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六十五章 狄家
    那人便抱拳道:“可是二郎当面?”

    房俊回礼道:“正是在下。此次多亏阁下割爱。”

    那人便笑道:“君子有成人之美,这处宅子只是在下一处别院,等闲并不在此居住。过几天,某便要去越州剡县赴任,亦不知哪年能调回京师,这房子留着也无甚大用,平添费用罢了。”

    房俊恍然。

    怪不得基本从未见过这人在宅子里出入,原来是处别院,看来也是世家大族出身,家资不菲。对于这样的人家来说,既不会差买房子这比钱,更不会短缺了平素维护修葺的费用,人家愿意割爱,想必也是因为房玄龄的名头。

    不管怎么说,得领情。

    房俊便客气的说道:“阁下龙章凤质、神情秀发,必是温润君子,一直未有机会结交,倒是一件憾事。就此预祝阁下官运亨通,青云直上,来日必有机会结交一番。还未请教阁下贵姓?”

    此人笑道:“免贵姓狄,狄知逊。”

    心下却想,都说房二郎嚣张跋扈为人纨绔,可是现在看来,却多是市井之间以讹传讹。眼前这少年气质淳朴神情清爽,言谈之间敦厚爽朗深明情理,怎能是传说中那般暴戾无诞?

    房俊却是早已愣住。

    狄知逊?

    熟人啊!

    房俊很是有几个历史上的偶像,封狼居胥的霍去病算一个,被骂了一千多年的武悼天王冉闵算一个,精忠报国的岳飞算一个,大唐名相狄仁杰算一个……

    当然,之所以崇拜狄仁杰,这得要算是神探狄仁杰的锅……

    既然崇拜,自然要去深入的了解一番。

    二十一世纪的互联网,一切皆可百度……

    而狄仁杰的父亲,便叫做狄知逊。

    要不要这么巧?

    房俊下意识的就往狄知逊身后瞅了瞅,想看看他那天才儿子跟没跟来……

    自然是没有。

    吸口气,房俊再次抱拳道:“原来是狄兄当面,失敬了。”

    狄知逊呵呵一笑,脸上浮起阳光般帅气的笑容:“二郎,勿需客气。本来应当与二郎喝一杯,好生聊聊,只是赴任在即,家中琐事千头万绪,烦不胜烦,只能遗憾了。青山不改,日后再有机会相见之时,再痛饮一番吧。”

    房俊洒然笑道:“后会有期。”

    “后会有期。”

    狄知逊笑着拜别,转身离去。

    再见,是一定的。

    狄知逊的祖父狄叔湛在东魏担任过帐内正都督、平西将军,并封爵临邑子。父亲狄孝绪深受高祖李渊器重,曾先后充任过行军总管、大将军、尚书左丞、使持节汴州诸军事、金紫光禄大夫,封爵临颍男,在唐初地位相当显赫。

    只是在李二陛下登基之后,渐渐沉寂下来。

    这样背景深厚的世家子弟,下放到江南必然只是一个镀金的过程,借机远离因为谋逆案带来的牵扯。过不了几年,便能调任回京,升任六部的堂官不成问题。

    狄知逊回到靖善坊的家中,坐到花厅之中,早有侍女奉上香茗。

    呷了一口,轻轻吐出口气,齿颊留香,余韵悠然,浑身的寒气为之消散,暖融融的很是舒服。不过一想到即将远赴千里去越州赴任,路遥雪深,不由得又暗自叹了口气,神情有些颓丧。

    一个身子窈窕貌美如花的少婦手里牵着一个总角孩童,从后堂转了出来。

    孩童眉清目秀,眼目精明,见到堂上坐着的狄知逊,顿时甩拖美婦人的手掌,扑到狄知逊怀里,瞪着亮晶晶的大眼睛,哀求道:“父亲,让孩儿随您去越州吧,好不好?”

    美婦人穿着一身紫色的罗群,肌肤晶莹,身姿纤细。虽然眼角处已有淡淡的纹络,却未曾减弱她半分美丽,反而平坦了几分岁月沉淀的风韵,宁静秀美。

    闻言,美婦人微嗔道:“杰儿,不可胡闹!”

