权谋私呢?

    不过却是不敢问,点头道:“末将领旨!”

    退了几步,转身走出大殿。

    心里却想:房俊你个混蛋,你就作死吧,大过年的也不让咱消停的喝点小酒……

    李君羡带着属下风驰电掣一般赶到房府,二话不说,将六七枚尚未燃放的烟花统统“没收”,甚至还“拘捕”了一名帮着房俊摆放烟花的家仆,急三火四的返回太极宫。

    房俊吓得够呛,难道放个烟花也犯了李二陛下的忌讳?或者犯了什么国法?

    不过这年头,好像也没有禁止在城区内燃放烟花爆竹的禁令吧?

    直到半个时辰之后,一朵朵烟花在太极宫上空绽放,房俊才回过未来,气得跳脚。

    李二,忒无耻!

    ……

    除夕之夜,在李二陛下的得意、房俊的愤怒,以及满城百姓的喧嚣之中渡过。

    大年初一一大早,吃过饺子,就要拜年。

    拜年是很累的一件事,尤其对于房家这样显赫的人家来说。亲朋故旧实在是太多,一家也不能落下,但是却也是维持人际关系的一个重要手段。

    最悲催的是,房俊现在算是“长安名人”,去到各家拜年,待遇明显较之去年大大提升,基本都是各家的家主亲自接待。都是叔叔伯伯,又都是朝中大佬,礼貌必须保持。喝喝茶聊聊天,彼此问候几句,房俊笑得腮帮子发酸……

    苦不堪言。

    不过也有收获。

    最晚的烟花满城皆知是房家燃放,尽早便有不少人向他打听,实在何处购买。听闻是房家的作坊研制的新产品,便大方的表示感兴趣,订单下了不少。

    反正都是不差钱的人家,房俊喊出天价,皆不以为意。

    相比于晚上燃放几个如此美丽绚烂的烟花,钱算个什么?

    房俊在外面转了一大圈,回到府上,立即打发亲随前往庄子里通知,年假取消,工钱翻倍,全力开工!

    武媚娘喜滋滋的扒拉着房俊手里记录的订单,计算一番,顿时眉花眼笑。若是能在上元节之前将这份订单完成,起码上万贯的收入呢!郎君若然是财神下凡,随随便便鼓捣个新鲜玩意儿,就能敛一笔横财。

    房俊坐在椅子上歇歇腿脚,喝着茶水,心思却没在赚钱上。

    过了年,他的婚事就将提上日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