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五章 纷乱
    房俊听到李承乾的叹息,并未惊奇,反而笑道;“人生在世,何时无麻烦?”

    身后的上官仪不知道两人说的是什么,深深一揖,恭声道:“学生上官仪,拜见太子殿下。”

    李承乾微愣,想了一下,才摆手道:“免礼,平身。可是扬州都督举荐的那位才子?”

    上官仪道:“不敢当才子,正是学生。”

    李承乾看了房俊一眼,见到房俊能将上官仪带到自己面前,自然明白这是房俊觉得此人能堪大用,在向自己举荐贤良,心里便很是慰贴,微笑着道:“尚未用膳吧?孤让膳房多准备几道菜,咱们小酌一番。”

    上官仪受宠若惊,忙道:“学生不敢……”

    房俊却大咧咧说道:“饭管够就成,有啥吃啥,不必费事了。”说着,便径自坐到李承乾的对面。

    李承乾欣然道:“如此也好,上官书佐,快坐。此处静谧,不必讲究君臣之礼,坐下来,陪孤小酌几杯。”

    上官仪兴奋得头皮发麻,这才反应过来房俊哪里是来蹭饭,这根本就是在太子殿下面前举荐他!

    心中感动,深吸一口气,道:“如此,殿下请恕学生无礼了。”

    便在房俊一边坐了。

    李承乾吩咐内侍添了碗筷酒杯,唤来一名宫女斟酒,房俊与上官仪一同敬了李承乾一杯。

    放下酒杯,李承乾便问房俊:“二郎似乎知道今日朝中之事?”

    房俊夹了口菜,慢慢吃着,摇头道:“不知,只不过略有猜测而已。”

    李承乾略显焦灼的说道:“今日早朝,吏部郎中段大遒上书,弹劾你既为崇贤馆校书郎,却含糊其事,请父皇收回成命,贬斥与你。御史台高至行、长孙潮、冯志保等七名监察御史联名上书,弹劾你行凶伤人渺视法纪、纵容商贾多行不法、私修宅邸侵吞国帑等三条罪状!总计有十八名言官上书弹劾,罪名更是五花八门,你是没看到那架势,简直骂声一片!”

    房俊自然早已料到有人不会坐视自己被陛下启用,房玄龄宦海沉浮一辈子,近日也对他多有提醒,可房俊仍然没想到会有这么多的言官弹劾他。

    不由得自嘲一笑:“听着殿下这么说,微臣怎地感觉自己快要比肩董、曹之辈?”

    李承乾气道:“你还有心思说笑?当下清流言官把持言路,那魏徵犯起倔来,父皇都得退避三舍!现在群情汹汹都要治罪与你,便是父皇想要护着你,怕是也护不住!”

    上官仪在一旁听得心惊胆跳。

    这么多言官群起而弹劾于一名官员,这名官员得有多坏?上官仪惊疑不定的看着身边面色如常沉稳如山的少年显贵,这人得有多大的心,如此情况仍能谈笑风生?

    房俊闻言,仍然没心没肺的笑道:“这是好事!任何一个政权,都要有发声的言路,能对君权给予有效的制约,是万民苍生的福气!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再是圣明的君王也不可能每一个决定都永远正确。当君王犯错误的时候,能有人站出来予以指正,这才是一个成熟的政权最理想的状态。吾等常常讲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若是当真有这么一天,言官能秉持公心依法诤谏,君王能一视同仁依法治国,则大唐之强盛必将照耀千古,万世而不朽!”

    绝对的权利,导致绝对的腐败!

    这一声振聋发聩的警言,震得李承乾与上官仪心头狂跳!

    千古以降,这个道理有无数的先哲圣贤阐述过,却从未有人说得这般透彻,这般一针见血!

    上官仪稳住心神,眼前仿佛有一片迷雾被狂风吹散,豁然开朗!他举起酒杯,恭恭敬敬的对房俊敬酒:“校书郎此言鞭辟入里,可谓警世格言。校书郎大才,上官仪五体投地,聊以此酒借花献佛,敬您一杯!”

    李承乾也深深吸了口气,苦笑道:“二郎之言,总会令人振聋发聩,只不过幸好当今的皇帝乃是父皇,若是秦汉之时,二郎怕是逃不掉一个妖言惑众、颠覆君权的罪名!孤敬你这泼天的胆量!”

