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六十六章 履任·崇贤馆
    第二天,房玄龄便将房俊叫过去,说了狄家之事,拜托他在崇贤馆照顾狄仁杰。

    房俊自然并无不可,别说老爹的面子,就单单冲着狄仁杰这三个字,他也得好生照顾。

    这么一个未来执掌大唐中枢二十年的牛人,自然要结交一番。

    只是算算年份,这孩子现在岁数有点小……

    此时的狄仁杰,大概只有八、九岁的样子,比小正太李治还小,估计和晋阳公主差不多大。

    想到晋阳公主,房俊的心便沉甸甸的。

    年纪相仿的两人,人生的轨迹却截然不同。

    狄仁杰活了七十岁,历经太宗、高宗、武后三朝,更在武后朝臻达个人官场生涯的巅峰,宰执天下,青史留芳。

    而晋阳公主呢?

    同样一个秀外慧中的孩子,却在人生的花朵尚未盛开之时,便枯萎湮灭,相伴的只有那李二陛下无尽的哀思,以及一抷黄土……

    一连几日,房俊的心情都极为郁闷。

    田文远是个极有眼色的,见到房俊心情不佳,也不敢多问,只是愈发用心在建造上。

    带着工部的施工队开进房府,开始进行一些简单的施工,同时在房府内闲置的房屋内开始打造家具。一车一车的名贵木料运进房府,顿时使得整个房府变成了一个大工地。

    这还是没有全面铺开建造,否则更混乱。

    房玄龄是个喜静的性子,不过公主府的建造不敢耽搁,更不敢有任何差错,便每天找田文远了解建造的进展,以及一些突发的情况。结果发现所有的事情都已经在二郎的安排下井井有条,根本无需他操心,便有些感慨的甩手不管。

    房俊就提议让老爹老娘不如去骊山的庄子里暂住,那边清静。

    房玄龄自是同意,便连同卢氏搬去庄子。房玄龄一走,房遗直也待不下去了,他比老爹还不耐烦府里的喧嚣,收拾收拾,也去了庄子里,杜氏自然要跟着。

    卢氏可不放心老三老四给二郎带,二郎自己还是个大孩子呢,便将几个孩子都接到庄子里。

    结果,偌大的房府里除了一些丫鬟家仆,只剩下房俊和武媚娘,以及俏儿秀儿两个侍女……

    幸好上元将至,房俊开始忙碌起来。

    过年的时候接了不少烟花鞭炮的订单,作坊里半个月夜以继日的赶工,赶制了大量产品。因房俊事先承诺工钱加倍,直接导致挤压的烟花远远超过订单所需。

    不过自然不愁卖。

    烟花这东西属于奢侈品,跟衣食住行无关,燃放与否,不耽误过日子,所以房俊没打算普及,价钱高的离谱,哪怕卖不出去,也绝对不降价。

    反正这玩意整个地球只有他一家能出产,妥妥的垄断经营,想咋样就咋样。

    嫌贵?

    还不愿意卖给你呢……

    一车一车的烟花运送到长安城内各个豪门世家,换回来一车一车的铜钱和绫罗绸缎,将房府的库房都给堆满了。

    看着如山的财货,房俊不由得感叹,这才是一本万利的生意啊……

    立即下令,烟花作坊的规模迅速扩张,大量招工。

    这玩意没有什么技术难度,等闲的农户妇女稍微培训几天就是熟练工人,只要严格控制配方即可。

    即便房府上下对于二郎的“敛财之术”早就麻木,此刻看着库房里头那如山的财货,也不由得折服。这年头家财万贯、十万贯的世家豪族不在少数,但财产大多是田地、农庄、店铺等等不动产,如此多的现钱堆在哪里,的确显得格外震慑人心。

    有人给房俊出主意,不如将这些钱货质押出去,坐收利息就行了。

    房俊立即否决。

    官府借贷那叫贷款,民间借贷那就是高利贷,这种喝人血的营生,房俊不碰。

    来钱的路子又得是,何必去招惹这么一个为富不仁的名声?

