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八一中文网 > 历史乐虎国际国际 > 天唐锦绣 > 第五百八十三章 朝会
    这人想要硬气一些,但是与房俊对视的一瞬间,立即放弃了这个想法。那双眼眸里射出的森寒光芒,令他心脏都抖了一下,色厉内荏道:“说便说了,你待怎地?”

    房俊一脸不屑:“也就是你们这群没胆的废物,只会在人背后搬弄是非、满口谗言,连个娘们儿都不如!除了动动嘴皮子胡说八道,你们还会干什么?别把自己标榜得多么正义,你有什么资格提及家父的名字?别说家父了,某带着大唐军卒在西域与突厥狼骑拼死搏杀,几万大军将包袋别在裤带上浴血奋战的时候,你特么在干什么?文不能稳定社稷造福万民,武不能开疆拓土驱除鞑虏,除了一张连娘们儿裤裆里那个能生孩子的东西都不如的嘴,你特么还能干什么?”

    这官员被房俊说得脸色血红,几时收到过这般羞辱?可面对房俊骇人的气势,却是一句话都说不出口。

    这人太损了!动手肯定吃亏,满以为能在口舌上压制房俊,在一众大佬面前提升自己的曝光率,却没想到居然连口舌都不是对手……

    “说得好!”

    “二郎,威武!”

    房俊这番话说完,现场响起一片叫好声。

    这是朝会,前来上朝的可不仅仅是文官。房俊的话语简直说到了一干武将的心眼儿里,听得酣畅淋漓!自从天下稳定,武将的地位便一日不如一日,悄然间已经被文官爬到脑袋上。

    这些征战沙场的厮杀汉,在拼着命与敌作战的同时,还要时刻防备着被御史言官给盯上,否则一个小小的错处,拿命搏来的的功勋保不住不说,甚至会遭到无数弹劾,得胜还朝的时候一撸到底那是常有的事儿!

    侯君集虽然自己作死,但是大破高昌国之后反而被御史弹劾害得在大理寺的监牢里蹲了几个月,功勋全没了还得颜面扫地,这是很让全体武将集团同情的。

    而房俊这番狠话,听得他们心里简直不要太爽快!

    早就看这帮子手无缚鸡之力的文官们不爽了,正事儿不干整天琢磨弹劾这个弹劾那个,太特么烦人了!

    便有一个洪亮的声音喊道:“房二郎言之有理!要某说,你们这帮没卵子文官就该钻到娘们儿的裤裆里,别跳来跳去的恶心人了!”

    房俊震惊于这话的拉仇恨程度,回头去看,顿时笑了。

    除了程咬金这个混世魔王,谁敢在太极宫外说出这么流弊的话语?

    全场的文官都气得脸色发青。

    一直同马周站在一处默不出声的岑文本忍不住了,开口道:“卢国公勇悍绝伦、军功盖世,吾等敬服不已。然则大家都是为陛下、为大唐效力,分工不同而已,您这般污蔑于文官,是否不妥?”

    程咬金双眼一翻,嗤之以鼻道:“某骂的是这些没卵子的东西,干你何事?岑舍人若是自己找不自在,什么名声都往自己头上套,那可跟某没关系!”

    岑文本气结,却也不得不住嘴。再说下去,岂不就是变成程咬金说的那般自己非得往上套,自己说自己没卵子?

    再说,他也不愿意往弹劾风潮里头掺和……

    只好郁闷的闭嘴。

    马周偷笑,轻声道:“这老货油盐不进,陛下拿他都没辙,何必惹他?随他说去。”