    房俊哈哈一笑,举起酒杯,豪气干云的望着李承乾:“行非常事,必有非常法!陛下想要干一番震古铄今的千秋霸业,也必定要有古来君王所没有的大气魄!行古人所未有之法,才能造古人所未有之局面!为了大唐的强盛,为了生活在这片土地上的人们能够世世代代的安居乐业,饮圣!”

    “饮圣!”

    三只酒杯碰在一起,一饮而尽。

    李承乾便沉默下来,他知道,房俊的最后一句话,是跟他说的。

    想要当一个千古一帝,就要行千古未有之法!

    这……是正确的么?

    太极宫。

    李二陛下身穿明黄色的团龙袍,负手而立,站在窗前凭窗远眺。

    明亮的玻璃窗,将外面的雪景一丝不漏的落在皇帝的眼中。

    风已渐消,雪势未减。

    鹅毛一般的大雪纷纷扬扬,盖住了太极宫里殿宇楼台的琉璃瓦,独留下红色的宫墙,红白分明,在飘摇的雪花中倍添韵致。

    在他的身后,长长的书案上以及摆满了奏折,甚至有几本散落在地上。

    长孙无忌垂手站在书案一侧,默然不语。

    刚刚陛下为了这些奏折大光其火,龙颜大怒,深深了解李二陛下性情的长孙无忌知道,这时候不能添火,否则很可能引火烧身,引起陛下的逆反心理,功亏一篑。

    大殿里寂静无声,唯有墙角青铜兽炉里的香炭燃烧,发出“啪啪”的微响。

    良久,李二陛下才缓缓吐出一口气。

    “辅机,冲儿之事,只是他自己咎由自取,怨不得旁人。你又何必将一腔怨气都发泄到房俊身上?”他转过身,一双明亮的眼眸看着眼前这个战友、伙伴、大舅子,缓缓续道:“玄龄今日一言不发,任凭这些言官胡言乱语,将莫须有的脏水往房俊身上倒,是因为他相信朕的眼睛的事雪亮的,朕的内心是公正的!适可而止吧!你要知道,老实人被逼急了,也是会咬人的!难道你想要将朝中弄得打乱不可?”

    这番话,绝对是推心置腹。

    李二陛下知道长孙无忌因为长孙冲之事心疼、郁闷、难受,自己又何尝不是?长孙冲与房俊素有旧怨,这一点无可置疑,长孙无忌对房俊有看法也可以理解,但是为了一己私怨就将整个朝堂弄得乌烟瘴气,这就过了!

    是的,李二陛下坚定的认为这些言官都是受了长孙无忌的唆使,才会对房俊群起而攻之。

    这也就是长孙无忌,若是换了一个人有胆子、有能力操纵这么多的言官,李二陛下分分钟教他做人!

    可是对长孙无忌,李二陛下狠不下心,也不相信长孙无忌能背叛自己,即便有长孙冲的例子放在那里。这么多年的生死与共、并肩作战,李二陛下还是深深的信任长孙无忌对自己的忠诚。

    长孙无忌垂着头,依旧沉默。

    君臣相对无言。

    良久,长孙无忌才抬起头,淡然道:“陛下,此事非某所为。”

    弹劾房俊之事,跟我无关!

    李二陛下皱眉:“当真?”

    长孙无忌点头:“当真与某无关。”

    李二陛下的眉头便愈蹙愈紧,沉吟不语。

    既然长孙无忌否认,那就一定不是他做的,这一点,李二陛下可以相信。

    可若不是长孙无忌所为,那么事情就严重了!

    李二陛下眼中闪过一丝厉色。

    他几乎是一瞬间就明白了这些人弹劾房俊背后的用意,这是要将房俊打落尘埃,然后去争抢利益!

    李二陛下负在身后的拳头紧紧攥起,难道这满朝文武为了利益,便可以置天下安定于不顾?难道为了利益,就可以毫无顾忌的将一个惊才绝艳年青人彻底击倒难道为了利益,就敢公然胁迫朕?

    难道,朕久未举刀,就都以为朕的刀已经不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