    贞观十四年的上元之夜,长安城彻底变成了不夜城。

    漫天烟花争奇斗艳,火树银花不夜天。

    那些原道而来长安的异域胡人,在这份璀璨的繁华面前,震惊得五体投地,甚至跪地膜拜!

    这就是长安,天下最大、最富有、最繁华、最充满神奇色彩的乐虎国际娱乐!在这里,几乎每一天都上演着奇迹,吸引着无数的番邦胡人竞相而来,见识它无与伦比的锦绣华彩!

    这座城,这个国度,这个民族,傲然于世界之巅,引领者人类的文明!

    喧嚣的上元结束,房俊的生活便安稳下来。

    第二天清晨,便收拾妥当,乘坐马车来到东宫。

    太子李承乾知道房俊今日会到崇贤馆履任,早早派了内侍等在宫门处,房俊一到,便领着进了丽正殿。

    大殿里温暖如春,青铜兽炉里燃着骨炭,散发着淡淡的幽香。

    太子李承乾坐在锦榻之上,穿了一件雨过天青的蟒纹箭袖长袍,腰间束着宽带,一头乌黑的头发只用玉冠简单地束着,这样简约、低调的打扮却更衬得他的人面若冠玉,英俊不凡。

    房俊就有些嫉妒,特么铮铮大唐金戈铁马,怎地如此之多的娘炮?

    还让不让不靠脸吃饭的人活了……

    李承乾脸上浮起灿烂的笑容,随意说道:“坐!今日到崇贤馆履任,可有何想法?”

    对于房俊的才华,他有着极大的信任。

    崇贤馆成立不久,尚有不少弊端亟待改善,有房俊这等务实能干的人才加入,使得太子殿下凭添了几分希冀。

    这可是他最大的政绩,亦是父皇给他的班底……

    房俊也不客气,在李承乾面前的锦墩上坐了,闻言,无所谓的答道:“无非是当一天和尚撞一天钟而已,儒家经义微臣是一窍不通,四书五经都认不全,能有何想法?一点想法都没有,只是有一样,请假的时候,还望殿下行个方便。”

    李承乾愕然。

    知道你的心思不在学问上,可是也不能这般敷衍吧?

    太不给面子了……

    不过面对房俊,李承乾事一点办法都没有。

    此人对自己有恩惠,又即将是自己的妹夫、当朝驸马,还是房玄龄的公子,其本身更是天下少有的诗词全才,文名动四海,兼且脾气暴躁……

    这样的人,你能拿他如何?

    李承乾心里颇为失望,本想着房俊能在崇贤馆好生作为一番,自己也好与之借机亲近,却不想房俊的志向根本不在这里。

    两人没营养的随意聊了几句,时辰不早,房俊便告辞而出。

    李承乾打发了内侍给他带路。

    崇贤馆就设置在丽正殿后方一片树林之中。

    此时万物凋谢,树木萧索,树林中铺着厚厚的白雪,一条青石小径绕过一方湖泊,直抵一处华美壮阔的院落。想必在盛夏之时,此处必然绿树参天树荫萦绕,乃是不可多得的读书圣地。

    去年冬,黄门侍郎刘泊上疏曰“陛下自励如此,而令太子优游,臣所未喻一也……陛下自行如此,而令太子久入趋侍,不接正人,臣所未喻三也。”李二陛下遂令刘泊与岑文本、马周交替着往东宫与太子谈论。

    其后,设立崇贤馆。

    崇贤馆的只能,一方面是太子的教育机构,培养太子执政能力。另一方面,是太子的智囊团,为太子出谋划策。最后,是唐朝最高级别的贵族学校,为唐朝贵族子弟提供去仕的优先通道。

    这么个地方,充满了封建时代君权至上的时代特色,房俊不认为这里头能够出现什么真正的读书人才。

    大家都是怀着抱太子大腿而来,又怎会将心思用在学问上?

    那内侍领着房俊到了大门口,便告辞离去。

    房俊抬起头,迎着早晨的朝阳微微眯眼,看着门额上“崇贤馆”三个鎏金的大字。

    一个青年文士从门内迎出,英姿飒飒,笑容满面。

    赫然是崇贤馆两名学士之一的马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