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七百七十八章 决心
    第七百七十八章 决心

    國历史的第一部字典,叫做说解字,汉朝许慎编著。

    原作写於公元100年到公元121年,到了后世,早已失传,流传下来的大多是宋朝版本,或者是清朝的注释本。原以小篆书写,逐字解释字体来源,许慎写完之后,献给汉安帝。

    至于说解字的书名,原作者许慎这样解释:仓颉之初作书也,盖依类象形,故谓之。其后形声相益,即谓之字。者,物象之本;字者,言孳乳而寖多也。

    仓颉初造字,是按照物类画出形体,所以叫做“”;随后又造出会意字、形声字,以增益字的数量,这些字叫做“字”。也是说“”是最初的象形字,“字”好象这些象形字所生的孩子。

    说解字开创了部首检字的先河,后世的字典大多采用这个方式。清朝的段玉裁称这部书“此前古未有之书,许君之所独创”。

    以拼音和部首索引、详细解释每一个字的含义,这种字典千古未有,可以想见,一旦编撰成功将会引起怎样的轰动,流芳百世绝不为过。

    春秋时鲁国大夫叔孙豹称:“太有立德,其次有立功,其次有立言,虽久不废,此之谓三不朽。”孔颖达又说:“立德谓创制垂法,博施济众;立功谓拯厄除难,功济于时;立言谓言得其要,理足可传”。

    由此可见,对于人来说,著书立说便是“立言”,能够编撰字典这种影响深远的典籍,足可一书封神!

    这种好事,房俊自然要留给自己的便宜老爹。

    房玄龄学问足够、资历足够、地位足够,只要字典著成,等于给房家了一道护身符。即便将来房玄龄致仕,即便他房俊无官无职,只要不造反,有唐一朝,房家子孙后代便可安然无忧。

    这个年代对于大儒的敬重,是社会性的行为,大儒的地位,是绝对超然的!

    正聊着呢,便有庄子里的家仆到来:“二郎,家主刚刚回来,命您即刻去庄子里。”

    房俊点点头,老爹大概是被朝弹劾自己的事件弄得坐不住了,正好自己也想要见见老爹,问问对策。房玄龄宦海几十年始终屹立不倒,这份能耐可是货真价实。

    便对官仪说道:“庄子里较清静,适合读书,官兄白天去崇贤馆,晚间便住在庄子里吧,某命人给你收拾一间客房,一切随意好。”

    官仪想要推辞,不过想到房俊连帮他举荐给太子殿下这种天大的人情都做了,还有什么好客气的?便拱手感激道:“既然如此,愚兄也愧受了。”

    房俊笑道:“这对了!官兄且在这边稍坐,某去见见家父,聆听教诲。”

    官仪虽然不是官员,但是对于朝群起而弹劾房俊之事也略有耳闻,知道房俊这是去向房玄龄请教如何应对,自然不方便旁人在侧,说道:“二郎自去,愚兄正好请教一番这拼音如何妙。”

    房俊嘱咐那教师好生招待官仪,不可怠慢,这才告辞而出,步行向庄子里走去。

    正堂里,房玄龄品着香茗,坐在太师椅。

    房俊进来先是施礼问候,然后坐到房玄龄下首,自有侍女奉香茶。

    房玄龄抬起眼眸瞅了次子一眼,见房俊神定气闲安然稳坐,甚至眯着眼仔细的品了品茶水的滋味,便微微点头,这个儿子有一股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卓越定力,是个干大事的料!

    沉吟了一下,房玄龄问道:“朝之事,可都知道了?”

    房俊答道:“是,刚刚从太极宫回来。”

    “哦?”房玄龄略感诧异,这是去求见皇帝了?难不成是去求情,希望陛下开一面,不要被御史言官的压力影响,从而处置与他?还是去向陛下进了谗言,狠狠打击那些御史言官呢?

    依着对儿子的了解,这两种情况都极有可能发生……

    便详细的追问房俊的意图。

    房俊简明扼要的将对李二陛下所说的话,又复述了一遍。

    房玄龄很是欣慰,赞道:“做得好!做官与做人一样,有所必为,亦有所不为。相于朝廷言路的闭塞,个人的荣辱沉浮又算得了什么呢?只要吾等持身守正满腔正气,些许污蔑,如同清风拂面尔,终将消散无踪。历史是公正的,或许那些毫无操守的贪婪之辈能得意一时,却终将被子孙后代唾骂!”

    儿子不仅才华出众、能力卓绝,更兼得有如此气量,能为了帝国之未来甘愿忍辱负重,怎能不令一向正气廉洁的房玄龄老怀大慰?

    千古正气,当如是!

    房俊却有些哭笑不得,自己的确不赞成李二陛下对御史言官赶尽杀绝,可也没说自己打算忍气吞声啊!

    摸了摸鼻子,房俊说道:“那个……其实,反击一下下,也是可以的。”

    房玄龄愕然,转而不悦道:“年级轻轻便深受皇恩,却连这么一点委屈都忍不了?你自己也说,一旦陛下处罚严苛,怕是大唐的言路从此闭塞,自此以后再无敢说话之人,此乃帝国之隐患!便是忍了这一次,又能如何?你今年尚未及弱冠,陛下心明白你是受了委屈的,将来又怎会不补偿你?相你现在出了这口气,反而是忍受这委屈,好处更多!”

    房俊无奈,他又怎么不会算这笔账?

    问题的关键在于,一万年太久,咱只争朝夕啊……

    若是现在这个大总管的职位没了,李二陛下即将发动东征,然后打两三年的仗,那个时候的李二陛下还能有多少进取心?每一个英明神武的帝王,在老年的时候都会變態一般的执着于朝局、天下的稳定,到了那个时候,老皇帝一时半会儿死不了,新皇帝也不能位,自己的理想、所谋划的未来,岂不是要付之东流?

    最起码,蹉跎半生是免不了的。

    这个结果,房俊绝对不能承受!

    房俊想了想,看着老爹,轻声说道:“父亲,您快要致仕了……”

    房玄龄微愣,随即默然。

    致仕啊……

    曾几何时,那个从青州远赴关投靠李世民的少年俊彦,已是暮气沉沉,老骥伏枥。房玄龄这一生跌宕起伏,从一个默默无闻的小书生到宰执天下的帝国宰辅,精彩壮烈,死而无憾。能够在老年平稳致仕,之后教书治学、著说立说,更是人生一大快事!

    可自己致仕之后,儿孙后代怎么办?

    对于李二陛下,房玄龄其实并不是非常放心。这位帝王英明神武,可是骨子里矛盾的性格却实在是一个极大的隐忧。若是自己活着,念及这么多年鞍前马后鞠躬尽瘁的情分,便是再大的错处亦能一笑置之,便如同长孙家牵涉谋逆案那般……

    谁能说陛下不讲情分、不念旧情?

    可若是自己死了……

    房玄龄不知道李二陛下对于房家会是一个什么态度。

    魏徵便是一个最好的例子。魏徵一直以来以诤谏闻名天下,多次对李二陛下不顾颜面的顶撞,李二陛下却一直在说“贞观之后,尽心於我,献纳忠谠,安国利人,成我今日功业,为天下所称者,惟魏徵而已。古之名臣,何以加也。”

    很有明君风范吧?

    可是最近魏徵病入膏肓,怕是已经熬不到开春,结果,宫里便已然流传出皇帝不满魏徵将起居注的内容流传出去。深谙李二陛下性情的房玄龄知道,魏徵即便是死,怕也是哀荣不保,陛下不定什么时候会翻旧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