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六十三章 小聚
    久旱逢甘雨,他乡遇故知,洞房花烛夜,金榜题名时。

    此为人生四大喜。

    婚礼,古为“昏礼”,是人生之中重要的一个环节。

    早在战国时期,儒家典籍礼记和仪礼.士昏礼中已经规定了缔结婚姻的“六礼”:纳采纳采择之礼、问名问女之名而卜、纳吉卜而得吉,复告于女家、纳征纳聘币、请期择定成婚吉日,告于女家、亲迎婿往女家迎新妇。

    唐朝婚礼,承袭了古代“六礼”,只不过贫富尊卑不同,排场繁简相异而已,但是又有变迁。

    如同房家这般的富贵之家,程序极其繁琐,不过照比那些钟鸣鼎食的千年世家,还是要轻省不少。

    一连串的程序运作之后,订下来婚期。

    四月初八,大吉。

    宜嫁娶、订盟、纳财、开市。

    尚有四个月的时间,足够准备婚礼事宜。

    公主下嫁自有其规制,等闲轻慢不得。其中的重点,便是婚房。搬到庄子里去肯定是不行的,幸好房府足够大,房玄龄在入秋的时候便在后花园里开辟出一块地基,已经开始动工,只不过入冬之后暂停工程。

    不过勿需着急,只等春暖化冻,工部就将派来工程队,为公主的婚房紧急施工,速度是很快的。

    家里忙成一团,房俊反倒闲下来。

    醉仙楼的雅室里,燃着上等的竹炭,温暖如春。

    房俊被李思文、长孙涣、程处弼三人叫出来喝酒。

    房俊穿着一袭藏青色的直缀,整洁清爽干净利落,乌黑的头发盘了个发髻,剑眉虎目,鬓如刀裁。房俊原本长得不差,鼻梁高耸嘴唇厚润,可以说是妥妥的阳光暖男,只是皮肤黑了一些,不符合时下的审美,远不如杜荷、长孙冲那等“娘炮”讨人喜欢。

    歪坐在锦垫之上,手里捧着一个白瓷酒杯,正惬意的抿着小酒。

    长孙涣面如冠玉,两条剑眉略微蹙起,颇有些担忧的问道:“你们说吾家大朗到底这么回事,为何突然之间就影信无踪,像是消失了一般?”

    一直以来,长孙涣对于其父长孙无忌宠爱大哥长孙冲颇为不满,一直想着掀翻长孙冲“这座大山”,在其父长孙无忌面前展示自己的能力,得到父亲的肯定,来一出翻身农奴把歌唱。

    可是长孙冲突然之间就失了踪,反倒让他想心里七上八下。

    坐在他下首的李思文就嗤笑一声,斜着眼睨着他,揶揄道:“你这人就是贱!你大哥在家的时候,你恨不得他走路摔死,现在果然梦想成真了,你反而疑神疑鬼,岂不可笑?”

    长孙涣无语,自斟自饮了一杯,叹了口气。

    虽然在座好几个人都对长孙冲深怀不满,房俊更是与其直接冲突,长孙涣自己也颇为看不上大哥的做派,但是说到底,那也是他的亲大哥,平素虽然争斗,但感情毕竟还是有的。

    房俊也有些走神。

    不知怎回事,自打过了年之后,总是心慌慌的,做什么都提不起精神来,而且莫名其妙的烦躁。

    思来想去,大抵是婚期的确定引起的。

    上辈子房俊就没结婚,虽说红颜知己也有那么几个,但同居跟结婚显然不是一码事。

    同居是情投意合,但是哪一天相看两相厌了,互道一声珍重,挥挥手,不带走一片云彩……

    可结婚就不同,那一张纸,就代表了责任。

    你得给她撑起一片天。

    雅室里有些沉寂。

    程处弼眨眨眼,突然问道:“为何不叫几个姑娘陪酒呢?”

    这里是醉仙楼啊,平康坊最大的青楼,到了这里,为何要自斟自饮呢,他想不通。

    长孙涣就翻个白眼。

    李思文哼了一声:“叫个屁啊!这里头的姑娘,那全都是江夏郡王的眼线,前脚你叫个姑娘,后脚这消息就能钻你家老子耳朵里,信不信?”

    程处弼挠挠头:“我信。可既然如此,喝酒完全可以去松鹤楼啊,为何非得要到这里”

    长孙涣理所当然道:“因为这里是醉仙楼啊!”

