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六章 忠臣
    作为立志要成为千古一帝的男人,李二陛下自认为朝局全部在自己的掌控之中,这是他的骄傲,所以他愿意却对那些前朝的遗臣、甚至隐太子李建成遗留下来的势力示之以宽容,来展现自己海纳百川的气度。

    但是最近接二连三发生的事情,却不由得不令他恼羞成怒。

    先是侯君集的谋逆案,简直是狠狠在李二陛下心口捅了一刀,这么多跟随自己南征北讨的老部下,居然要造自己的反?

    紧接着,便是现在御史言官群起而弹劾房俊之事。

    为了私欲,枉顾帝国的利益和皇帝的尊严,而对一名于帝国立下无数功劳的青年才俊如此肆无忌惮的抹黑、诽谤、攻歼,操守何在?底限何在?

    与其如此疯狂的弹劾房俊,还不如去给大雪之中充满房倒屋塌危机的观众百姓送温暖……

    李二陛下很生气,后果很严重。

    长孙无忌却只是默默的侍立一旁,既不煽风点火,亦不劝解阻止。

    就在李二陛下琢磨着要如何展开狂风骤雨的手段,对这些毫无操守闲的蛋疼的御史言官施以最严苛的惩罚,以此来震慑这帮家伙背后的主子的时候,内侍通禀,房俊求见。

    李二陛下微微错愕,长孙无忌则细长的眼睛眯了起来。

    这小子这个时候来求见陛下,是来求情的么?

    房俊求见,李二陛下自然不能不见。

    片刻之后,房俊便在内侍的带领下来到殿内。

    “微臣见过陛下,见过赵国公。”一进大殿,房俊便深深揖首鞠躬。

    李二陛下淡然道:“免礼。”瞅了瞅房俊平静的脸色,又问道:“这个时辰,不在崇贤馆里修订校书,来见朕是何用意?”

    房俊恭声道:“微臣前来,有一事相求陛下。”

    长孙无忌哼了一声,冷声说道:“莫不是来求陛下,对你网开一面?”

    李二陛下没说话,只是淡然的看着房俊。

    即便房俊是来求自己,也是可以理解的。毕竟这种几乎所有的御史言官群起而弹劾一人的场面,放在史书中亦是极为罕见的,在大唐建国以来,更是闻所未闻。

    这种局势所造成的压迫感、在天下所形成的舆论攻势,即便是那些见惯风浪的老臣,在重压之下也难免无法承受,何况一直未曾经历真正朝争磨砺的房俊?

    房俊面色自如,并未理睬长孙无忌,而是郑重说道:“微臣请求陛下,不要惩罚那些弹劾微臣的御史言官。”

    李二陛下愣住。

    你要为那些弹劾你的御史言官求情?

    这画风不对啊!你房俊不是一向有仇报仇、有怨报怨,对敌人不惜余力的打击么?

    难道这货藏了什么小心思?

    李二陛下脑子里快速运转,思考着房俊此举背后是否有什么他尚未意识到的小伎俩……

    长孙无忌不屑道:“怎么,房二郎也要玩一出欲擒故纵的苦肉计,以此显示你的光明磊落,让陛下感叹你的宽宏大度,即便是全天都弹劾于你,也不舍得处置你这个光风霁月的君子?”

    话里话外,满满的嘲讽。

    长孙无忌自认为一眼就看穿了房俊此举的用意,这小王八蛋一定是被朝中疯狂的弹劾给吓坏了,眼见到了过街老鼠人人喊打的境地,不得不跑到皇帝这里来演示一番,以退为进。

    不得不说,长孙无忌觉得房俊这一招很聪明。

    李二陛下这个人很矛盾,他能对自己的兄弟举起屠刀,亦能对很多仇人对头一笑泯恩仇,大肆重用;有的时候冷库铁血,有的时候又很重旧情。

    房俊这一下,极有可能抓住李二陛下念旧情的这一点,得到李二陛下的怜惜,从而得到宽恕。只要李二陛下不打算收拾他,就算全天下都弹劾房俊,又有何用?