    孩童在父亲怀里扭过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母亲,眨巴眨巴大眼睛,泫然若泣道:“孩儿没有胡闹,孩儿舍不得父亲母亲……”

    狄知逊心底自然也舍不得儿子,可赴任之路千里迢迢,途中太过艰苦,况且越州地属江南,遍地蛮荒瘴气,便是成年人亦要饱受艰辛,他怎能让孩子跟着自己冒险?

    便婆娑着孩子的头顶,温言道:“休要在为父面前讨好卖乖,没有为父和你母亲盯着你,凭你祖父对你的溺爱,这往后的日子你算是脱了牢笼的飞鸟,愉快得很呢!你会愿意继续跟在为父身边,整日里被为父拘束着么?”

    “这个……”孩童继承了父母俊美的相貌,智商显然也不低,眼珠儿转了转,心里权衡一番,最终父母的亲情到底战胜了对于无拘无束自由生活的向往,便憋着小嘴儿,悻悻然道:“还是跟着父亲母亲身边吧……”

    狄知逊与妻子对视一眼,很是欣慰的相视而笑。

    只是笑容里,又满是无奈和不舍……

    这一场突如其来的风波,将长安城搅得天翻地覆,虽然陛下尽力压制,未使得牵连范围扩大,但如同郑王李元懿这般与汉王李元昌走得亲近的亲王,不可避免的受到波及。

    陛下一纸诏书,郑王将前往鄭州担任刺史,孤身上任。

    而身为郑王府兵曹参军的狄知逊,亦被贬谪至越州剡县,担任县令。

    那越州剡县,根本就是蛮荒之地,僚人横行,不服教化,自然条件更是几位恶劣。

    即便如此,这还是父亲在陛下面前相求的结果。

    不过能顺带着给杰儿谋求了一个崇贤馆学子的资格,也算是因祸得福,意外之喜。崇贤馆隶属东宫,崇贤馆中读书的贵族子弟,必将成为太子身边的亲近之人。而这次谋逆案之后,魏王被敕封,即将就番,预示着太子的地位愈发稳固。将来太子登基之后,身边亲近之人,必定水涨船高,崇贤馆的学子名额,已然被太多人盯上。

    而这,也是狄知逊痛快的将宅子卖给房俊的原因,结个善缘而已。

    狄家又不差买房子的这几个钱……

    对于他们这些世家大族来说,根节枝蔓早已深入到帝国的方方面面,哪怕再是落魄,也总有些渠道能得到一些很隐蔽的消息,比如,房俊即将履任崇贤馆校书郎一职……

    美婦人坐到狄知逊身边,柔然的腰肢挺得笔直,浸润着名门闺秀的良好教养。

    这时峨眉微蹙,有些担忧的说道:“郎君想要交好那房二郎,本是不错,可是奴家听闻,那房二郎嚣张跋扈恣意妄为,是个纨绔公子,将杰儿交托于这种人手中,奴家总是不放心。”

    夫妻二人琴瑟和谐感情和睦,对于郎君将那处闲置的宅子卖予房家的原因,自然知晓。

    狄知逊搂着儿子,就笑着摇头道:“所谓闻名不如见面,某今日才知诚乃至理名言。外界传说,实在荒谬,那房二郎敦厚方正,乃是一等一的世家子弟,哪里有半分外界传说的不堪之处?再说,父亲将会亲自去房府相求于房相,想来房相不会拒绝。如此一来,房二郎必然会在崇贤馆好生照顾杰儿,夫人不必担忧。”

    美婦人惊奇道:“还有这种事?”

    狄知逊点头道:“确实!”

    然后,抚摸着儿子乌黑的头发,看着这张白皙粉嫩的小脸儿,心底柔情满溢,嘱咐道:“你留在家里,要孝顺祖父,不可任性,不可惹祖父生气。在崇贤馆里读书,要用心,这可是别人家求都求不到的机会。另外,若是有何为难之事,可去找崇贤馆的校书郎房俊,他必会照顾你。”

    “哦……”孩童眨了眨眼,终于忍不住哭了出来:“可是,杰儿舍不得父亲母亲啊……”

    美婦人秀眸泛紅,強忍著泪水,伸出纤手保住丈夫的胳膊,依偎在丈夫的肩头。狄知逊则长叹一声,一手搂着儿子,一手搂着妻子瘦削的肩头。

    花厅里,充盈着浓浓的离情别绪。

    黯然销魂者,唯别离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