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八十章 姐妹
    翌日傍晚,李君羡便将一大摞厚厚的档案亲自送去房府,交给房俊。日间他按照和房俊的约定去请示皇帝的时候,皇帝陛下不置一词、默然允许的态度,令李君羡明白这件事情只能有这一次,下不为例。

    李君羡不明白皇帝为何破例这一次,不过他懒得去深思其中的含义。他不是个有野心的人,却是个聪明人,乖乖的做皇帝的爪牙鹰犬就好了,有些事情不要去想、甚至不要去问。

    更何况,对于当初将他弹劾得丢官罢职的这帮御史言官们即将倒霉,他乐见其成!让你们整天闲着没事儿一会儿喷这个喷那个,这回都等着哭吧……

    李君羡心里满满的恶意,唯恐资料不够,又将手底的“百骑”探子撒网一般撒出去,收集有用的情报,告诉房俊随时都会有新的材料送来。

    房俊大喜。

    与此同时,朝中的弹劾风潮并未停止,一封又一封的奏折雪片一般飞往门下省,然后经由门下省官员筛选、整理,最终送达李二陛下案头。

    出乎这些御史言官的预料,李二陛下并没有如同前几日那般愤怒连连申饬,反而沉默起来,对那些奏折不闻不问,任其搁置。

    这出乎预料的举动,令御史言官们及感到愤怒,又惊慌恐惧。

    谁都知道,陛下这是真的恼火了,此时不发一言,那只是在凝聚怒气,当怒气槽满值的时候,这股怒气爆发出来必将惊天动地掀起一股山呼海啸的风暴!

    可陛下难道这就打算亲手将大唐的言路斩断,从此不闻天下之事,一意孤行乾纲独断么?

    那将是大唐的悲哀啊!

    于是,在短暂的恐惧过后,御史言官们非但没有偃旗息鼓,反而打了鸡血一般疯狂上疏!这一次,非但一如既往的攻歼房俊,甚至连李二陛下都给牵扯进来!

    这些自认为正义、代表着全体大唐百姓立场的御史言官们,觉得自己有责任劝阻即将“走上阻塞言路的昏君之路”的皇帝陛下,令其“改邪归正”,继续当一位广纳诤谏、胸怀广阔的贤明皇帝,而将大唐官场的“毒瘤”房二郎清理出官员队伍,从此河清海晏“臣贤君圣”,共创一段千古佳话,维持大唐的锦绣繁华……

    于是,各种弹劾的奏疏成倍增长,门下省的官员面对这些疯狂的弹劾,苦不堪言。

    这场弹劾的风潮随着李二陛下的沉默,变得愈演愈烈。

    瑞雪初停,星斗满天。

    高阳公主斜倚在窗前,看着院落里被红色的宫灯映照得一片晕红的积雪,正被内侍宫女们忙碌的铲走。

    一袭绛色的宫装长裙愈发显得她体态窈窕,莹白的肌肤、秀美的五官,清丽的少女韵味流泻。

    只是那一双婉约如远山一般的黛眉,却不经意的微微蹙起……

    “在担心他?”

    一把柔和清冽的嗓音,在身后响起。

    高阳公主扭过头,看着站在榻前亭亭玉立仍旧充满青春秀美的长乐公主,嘟起嘴吧:“姐姐,你说父皇会不会处置他呀?”

    长乐公主轻笑了一声,说道:“我又不懂朝中的那些事,谁知道呢?”

    闻言,高阳公主俏脸愈发的愁闷起来:“那些御史言官都是怎么回事啊,为什么都要弹劾房俊呢?他们说的那些话都是瞎扯,根本就没有证据,可为什么父皇却一直不表态?”

    长乐公主莲步轻迈,坐到妹妹身边,看着妹妹娇俏的脸颊微微鼓起,不由得爱怜丛生,伸出纤纤玉手轻轻捏了一下妹妹腻滑的脸蛋儿,莞尔道:“有什么好担心的呢?你不是最讨厌那个家伙么?不能为了曾经救过你,便搭进去一辈子啊。要我说啊,父皇最好是将他罢黜,再远远的打发出去,岭南啊琼州啊都可以,这样你就永远不用为了见到他心烦啦!”