    所以长孙无忌干脆挑明了,就怕李二陛下一时心软,被这小王八蛋蒙混过去,给出什么承诺,那可就让房俊过关了……

    李二陛下自然也想到了这一点,看向房俊的目光就有些不善。

    他心里的确很是爱惜房俊,长孙冲之后,年轻一代中有才能的也就是这个房俊,如何能不重点培养?他甚至打定主意,沧海到行军大总管这个职位,便是房俊往后二十年的最高职务,无论他干得错么出色,都不会再给他升官。

    而等到他李二百年之后,他的继任者再去对房俊加官进爵,以示恩宠吧!

    他想将房俊培养起来,等到太子继位的时候,房俊必将成长为帝国栋梁!

    可自己宽恕房俊是一回事,房俊利用自己念旧情、施重恩的心理逃脱这一次的风波,那就不能忍受了!当皇帝的最讨厌什么?最讨厌臣子们把他当傻子,将皇帝耍的团团转!

    李二陛下的脸色就难看起来,阴沉着脸,冷言道:“说说,你意欲何为?”

    房俊依旧弯腰鞠躬,双臂前伸,双手交叠,保持这最完美的礼仪姿态,沉声道:“自古以来,为明君者,必开通言路、广纳诤谏,所为兼听则明,偏信则暗。君主如果能广泛地听取各方面的意见,就可称得上是一位明君,但要是只相信一个人的说法,甚至刚愎自用、堵塞言路,那就不可避免是昏聩的君王。君主应该兼听广纳,这样才能充分了解各方面的情况,而不会受到一两个人的蒙蔽。今日御史言官对于微臣的弹劾虽然多是无稽之谈,可若是陛下一一处罚,异日还有谁敢诤言直谏?言路想要开通,让大臣们都说真话不易,可若是想要堵住,却太简单!尽管现在这些御史言官的言论有些过分,但瑕不掩瑜,不能因噎废食。大唐立国,靠得是陛下的英明神武,靠的是法律的庄严公正,一切善恶对错,自有大唐律法去衡量,岂能因心中的好恶便擅自决策?微臣恳请陛下一切依照大唐律例来处置。”

    李二陛下就有些懵,这个棒槌夯货,居然跟朕一套一套的,谈论起何为明君这等如此高深的话题了?

    更令他费解的是,房俊既然如此说,那就证明他是事先了解清楚了大唐律例才跑来的。而大唐律例里头明文规定,御史言官可以风闻奏事,即便错了,也勿用承担责任。这个规定是鼓励御史言官勇于对天下官员的监督,而不用担心弹劾错误不能承受后果而畏首畏尾、不敢诤言直谏。

    若是御史言官的弹劾属实,房俊就有罪;

    若是房俊无罪,御史言官属于体察不清,一点事儿都没有……

    这看起来对房俊很不公平,可房俊偏偏就选了这么一个不公平的方式,连李二陛下对他隐晦的爱护都拒绝了。

    这小子是不是傻?

    长孙无忌皱着眉毛,疑惑的看着看似满腔正气的房俊,他不认为房俊能有这样的政治智慧,绝对是房玄龄那老狐狸在背后给房俊支的招!

    看看李二陛下的神情,长孙无忌心里咯噔一下,要坏!

    果不其然,李二陛下甚是感动,什么样的臣子才是好臣子?才华横溢、能力出众、忠心不二,等等等等,这些都是一个优秀臣子所要具备的因素。但是如同房俊这般,将委屈全都自己背,亦要维护大唐法律的公正严明,亦要维护大唐言路的畅通无阻,亦要维护他李二陛下千古圣君的名声,这简直就是大公无私的最佳典范!

    这样的臣子、这样的女婿,试问,那个皇帝不喜欢?

    李二陛下心情激动,走上前两步,亲昵的拍了拍房俊的肩膀,赞道:“好,好,好!若是吾大唐尽是二郎这等无视之官员,何愁天下不昌,何愁帝国不强?只是如此一来,却是要委屈与你,这叫朕于心何安?”

    李二陛下手里掌控着“百骑”,对于房俊的动向清晰无遗漏,自然知道那些弹劾绝大部分都是捕风捉影,甚至无中生有,见到房俊受到此等委屈亦能顾全大局,岂能不欣慰?

    房俊便笑了笑,说道:“陛下不必不安,这些罪名,微臣自然是不认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