    程处弼有点懵……

    房俊见不得欺负老实人,便说道:“是我不让叫姑娘的,弟兄几个坐一坐聊一聊喝点小酒,叫几个陌生的姑娘在旁边有什么意思?”

    李思文便无奈:“你是饱汉子不知饿汉子饥啊,家里有美妾俏婢,这马上又要迎娶公主,你都快了,可哥儿几个呢?每天早起,裤裆都黏黏的……”

    长孙涣恶心道:“那是你,某可没有!”

    “没有,那就是你有病!”

    “你才有病呢!老子不知道多威武!”

    “威武个蛋!你掏出来我瞅瞅?”

    “瞅瞅就瞅瞅!就怕你自卑!”

    ……

    这俩货斗嘴,程处弼仍然在纠结不清:“喝酒也可以去松鹤楼啊,为何一定要来这里呢?”

    房俊彻底投降:“因为哥哥我在这里可以刷脸挂账,不用付钱,这两个王八蛋就想要占我的便宜,我就偏偏不叫姑娘陪酒,不顺着他们的心,懂了没?”

    程处弼恍然大悟:“原来如此!不过二郎你很笨啊,叫姑娘有什么关系呢?完全可以酒水钱你挂账,姑娘的赏钱让他们俩自己掏啊!”

    房俊愣住……

    哎呦,这个弯儿自己咋就没转过来呢?

    自己居然被程处弼这个夯货给鄙视了……

    笑闹一阵,长孙涣问道:“二郎,听说陛下要任命你为崇贤馆校书郎?”

    房俊点点头,无精打采。

    这就是个打酱油的官职,既干不好也干不坏,根本就是无所事事。他肚子里只有那些名传千古的诗词名篇,对于四书五经这些儒家经义那是完全欠奉,既不能教学生,更不能校书。

    长孙涣若有所思道:“看来,陛下是打算起用你了。不管怎么说,也是堂堂驸马,怎会让你无所事事游手好闲呢?”

    年轻一代之中,若是说起政治敏感度,除了两世为人有过官场经验的房俊,就要以长孙涣为首。有些东西是天生的,别看长孙涣成天花花公子模样,但是脑子就是好使。

    李思文便插言道:“咱们那个东大唐商号也成立有些时候了,可是也就只是江南江北的走走散货,没啥利润啊!”

    年前商号合账,今年无分红。

    房俊解释道:“不要心急,现在只是开拓商路,咱们的重点是海贸,国内的商路先开拓出来,到时候跟海外的市场一旦打通,那就是水到渠成,数钱数到手软!”

    先将国内的各条商路铺设好,等到他上任沧海道行军大总管,便直接打通高句丽和倭国的商路,无论进口还是出口,水到渠成,交易额将是前所未见的庞大。

    长孙涣瞅了房俊一眼,想了想,悄声问道:“陛下该不会是在你成亲之后,让你在江南沿海一代主政一方吧?”

    房俊楞了一下。

    这家伙,果然厉害啊!

    只凭自己短短两句话,便猜测得八九不离十,这个花花公子有前途!

    不过任凭长孙涣再怎么聪明,他也想象不到自己即将上任的官职。

    那可是自己舍弃了无数的好处,从李二陛下手里讨来的。

    十七岁的行军大总管,谁敢信?!

    隋唐两朝,独一无二!

    程处弼一愣,说道:“昨天父亲还跟我说,魏王即将前往越州封地,他为我某了一歌折冲都尉的差事。岂不是有可能与二郎共事?”

    房俊一听,欢喜道:“那可好了!”

    自家兄弟守望相助,办起事情自然爽快!

    否则自己单枪匹马杀到江南,也确实势单力薄一些。

    自打晋室南渡,中原世家迁往江南各地,带去大量的人口和先进的生产经验,江南地区已经开发得极为繁荣,因其常年温度适宜雨水充沛,早已远远超过关中。

    而那些南渡的世家,几百年经营江南,势力盘根错节,自己独身前往,实在是困难了一些。

    李思文也有些兴奋:“回去,我也求求父亲,给我在江南某一个职位,到时候咱们兄弟携手,闯出一片天空!”

    他未料到的是,一语成谶。

    江南锦绣膏腴之地,即将掀起一番惊涛骇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