    高阳公主大囧,反身搂住长乐公主细细的腰肢,气道:“姐姐也嘲笑妹妹么?照我看,姐姐是自己不想见到房俊吧,每次那家伙看到姐姐的时候,两只眼睛像是放光一般,恨不得一口将姐姐吞下肚子里去……”

    被妹妹搂住腰身,那双小手还不停的捏捏揉揉,搞得长乐公主一阵发痒,浑身酸软,很是难受,闻言更是羞红了一张白玉也似的俏脸,佯怒道:“小妮子胡说什么呢?这若是被旁人听去,凭空又生波澜!”

    挣扎着想要从高阳公主的环抱中解脱出来。

    高阳公主却来了力气,一只手搂着姐姐的腰肢,一只手便攀上胸前的高耸,咯咯笑道:“有什么波澜呢?天下人都知道,姐姐怎么会看上那个黑面神……”

    要害被一只纤巧的玉手紧紧握住,捏得长乐公主浑身一软,顿时玉面绯红,羞恼道:“死丫头,伤好了是吧?哎呦……快松手!”

    却是又被高阳公主捏了一下。

    反抗却又不敢太激烈,妹妹的伤势刚刚痊愈,万一撕裂了伤口,那可就麻烦了。

    长乐公主一面进行这并不强烈的抵抗,面却有些失神。

    是呀,天下人都知道自己跟驸马恩爱相敬、两情相悦,如同驸马长孙冲那般英俊儒雅的男子,才是自己中意的类型。而房俊黑黑的皮肤相貌难免不是那么细腻俊秀,所以天下人都不认为自己能看得上房俊么?

    可是谁又能知道,那个自己曾爱得铭心刻骨、发誓要一辈子相爱相敬的驸马,都带给了自己怎样的伤痛……旁人以为自己会因为长孙冲的失踪而以泪洗面,悲伤于自己下半生的凄苦,却有谁知道,或许长孙冲的失踪才是自己最好的解脱?

    然后,刚刚高阳公主的话语又浮上心头。

    这个臭丫头说的真难听啊,什么叫两只眼睛像是放光一般,恨不得一口将自己吞下肚子里去?

    长乐公主脸颊绯红,放心怦怦乱跳。

    这个秀外慧中的女子,又怎会没有体会到每一次房俊见到自己的时候那灼热的眼神?或许……真有几分妹妹说的那个意思吧,要不然他又怎能做得出那一篇爱莲说?

    可是他是妹妹的驸马,而自己,这一颗心早就在搬出长孙家的时候便以及死了,长孙冲的失踪,更是将她的心撕裂成碎片,再也不复初心。

    姐妹两个闹了一阵,但有些累,便气喘吁吁的相互搂抱着,依偎在一起,默默的看着窗外的雪景。

    两张如花似玉的娇艳贴在一起,仿似并蒂莲花便秀美,绝美如画。

    良久,还是高阳公主打破了沉默。

    “姐姐,你是父皇到底会不会被那些大臣逼着处置他?”

    高阳公主这样的女子,看似刁蛮任性,实则却是内心细腻。她对房俊不待见的时候,千方百计在李二陛下面前黑房俊,想要李二陛下狠狠的收拾他,他越是倒霉,她就越是开心。可当房俊舍生忘死的在泾水桥头将她从突厥人的手中就回来,其展示出的热血和强悍,却是将高阳公主的一颗芳心完全融化。当心意情愫全都缠绕在房俊身上,就恨不得爱得死去活来,将自己所拥有的东西毫无保留的全都奉献出去。

    朝中的弹劾风潮,令高阳公主如坐针毡,忧心不已。

    长乐公主将妹妹柔软纤细的娇躯搂在怀里,柔声安慰道:“处置活着不处置,都要看父皇自己的意思,你认为这天底下,有谁能真正的影响到父皇的决定么?”

    她这么一说,高阳公主终于放下新来。依着父皇对她的宠爱,怎么会因为一些莫名其妙的原因,便处置自己的驸马呢?

    心情刚刚好一点,可是一抬头,便见到长乐公主绝美的侧脸,心头便是一沉。

    伸出纤纤玉手轻轻婆娑着长乐公主秀美的脸颊,高阳公主轻声呢喃道:“可是,姐姐以后要怎么办呢……”

    长乐公主心中一痛,娇躯微微颤了一下,轻轻咬了下唇,秀眸之中水光晶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