    岑文本郁闷的点点头。

    满场文官被房俊和程咬金一顿耻笑辱骂,却再无一人开口。这些人心思各异,要么不愿招惹这两个棒槌,要么不愿牵扯其中,自然偃旗息鼓。

    房俊暗笑,这回算是将武将勋贵们拖进来了……

    好在这时候朱红的宫门缓缓推开。

    朝会开始。

    在隋唐两朝,朝参有三种不同的举行时间和形式……

    一种是元日和冬至日举办的大朝会。

    这是最隆重的一种,需要有“大陈设”,展宫悬鼓吹,陈车辂舆辇,到时皇帝“服衮冕,御舆以出,曲直华盖,警跸侍卫如常仪”,接受群臣。其日有“皇太子献寿,次上公献寿,次中书令奏诸州表,黄门侍郎奏祥瑞,户部尚书奏诸州贡献,礼部尚书奏诸蕃贡献,太史令奏云物,侍中奏礼毕,然后中书令又与供奉官献寿,时殿上皆呼万岁”。需注意的是,一般只有在这个时候大臣们才会称呼皇帝“万岁”,平素是不会这么叫的。

    这种大朝会参加者最多,有王公诸亲、在京九品以上文武官、地方上奏的朝集使、周隋后裔介公部公,蕃国客使等,朝贺结束后并有宴会。

    其次,是朔望朝参。

    即每月的初一、十五。其日殿上设黼扆、蹑席、熏炉、香案,依时刻陈列仪仗,“御史大夫领属官至殿西庑,从官朱衣传呼,促百官就班”。在监察御史的带领下,群官按品级于殿庭就位,皇帝始出就御座,群官在典仪唱赞下行再拜之礼。

    最后是常参。

    唐前期按制度“凡京司文武职事九品已上,每朔、望朝参;五品已上及供奉官、员外郎、监察御史、太常博士,每日朝参”。每日朝参就是常参,一般不用摆列仪仗,也无大排场,是真正的行政日。参加者称常参官,人数少而级别高,都是五品以上职事要重者。

    今日恰逢初一,正是朔日朝会……

    承天门为太极宫的正门,门上有高大的楼观,门外左右有东西朝堂,门前有广三百步的宫廷广场,房俊等等候参加朝会的官员此时便在广场上。

    承天门开启,官员们鱼贯而入。

    沿着宽阔的御道径直而入,便是太极门,过了此门,便是恢弘威严的太极宫。

    上百名官员同时参加朝会,太极殿内是站不下这么多人的,如同房俊这等品级不够的官员,便只能等候在殿外。若是在夏日里,亦或是朝中有例如皇帝登基、册封皇后、太子、诸王、公主大典等等重大事宜,皇帝会将御座摆在太极殿的门口,全体文武官员都在殿外进行朝会。但是此时正值隆冬,又没有重大事宜,便只能委屈官阶底下的官员站在殿外。

    房俊看了看敞开的太极殿大门,心里很是无奈,原本咱也是身穿紫袍可以进入大殿开会的啊……

    似乎都知道今日朝会的重点是什么,是以大殿里气氛很是严肃沉寂。

    诸位大臣按例奏报一些事情,然后请皇帝陛下颁发御旨,明令天下。只不过今日李二陛下明显有些走神……

    皇帝不在状态,大臣们也就草草了事,反正也没什么大事。

    殿中一阵诡异的沉默。

    稍后,监察御史谢文举出班奏道:“微臣弹劾崇贤馆校书郎房俊,欺压关中商贾,打击西域胡商,利用其父之权势,谋取不义之财货,此人不惩、此风不除,恐自此以后西域商路断绝,关中财货凋敝,请陛下明鉴!”

    此言一出,大殿中响起一片倒吸凉气的声音,大臣们纷纷瞪大眼睛看着这位监察御史,这是要搞大事情啊!

    这个弹劾其实并不严重,就算房俊的罪名落实,也不过是下旨申饬一番,最多罚金抵罪,在大唐,就算将商人打杀了,也算不得什么大事。

    政策上来说,“士农工商”,商人的地位也仅仅比奴隶高了那么一点点……

    但是最厉害的是这句——利用其父之权势!

    你啥意思?

    这么一句话,就能将房玄龄的一生清誉毁于一旦!纵子为恶,房玄龄的名声那就永远沾上污点了!对于名誉重于一切的时代来说,这简直就是最狠辣的攻击!

    这是要不死不休么?

    李二陛下一瞬间就变了脸色,一双虎目狠狠瞪着监察御史谢文举,却一言不发。

    御陛之下,萧瑀的冷汗“唰”的一下就冒出来了……

    坏了!